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种族问题是顽疾 美国时代仍将持续

石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25日讯】《有冇搞错》。6月24日。

我这次回香港之前,在美国住了快20年。最近美国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我在这个节目中,一直都没有谈过美国社会上这些事情。这是有原因的。

美国的事情,尤其是美国种族问题,美国的社会问题,其实相当复杂。因为它涉及贫富悬殊,涉及宗教和种族,也涉及到资本主义社会主义这种左右的问题,最难处理的,是它涉及到人类非常固执的思维偏见的问题。

这些问题,说起来似乎是社会科学的逻辑,但其实在很大程度上,其实是人类感情、情绪和其它非理性的范围。所以特别不好说。

大家知道,我们讨论大部分事情,都需要有一个共同点,有共同的认识,然后使用某些公认的逻辑方法,然后才能交换意见,才可能达成某些沟通的效果。但涉及到立场,涉及到感情和情绪的时候,不但往往难以有最初的共识,甚至连我们通常所说的逻辑,恐怕都难以找到同一个。所以,这些问题讨论起来就非常困难。这也是很多的美国的知识精英,这些所谓的理性主义者,现在不愿意出来说话的原因。

“一加一等于二”,这样的理性逻辑问题,当然很容易得到共识。但比如现在美国,谈到黑人生命重要,Black Lives Matter,如果有人说“不光黑人生命重要,所有人的生命都重要,All Lives Matter”,逻辑上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放在现在这个既定的社会和语言环境下,可能就有问题了。

因为当你说“所有生命都重要”的时候,这句话内含的意义,是不是有否定“黑人生命重要”的意思或者意图呢?比如说,如果我们自己遭受了不公平对待,说法律对我应该平等,有人在旁边说,法律对所有人都应该平等,话是没错的,但很可能,他的意思是偏向否定你的。所以这个时候,大家通常选择不说话。

语言本身是一种理性逻辑,是一种工具,它是用来表达我们的看法和观点的,而我们的观点,在大部分时候其实是立场和情绪决定的,不是逻辑决定的。所以语言在很多时候是非常苍白无力的,尤其是我们特别固执、特别情绪化的时候。

但无论如何,美国正在发生的事情,其实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们还是应该谈一下,试着去解释现在这些事为什么发生?以及对我们,对香港,对中国,有什么启示的作用。

美国现在发生的社会问题,其实有两个。第一,是种族歧视;第二,是贫富悬殊带来的社会矛盾;第三,是极端左翼希望激化阶级斗争。

首先是种族和种族歧视。

美国有没有种族歧视?这其实不是一个问题,因为任何国家,任何社会,其实都存在种族和歧视的问题。但就我所见,美国没有制度上的歧视问题,但种族问题确实存在于社会上。黑人在美国平均收入低,教育程度低,但犯罪率和被判刑入狱的比例高,死亡率也高。这两高两低,当然有社会顽固的种族歧视的原因。

美国有一个教育平权法案,就是根据不同种族,学生进入大学的分数是不同的。受影响最大的是亚裔。比如大学要SAT考试,前两年SAT考试满分是2,400分,亚裔学生,比如华裔学生,考到2,300分,基本上是不太可能进入常春藤的。但如果是黑人学生,可能1,800分就可以了,考到这个分数,很可能还有奖学金。

我们家的小孩就是这样。他们高中,考同样分数的黑人学生,可以去耶鲁,他们只能去州立的公立大学。很多亚裔人对此不满,但我认为这个政策是应该存在的。因为这个政策,可以对现在社会现状进行平衡。

所以大家知道了吧,我为什么一直不想谈这个问题,因为北美观看这个节目的,基本上肯定是华裔人士,他们都有自己的立场,有自己的利益,所以会骂我。

美国黑人大部分居住在大城市中,在中西部中小城镇,黑人的数量就相对少多了。大家都知道,美国黑人是历史上被卖到美洲的奴隶,南北战争之后解放了奴隶,但社会地位仍低,完整的投票权还要几十年后才有。教育程度低,没有生活安全保障,所以多聚居在大城市里面,慢慢就形成了所谓的贫民区。

