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追踪】端午节 北京人出逃躲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25日讯】大家好,欢迎关注热点追踪,我是尉然。

今天节目的主要内容有:端午节,北京人出城躲疫;《武警法》修订,习近平内斗再收权。

端午节 北京人出城躲疫

北京自6月11日再爆出中共病毒(新冠疫情)后,根据北京官方的消息称,目前已对200多万人进行了检测,截至6月24日,累计确诊病例共计256例,住院256例。这一波疫情,让北京人又一次紧张起来。

网上还流传出了北京人见面时新的问候语,一位问:“核酸了吗,您呐”,一位回答:“托您的福,阴著呐”。

尽管北京官方宣称已控制住疫情,并引导官媒淡化疫情,但来自多个渠道的信息显示,北京各地对疫情采取了严厉管控措施,实际疫情可能远非官方通报数据。

调派医疗、检测人员支援北京

根据6月24日中共国家卫健委的报导,有20个小组、共计400多人的核酸检测人员进京,帮助20个北京市的医院提高检测能力。

同时,北京从武汉调派70名医务人员,又从江苏、河南等4省抽调疾控中心人员数十人到北京进行支援。

有评论说,北京是全中国医疗最先进的城市,对外宣称两百多例确诊,但却如此兴师动众,要从外省市调派人力,实际疫情可能严重的多。

出行要提供7日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

与此同时,北京还执行严格的交通管控。自6月23日零时起,铁路部门在北京全市各站点和车站,实行严格的7日核酸检测阴性证明的查验工作。不能提供者,禁止登车。同时,禁止疫情相关地区人员离京,全市其他人员“非必要不出京”,确实需要离京的,也要提供7日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

但网友发布的最新视频显示,这两天出京路段的私家车辆爆增,虽然可能和端午假期有关,但北京出行者,即使拿到7日核酸阴性证明,在到达目的地后,也可能要面临当地隔离,因此,这些出京车辆一旦出京,假期很难回京,很可能是出京躲避疫情了。

抄武汉作业——封楼

目前,网民发布的一段视频和图片显示,北京市海淀区永定路70号院一幢居民楼爆发严重疫情,穿橘黄色制服的工作人员,在穿白色防护服人员的协调下,把一栋住房的单元楼门完全焊死,以阻止楼内居民出行。

有网友说,全世界都没有抄武汉的作业,北京开始抄了。这种愚蠢的做法让人难以接受!并说,这样做恐怕造成人道灾难,一旦有火灾或其它灾难,里面的人就是死路一条。

从被封居民楼的外观来看,不是中高档小区,这也可能是能够野蛮封楼的原因之一。

也有其他北京网友说,她看到的控制疫情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封小区,被封的小区早上5点就要到小区门口买蔬菜粮食,过后再去就没了,周围人很多抱怨缺粮缺菜。

科技防疫 百姓生活全掌握

不只是用封楼管控疫情、管控民众生活,借助疫情,中共政府可以通过科技手段更全面地管控百姓生活。

一位北京市民在日前接受海外媒体采访时说,前几天她坐朋友的私家车经过新发地,不料第二天就有人上门给她做核酸检测,还强行使用磁锁锁上她的家门,让她“居家隔离”。

有评论担忧,目前个人隐私数据轻易被泄露,不但成为被监控的对象,也可能会被商家、或不良居心者非法滥用,对使用者而言,不一定是好事。

严控疫情消息扩散 打压“吹哨人”

日前,有海外媒体独家获得多份中共内部文件,北京当局针对疫情的多项密令曝光,显示北京疫情相当严峻;北京当局正在为病毒大规模爆发做准备,秘密建立方舱,同时严密封锁疫情信息。

一份6月13日北京卫健委下发的紧急通知显示,各单位不得擅自越级发布疫情或病例信息,不得对外泄露疫情相关信息,严禁将疫情相关信息发到互联网或聊天工具软体等。

一份6月12日北京市大兴区卫健委下发的通知显示,要求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每天上报《高风险人群信息表》,并要求做好保密工作,报表上报要加密。

6月19日的一份北京平谷区的疫情防控《会议纪要》提到,公安监控民众的方式之一:大数据。

北京一位化名杨北的市民说,他乘坐出租车时,司机跟他说,自己的手机被滴滴平台安装了同步录音及摄像头,随时录下乘客与司机的对话,所以不要评论国家领导人,不能说关于疫情的非官方言论。

