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不用举手了? 传“举手机器”申纪兰插喉躺病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26日讯】【今日点击】(3809-2)

提要
网传90岁申纪兰胃癌末期 插喉躺病榻 曾言做人大就要听党话
北京疫情失控?封死楼房大门困患者

 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端午除恶习,今天没什么动静,我做节目的时候没什么动静。大概就这一两天吧,全球的确诊的人数将突破1千万,这是肯定的,死亡的人数将突破50万。1千万对50万,死亡率5%,这是肯定的。那这个死亡率的5%,远远超过了一百年前的西班牙大流感,当时的西班牙大流感2%将近。那现在的统计数据,它就是按照这个系统去统计了。其实我们可以意识到在各个地区,包括意大利,包括英国都有类似的说法,说真正的死亡,真正因肺炎死亡的人,远远超过政府所公布的,不好说,对吧。也就讲当真正大疫情爆发的时候,即使人类的统计本身,他总得一个人一个人数来的对不对,在这样的误差的背景之下,人人自危无可应对的时候,这个东西永远是差距的。也就是说大瘟疫的出现,人来记数,记人死亡的数,都是一个不可能准确的一件事情。

先跟大家分享北京城的状况。这是端午节前后,这个人拍的照片在过街天桥上,是什么,朝阳区进行这个叫核酸检测,是这样的方式出现。整个北京城相互切断了,这个怎么切断了,朝阳的不许去东城,东城的不许去西城,西城的不许去海淀,这是四个城区就这么连着的。那反过来海淀的不许去朝阳,东城的不许去朝阳,朝阳的不许去东城,它是这么转着圈,谁都跟谁不许去。封锁的街区大概超过了,估计现在超过60个。而表现出来更多的疫情呢,有发现是跟这个新发地有关,同时出现了跟新发地没有关联的疫情。学术的说法叫社区开始出现传染。

而它社区出现传染,应该是这个社区里面,有一个人从新发地传进来了,然后他再传给第二代第三代再往下传。那北京不是,北京有出现的是,就像天津的那个,他坐地哪儿都没去,周边的人哪都没毛病,他坐地自己打个嗝感染了,北京也出现了。所以疫情的概念不是这种传染的概念,疫情的概念可能出现了曾经有人在,有人有本事说他看见瘟神了。他看见瘟神的表述是说,在第一波大疫情当中,太多的人在他的身体里已经有了病毒,已经有了病毒,而这个病毒就像被埋下了地雷一样,走到了这个时间点它自己爆发出来,但表面符合人的形式,就是说在新发地出现了状况。

那这个就是我跟大家解释过的,进行大排查,所有人,连公园都用不过来了,公园都用不过来了,改用马路了。这个人拍的视频,这段视频是这个人从北京之外进北京城。他说你可以看到,我是进北京城的,马路上没有车,我的对面是出北京城的,高速上全都堵死了。因为出北京城有关卡,他得给人家钱啊对吧,出高速的钱,他说那边全都是满的。这是24日傍晚,看起来傍晚到晚上啦,应该是这个时间,所以这是在推特上我们看到的。他的隐喻就是说,大批的人在逃离北京城,无论中共官方怎么说,无论北京城怎么说。两个现象,一:北京城大规模逃,有人在逃;第二:北京城占据了高速公路在进行核酸的检测;三:习近平到现在是死是活没人知道,政治局常委七个是死是活没人知道,全都消失了,从北京地表你看不着了。

网传90岁申纪兰胃癌末期 插喉躺病榻 曾言做人大就要听党话

这是被苹果日报报成新闻了,举手机器申纪兰。大概她在人大呆了多长时间,60年还是多少年,她一直是人大代表,她成为了一种今天共产党的象征和共产党的笑话。习近平在去年还是前年,把她授予了国家级的荣誉勋章,申纪兰。结果在网上被人推出了这张照片,它一共有三组,那很显然,拍摄的人是医院里面的人,我不知道是医院的医生啊护士啊还是怎么样。实际的状况,她是直接从人大开会,北京城人大开会,她就扛不住了。他说是五月底,很显然还没有开完会,被海军总医院的车辆拉回了她所住居地的地区,住进了医院。胃癌晚期,已经扩散,年龄太大,所以没有医院给她治,只能以这样的方式来延续她的生命,所以是五月底的事情。到了端午除恶习的前夕,大概北京时间24日晚上6 、7点钟的时候,这张照片出来的。有人说行啦,反正都结束了,也不用再举手了,这是留言当中的一个我以为很有趣的话。什么结束了,共产党结束了,所以她不用再举手了。

北京疫情失控?封死楼房大门困患者

永定西里小区被封楼,用电焊给焊上。这是在讲述了北京疫情,说已经完全控制的背景之下,社交媒体中出现的故事。上面这都是小区的门啦,把整个这栋楼的几个单元门,都用电焊给焊死了,做法跟当时的武汉基本类似。大家还记得当时武汉出现一个故事,就是一个女的在阳台上去呼救,喊救援,说她妈妈不行了,然后小区被封了,希望朋友能够帮忙。在她的呼救的整个的过程中,其中方方帮助她转载,当时方方在写日记嘛,所以方方在微博、微信上有着影响力。结果她的母亲真的是被救了,真的是被救了,而且成功了。结果在后来方方遭到打击的时候,这个女的,就是本人这个女的说,方方是蹭了她的热点,方方为了蹭了她热点,来推出反党,反社会主义言论,从而做了那样的事情。

二次爆发两周,北京确诊200多人,将近300人,就是专家说北京疫情控制,而官媒完全淡化。另外一方面采取严厉措施,被铁皮用焊给焊死封掉了。从武汉调了70名医护人员,从江苏、河南也调了疾病控制中心的人员到北京。更有专家认为呢,说6月底患病人数将降到个位,7月中旬是清零。但是在微信、微博等所有社交媒体中,不许讨论北京疫情,不许讨论三峡大坝,任何讨论的人,都是颠覆国家政权罪,会被抓。海淀的永定路70号院520有问题,整个楼区被封掉。永定路的位置应该是在,大家如果去过北京的话,是在公主坟、木樨地之间,那边应该是海军大院或者是空军大院。它这里没说啊,但那里应该是海军大院或者是空军大院。从公主坟、木樨地、永定路,特别是永定路是军队大院,如果民间是可以查到的。

所以疫情会怎么样,处理的手法完全是跟当初在武汉时是一样的,但是呢,它确实攻进了北京城。海淀区的出现会促成玉泉山失控,那西城区的出现会造成中南海极度危险,所以你看不到中国领导人在何方。其实很难说啦,如果这种情况,目前的这种状况,当中共的领导人全都藏起来的时候,其实是社会或者政权出现大变更大变化,出现突发事件的可能性就会增加了。中南海是空城计了,对吧,中南海空城了,玉泉山空城了,也就是说习近平自己不在北京城了,那后面将会怎么样,这是很难说的。但是疫情的本身,中共再次用起最老的手法,就是掩盖。

那掩盖欺骗,这是它唯一会的一种生命的表示。

但今天事情发生在北京城,关键是,今天的事情发生在北京城。那你习近平是否就把中央搬到宁夏、甘肃、贺兰山、大兴安岭,你可以搬到山里去那没问题,那确实是一种回归,再次回到山顶洞人的状况。我想表达的意思就是我刚才说的,你看看朝阳区,切断高速路进行核酸检测,那北京人,甭管是北京人外国人,排著大队在冲出北京城。然后你习近平、李克强、政治局委员,死活不见人,永定路在封门,你说疫情到底是控制还是没控制?到底是转好了,还是更加恶化了?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