申纪兰病危照热传 网民疑两会期间染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25日讯】6月24日,网传一张中共人大代表申纪兰躺在医院疑似病危的照片。引发热议,不少网友猜测申纪兰可能在两会期间感染了中共病毒。另有消息称,申纪兰是胃癌晚期。

有“举手机器”之称的中共人大代表申纪兰病危的消息,最初是由大陆微信朋友圈传出并附有照片,照片中的申纪兰躺在医院病床上,鼻腔插管,歪著躺在枕头上,疑似昏迷或病危,床头还挂着口罩。

(网络截图)

尽管这一消息目前仍未得到官方证实,但仍引发众多网友关注热议:

“不能举手了。”
“地狱里多了个举手机器
“是两会上感染病毒上了呼吸机?”

“举了66年的手,终于不能再举了,两会感染病毒?”
“申纪兰是CCP的代表,她快死了预示著CCP也快了!”

“北京这波瘟疫反弹很可能是两会的原因,估计两会代表们也玄了!”
“该死的总会死去,为共产党迫害人民的人,死一万次都不足惜!”

“专家说这次的瘟疫病毒异常狡猾凶猛,可能通过一个喷嚏传播,也可能同坐一部电梯传播,鞋子踩着口水都可能传播,估计一起开两会的数千代表们,有人已经完玩了!”

申纪兰被外界戏称为中共全国人大的“活化石”。(Getty Images)

自由亚洲25日报导称,申纪兰是胃癌晚期,住进长治市第一医院,因年事已高,医生不建议做手术,做保守治疗。

现年91高龄的申纪兰,曾是山西省长治市平顺县西沟乡农民,她自1954年出任中共人大代表至今,从未“落选”。因此她被外界戏称为中共全国人大的“活化石”。

她曾对陆媒表示,第一次当上中共全国人大代表都是“省里指定的”。

申纪兰接受官媒采访时,自称是个农民。但她历任中共平顺县委副书记、山西省妇联主任、长治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全国妇联第二至四届执委等职务,官至正厅级。

2010年中共两会期间,申纪兰公开说:“当代表就是要听党的话,我从来没有投过反对票。”申纪兰因此被讥为“举手机器”。

申纪兰每次“当选”,都引来网民嘲讽。中共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讥讽其“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著名律师袁裕来干脆称其为“化石级的人大代表”。

有民众表示:“申纪兰现象是中共专制体制的象征、是伟光正的特色、是对人民代表的讽刺、是大陆这个时代的见证!”

由于疫情原因,每年3月初召开的中共政协、人大会议,分别推迟到5月21日、22日召开。(Andrea Verdelli/Getty Images)

而申纪兰此次传出病危照片,正值中共两会结束不足一个月,同时也是北京二波疫情再起之际。

北京疫情自11日开始大爆发,京城启动战时状态,封闭所有小区,导致人心惶惶。有消息称,两会代表将病毒带进了北京。但中共疾控高官高福则披露,北京疫情出现的时间点,可能要往前推一个月,即5月份。这一说法呼应了有关中共“两会”代表们,冒死进京开会的分析。

据《看中国》时政评论员郑中原分析,北京疫情再起,官方发布的确诊数据,可能涉隐瞒,但政治意义似乎更大。

文章说,有关这次疫情爆发源头在首都北京,官方也没有否认。确诊案例,特别是最初的几宗,患者均无出京史,无境外人员、湖北人员接触史。到底病毒从哪来?

有消息称,北京此波疫情爆发是两会代表输入,北京疫情在5月已经发现,代表们21日开会前已经按规定在北京隔离至少14天。但为了不让执意要召开两会的习近平背锅,一直隐瞒,最后终于压不住了,才公布出局部的数据。

文章分析说,5月下旬的中共全国两会,本来就是中共当局转移视线的绝佳机会。由于隐瞒疫情被国际追责索赔,国内也不时有反习的抗议声浪,透过网络释放,习近平压力山大,所以让数千代表冒着染疫风险进京开会。现在看来,不止是数千代表需要冒着染疫风险进京开会,一众中共高层也是冒死开会。

中共两会后,随着北京疫情升级,北京专为领导阶层服务的“301医院”,6月24日凌晨,竟然发布“辟谣通告”称,关于301医院出现疫情的消息,望广大网民不要听信、不要传谣。

官方主动站出来发通告,引发外界“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猜测。有部分媒体追踪中共高层的行踪,发现7常委行踪诡异,疑似分散离京躲疫去了,其中赵乐际和韩正很有可能已经染疫了。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祝馨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