在6月19日下午的北京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警方通报已查处所谓“传播疫情谣言”相关案件60起,刑事拘留1人,行政拘留9人,对其他人员给予训诫。

虽然在武汉疫情中,中共最终不得不照顾民意,把吹哨的李文亮医生封为英雄,但实际上,中共最后悔的是打压吹哨人不够更加彻底和隐密。借着打击谣言之名封锁疫情消息,这样的事儿,中共一直没有停止过。

区医院建方舱 为疫情大爆发做准备

在6月19日的北京平谷区疫情防控《会议纪要》中,还提到,政府同意区医院、中医院建立方舱,并要求平谷区岳协医院必须建立实验室方舱等等。

北京平谷区位于北京东北部,属北京市周边地带,和北京这一次的疫情源头,位于北京西南的新发地市场,是一个大对角线,相距大约不到100公里。如果平谷区都做了这样的布置,那北京市内的严峻情况可想而知。但因为平谷区离北京市区较远,地理上不太引人注意,建立方舱医院也更实际和便捷。

疫情当前 大领导跑哪儿啦?

这份19日发出的平谷区的《会议纪要》还提到“领导学会保护自己”。这句话引人遐想,难道有的领导没有保护好自己?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24日凌晨,北京市海淀区政府官方微博发布了一份“辟谣通知”,通告称,“近日关于301医院出现疫情,海淀区新增100余个封闭小区名单的消息在网上流传,引发众网友关注。经与相关部门核实,以上为谣言,望广大网民不听、不信、不传。”

但是大陆民众深知官方辟谣的深刻含意,通常的反应是自己默默地进行一番思考。

这个位于北京1线地铁西段的301医院,是中共解放军总医院,也是中南海及军方领导层等中共高干们的主治医院,虽然距离这次疫情源头新发地市场也就20多分钟的车程,但却不是出入新发地的普通民众能随便就医的地方。

爱思考的网友们,不仅联想到了301医院的特殊性,还捎带着进行了更多的观察与思考。

有网友发现,在北京6月11日公布出现疫情后,中共中央政治局七名常委的行踪开始出现变化。

根据翻查央视、及新华网等中共官媒的报导,11日爆出疫情后,习近平只参加了17日和22日的中非视频峰会和中欧视频峰会,但都不是公众场合的公开露面。

而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只在6月15日公开露面一次。其余几次也只是视频会议。

王沪宁,仅参加了一次6月17日的视频会议。

栗战书和汪洋二人是露面最多的,各有三、四次。

韩正则只有6月12日主持冬奥会工作会议,之后再无报导。赵乐际,在整个6月份都没有关于他的活动报导。

网友们发现,赵乐际和韩正两人,在今年的2月到3月之间,也都“隐身”过将近一个月,这让外界怀疑这两人是不是也感染了中共病毒?

有网友评论说,中共高层看上去行踪诡异,说不定都离开北京到外地躲避疫情去了。

也有评论说,或许中共高层内部已有人因为病毒倒下?或是中共内部权斗激烈,一些人被另一些人给控制了、噤声了?中共官方在6月20日,通过了《武装警察法》。此前,因王立军事件,以及周永康319政变传闻都涉及到武警,所以关于武警部队的指挥权一直被认为是习近平的心腹大患。

根据中共官媒报导,新版《武警法》规定,在战时情况下,武警接受习近平领导的中共中央军委指挥或中共5大战区指挥。实际上要经军委主席习近平批准,地方各级党委、政府及各级公安部门均无权调动武警。

而旧版《武警法》中,武警部队归中共国务院、中共中央军委统一领导,并采用分级指挥相结合的方式。

在此前周永康控制政法委的时期,武警部队被称为江泽民的“私家军”,势力极大。2012年的王立军事件中,薄熙来调派武警追捕逃到美国领事馆的王立军。后来,又传出周永康在2012年3月19日,动用武警部队发动“政变”未遂。

目前,习近平在政法系统、武警、军队等系统进行了轮番改革,希望把手中的最高权力抓得更牢固,严防政变。根据中共官媒的报导,这一《武警法》的修订用了四年多的时间。有分析说,是因为习近平与军队、武警高层间的内斗仍然激烈。

以上就是我们今天的节目内容,欢迎您关注和传播我们的频道,感谢您的收看,我们明天见。

(责任编辑:李瑞)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