收入低,税收就少,税收少,社区投入、学校投入就少,富人或者中产阶级就更不会搬进去,恶性循环。除了经济原因之外,还有文化甚至种族自卑的问题,青少年看不到出路,所以更容易自暴自弃。

其实这个问题,不仅是黑人的问题,拉丁裔,就是南美移民也有。所以,教育平权法案,就是为了鼓励通过教育改善社区状况的一种方法。但实际上,教育平权法案可能改变了区内有些人的状况,但却改变不了社区,因为具体的人,一旦情况改善,他们会搬离这个区,到中产阶级社区去了,社区还是穷人社区。

贫民区的孩子,因为看不到出路,犯罪率就高。警察通过自身的经验,在遇到不同的人的时候,也一定会采取不同的态度。因为他的经验告诉他的,黑人犯罪率高,所以往往就容易采取更为戒备的态度,更敏感、更紧张。于是,警察对待对待黑人也就更严厉。

我在美国见过很多极为优秀的黑人。事实上,我在全球各地见过的黑人,最优秀的都是在美国见到的,在欧洲见的很少。

但这不影响我们刚刚说的社区恶化的问题,因此也就影响不了警察对黑人态度的问题。扪心自问,如果我们自己是警察,如果遇到的嫌疑人一半都是黑人,我们也会根据外表的最初印象去反应和采取行动的。

第二个问题,是贫富悬殊。美国基尼系数,去年大约是0.47左右,这在发达国家中是很高的,通常欧洲只有0.3以下。当然,基尼系数只是表象,美国社会有非常强大的保守主义势力,不承认贫富悬殊会带来太大问题,这是美国的其中一个问题。

其实,中国大陆、香港,甚至台湾,贫富悬殊的问题都非常非常严重。最严重的,我认为是号称社会主义制度的中国大陆。中国大陆已经不公布基尼系数了,即使纯粹以经济考量的社会悬殊,中国已经是非常大了,再加上还有制度性的所谓官员福利和其它特别待遇,这种悬殊的状况,可以说是世界最严重的。

我是这么看这个问题的。人类有两大基本需求,第一是安全,第二是发展空间。所有年轻人都想赚更多钱,过更好的生活,这是一种正常的基本欲望,这就涉及到空间的问题。但另一方面,人类同时需要安定,要基本的生活保障,这些都是安全问题。

这两大需求,其实是社会平衡的两只脚。没有发展空间,尤其是年轻人没有发展空间,社会将会停滞不前,社会总效率就越来越低;没有基本安全保障,贫富悬殊越来越大,则社会稳定就一定出问题。

这其实就是阴和阳的关系。

回到美国。前些年有一位民主党的学者出了一本书,我忘记作者名字了,但他曾是克林顿政府的一个官员。他在书中这样形容,说共和党和民主党,很像是美国社会的爸爸和妈妈。共和党要减税,认为每个人都要奋斗,为自己负责。很像家庭里面的爸爸,鼓励儿子出去闯荡,自立门户,平时也倾向去表扬和鼓励敢闯的儿子。但民主党更像是妈妈,关心家里最小的孩子,关心大家的安全,也会拿钱支持家里最弱的孩子。

这就是两只脚。爸爸鼓励发展空间,或者我们直接说他负责处理发展的欲望问题,而妈妈关心弱者,更关心基本安全保障。妈妈可能总是要赚得多的大哥,去接济赚得少的弟弟。

所以民主党要加税,增加社会福利,建立全民医保等等。阴阳平衡,就像两只脚都发挥作用,才能进步。

美国社会现在撕裂严重,有人认为是资本主义的问题,也有人认为是全球社会主义的问题。我认为,其实就是阴阳不平衡的问题。因为资本主义这个右脚,和社会主义这个左脚,没有谁对谁错的问题,只有不平衡的问题。

美国从里根总统开始,基本上是共和党的资本主义路线为主,就算是克林顿政府时期,仍然还是右派路线,他是民主党中的右派。奥巴马时代,正逢金融危机,政府迫不得已,必须拿出钱救济大企业,量化宽松,多发钞票,结果还是资本家得益。资本主义体制,社会运作的核心是资本,就是能够赚到钱的钱。所以多发钞票,金融资本当然得到大利。

