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古籍中多姿多彩的端午节粽

作者:容乃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粽子是个小东西,在中华文化中却是源远流长。说起粽子,怎能不想起高洁的爱国忠臣屈原呢!《续齐谐记》说楚地人以竹筒贮米投水祭祀屈原:“屈原五月五日投汨罗而死,楚人哀之,每至此日竹筒贮米投水祭之。”后来为了驱逐蛟龙又在竹筒上盖上楝叶、缠上五色丝绳。[1]后代人在这一天,包粽子、缠系五色丝绳,保留了楚地汨罗遗风。然而,中华文化地大物博,粽子的形貌也是多采多姿,和纪念屈原的筒粽也有所不同。作为端午节的民俗美馔,从东汉以后到魏晋南北朝时代开展了很丰富的样貌。

东汉人以叶子裹米作粽代替竹筒。东汉《说文解字》说:“粽(粽):芦叶裹米也。”但没有提到米中有包内馅。《本草纲目》李时珍说了“粽”名因何而来:“古人以菰芦叶(*菰叶)裹黍米煮成,尖角,如棕榈叶心之形,故曰粽、曰角黍。近世多用糯米矣。今俗五月五日以为节物相馈送。”

古时的菰、菰芦即是筊白笋。人们取用筊白笋叶包黍米做出牛角形的粽子,称为角黍。(容乃加/大纪元)

从魏晋到南北朝时代的粽子有华丽的形貌和多样的口味。灰汁凉粽、益智粽、甜蜜粽、杂粽,开展了后代粽子的形形色色,而且还有一种巧妙美丽的九子粽,现代已经难见。清人叶绍本的词“饷益智、粽黏子九。五色丝穿长命缕……”是此时期粽子的特色剪影(《金缕曲 五日 二十六叠前韵》)。形形色色的粽子挑动味蕾,黏住暖胃的思念,穿越千百年,年年端午,依旧不衰。

灰汁粽 凉夏粽

往前追溯端午节物历史,在晋朝平西将军周处的《风土记》中,记载了黄历五月五日端午节和夏至吃粽子的风俗:“俗以菰叶裹黍米,以淳浓灰汁煮之,令烂熟,于五月五日及夏至啖之。一名粽,一名角黍,盖取阴阳尚相裹未分散之时象也”。周处记载粽,也叫角黍,是用菰叶,即筊白笋叶裹黍米,放浓厚的灰汁中煮到熟烂而成。

周处记载的吃粽风俗并没有提到纪念屈原,而是当时人在盛暑的端午和夏至日的食俗,是应天时、应节气的食品。泡在草木灰汁(*碱水)中煮的黍米粽,因为碱性重,黏稠性更强,米粒都融合在一起分不开了,颜色金黄,口感弹滑。这种“阴阳尚相裹未分散之时象”,对应了端午、夏至时阴阳循环刚好处在阳气至极的时点,这时阴气尚未萌发,“阴阳尚相裹未分散”呈现纯阳之象。

古人诗词中说端午节俗常见“角黍包金”的形容,例如宋人的端午词:“角黍包金,草蒲泛玉”(杨无咎《齐天乐 其二 端午》),说的就是这种菰叶包的黄金粽。宋人杨万里诗句描写“三峰冰盘饤角黍”(《过乌沙望大塘石峰》),把冰峰和夏日冰盘上堆叠如山的角黍作了连结,展现了古人的夏日凉粽的写照。这凉粽多沾上蜂蜜、砂糖来吃,“蜜粽冰团为谁好”(范大成《重午》)、“菰粽蘸蜜彩作丝”(宋.陈造《次韵梁广文重午吊古》),还有清人词“沙糖角黍,依然风味”(樊增祥《金缕曲》)都是端午风物角黍,即粽子形象化的描写。从古到今,人们吃黄金凉粽的食文化竟然这般相似。

纯粹黄金色碱粽,表现端午时节“阴阳尚相裹未分散之时象”。(shutterstock)