但同时,失业增加,工资降低,经济危急加上政府救助,可能反而加剧贫富悬殊。这是这一波社会撕裂的重要原因。正因为这样,才有Antifa这样的极端左翼组织出现。但我认为,极端左翼运动不会维持太长时间。因为美国这个制度,具有极大的弹性和自我修正机制。

其实,用这个角度去看历史上的中国也可以。我们把发展空间和安全,重新定义一下。人类特性,一要个人奋斗,社会效率与此有关,但人也需要基本安全,不患寡而患不均。

中国历史上一个朝代初建,人口少,耕地多,皇帝下令恢复生产,每人给一块地,鼓励增产,减少税收。这是共和党的政策,就是资本主义的政策。三五十年后,情况发生变化了,勤俭的刻苦的或者精明的人钱多了,收购了不刻苦的人,或者是运气不好的人的地,贫富悬殊开始出现了。

然后有钱人家的孩子读书,科举然后当官,整个政府和富裕阶层重度连结,政策倾向有钱人。社会分化,社会撕裂开始。通常这时会有人发现问题了,要改变,这就是中期的改革。宋朝王安石,明朝张居正,清朝的李鸿章那帮人,都是这种所谓改革派。但专制体制的改革,必须通过政府本身,就是有钱人的孩子去改革有钱人的利益,当然行不通。所有的改革,最后变成对富裕阶层更为有利了。这个时候,朝代往往到了一百多年左右了。

后面就是党争开始。其实就是有钱人之间开始分化。

最后贫富悬殊过于严重,社会极为不稳定,暴乱、动乱开始,外患内忧源源不绝,帝国于是灭亡。

现代民主社会,发明了一个选举的机制,所以过三五年,政府就发生改变。比如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关心不同的东西,轮流执政,相当于左脚和右脚分别迈进,于是社会本身能够平衡地进步。

中国大陆没有这个机制。毛泽东时代比较极端,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就是开始迈出右脚了。然后政府官员经商,然后官商结合,然后贫富悬殊加剧,然后阶级固化,然后社会出现不稳定。共产党和专制皇帝体制一样,只能通过既得利益阶层,以削减自己利益的方式,去平衡左脚的落后,这当然不会成功。胡温的收入分配改革,最后惨败,就是这个原因。现在中共想通过再次国有化来平衡收入不均的问题,最后只能加剧问题。这是人性使然。

其实香港也非常类似。香港政府,政府官员和大企业关系过于密切,所有政策都偏向既得利益,社会贫富悬殊严重,阶层固化,稳定必然出现问题,但这个问题却不是现有制度能够修正改变的。

回到美国。其实美国的情况,现在并非第一次。上世纪60年代末 、70年代初,美国婴儿潮那一代长大后,出现了同样的问题,在美国反越战、嬉皮士、反社会倾向和无政府主义也极为严重。70年代和80年,美国出现了严重的社会治安混乱,一直到1981年里根总统上台之后,美国重新迈出右脚,经济重新开始发展,才慢慢好转。

那个时候,就是70年代,美国问题比现在严重得多,美国经济在产业上没有任何优势,汽车电器被日本超越,机械制造被德国超越,服装被意大利抢走了,贸易逆差,政府赤字等等,但到了90年代末,美国因为新经济型态再次繁荣起来。这一次,美国的问题远没有当时那么严重。

所以,我更看好未来的美国经济。美国企业管理大师杜拉克(Peter Ferdinand Drucker)认为,世界已经进入新经济时代,很少有人认识到,他认为这个新经济时代是创新型经济。杜拉克在2000年的书里面说,当时世界上只有一个半国家进入这个新时代,一个是美国,半个是日本。创新经济体制,有很多结构性的要求和特点,基本上只有美国具备。这方面的问题,我们以后有机会再谈。

总结来说,美国现在出现了问题,而且是严重的社会问题,但我认为,以美国弹性极大的具有自我修复的体制特点,应该会很快解决。二战之后,世界进入了美国主导的时代。而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这个世界仍将是美国时代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