益智粽子 益智又甜蜜

岭南广州特产甜蜜益智粽子,晋代还有一种养生粽叫“益智粽子”,这是广州地方的特产。《晋书》记载广州刺史卢循,派遣使者送给刘裕益智粽子(刘裕是后来南朝宋的始祖宋武帝)。晋代顾徽《广州记》说:“益智,叶如襄荷,茎如竹箭,子从心中出。一枝有十子,子肉白滑。四破去之,取外皮,蜜煮如粽子,味辛。”李时珍《本草纲目》说,晋代卢循馈赠刘裕的益智粽,就是这种蜜煮的益智粽子。益智也叫益智子,出于昆仑及交趾国,今岭南各地普遍有产,大如小枣,其中心的核黑而皮白,核小的较佳,益智的子实在五、六月成熟,此时正是粽香时节。李时珍说:“脾主智,此物能益脾胃故也,与龙眼名益智义同。”

九子粽一家亲 “中子”心想事成

“四时花竞巧,九子粽争新”,精巧的九子粽,今人则难得一见了,比起上图的形色更有过之而无不及,不妨借此图触发想像力吧。(shutterstock)

另外,还有一种“九子粽”,在魏晋时代也是一种普遍的民俗,也传名后代。唐玄宗在端午节宴群臣时赋诗,诗中有“四时花竞巧,九子粽争新”的描写,想当时,精巧的九子粽也是御宴中的上品,今人则难得一见了。

传说九子粽是将九个粽子串成一串,一串中有大有小,大的在上,小的在下,九个形状各异,并且分别以九种颜色的丝线绑扎。这种五彩缤纷的九子粽多作为馈赠亲友的礼物,尤其是祝贺人能得子。因“粽子”谐音“中子”,所以民间送九子粽有祝福人得儿子的风俗意涵。

在魏晋民间,无名氏的《月节折杨柳歌 五月歌》就以九子粽作为五月的抒情主题:“菰生四五尺,素身为谁珍,盛年将可惜。(折杨柳)作得九子粽,思想劳欢手。”(出《乐府诗集·清商曲辞六》)从歌中看到九子粽和角黍一样都是以菰叶包裹的粽子,也看到母为子付出的情义。

甜蜜富足枣栗粽

将栗肉入粽给人富足的满足。 (pixabay)

北魏贾思勰《齐民要术.粽䊦法第八十三》说了一种叫“䊦(*音同叶)”的甜蜜枣栗粽,形状是扁平的四方形。首先用黏性米的细末加上蜜水调和,再揉出长尺余、广二寸余(*古人的尺寸)的米团,从中间四破,在上下铺满枣肉、栗肉,然后以涂上油的大竹叶包起来煮到烂熟。竹叶上涂油可避免粽子沾黏竹叶。枣栗在周代就已是美馔上品,枣子甜蜜、栗子富足,所以这种甜蜜枣栗粽带给人美味的满足感,也带来一种富足生活的象征。

南土珍品杂粽

香港名点蒸咸肉粽是一种丰富的杂粽。(宋碧龙/大纪元)

“杂粽”则是南朝宋的珍品。《宋书.列传第十九.张畅》有“螺杯、杂粽,南土所珍”的记载,也用它作为外交绥靖的礼物,送给鲜卑族的头目索虏托跋焘。所谓的“杂粽”,实物内容无从知晓,顾名思义当是采撷多种山珍海味来入馅吧,巧妙组合各展巧思,总也不离其宗,不离其粽。

从魏晋到南北朝的粽子种类又丰富又多元。环视现代出现的粽子,和魏晋南北朝的粽子比一比,几乎九变不离其宗了,展现了中华民族文化的巧思早慧、博厚涵容和绵延不绝。

知道了粽子的古早历史,让我们在享受各式各样的珍味粽、养生粽时,更能汲取醇厚的内涵珍味。唐人杨巨源有《谢人送粽》诗,在此际,以此诗追想粽子的历史,也以此来谢人、谢天迎端午吧:

来时三月春犹在,到日端阳节又临。
珍重主人意勤腆,满槃角黍细包金。

注释

[1]《续齐谐记》:“屈原以五月五日投汨罗而死,楚人哀之,每于此日以竹筒贮米投水祭之。汉建武中,长沙区回白日忽见一人,自称三闾大夫。谓回曰:‘闻君常见祭,甚善。但常年所遗,并为蛟龙所窃,今若有惠,可以楝树叶塞上,以五色丝转缚之,此物蛟龙所惮。’回依其言。世人五月五日作粽,并带五色丝及楝叶,皆汨罗之遗风。”

参考资料

《续齐谐记》、《风土记》、《晋书》、《宋书》、《乐府诗集·清商曲辞六》、《齐民要术》、《广州记》、《本草纲目》、唐代苏敬《新修本草》、宋代唐慎微《证类本草》、《说文解字》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