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冲断留学链条 中国留学行业失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26日讯】中国学生赴海外留学已经形成产业链条,雅思和托福等语言考试,线下语言培训机构以至留学中介咨询服务等,都是这个产业链上重要环节。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爆发和大流行,冲断了中国留学产业链条,许多参与留学行业的机构亏损严重。

《中国新闻周刊》6月25日报导,在传媒行业工作了两年的李琪,最近打算申请英国威斯敏斯特大学的一年期传媒专业硕士,继续深造。在她原本计划在今年2月开始准备雅思考试,年中考出成绩,9月入学。如果成绩不理想,可以先出去就读语言班,再做进一步打算。

李琪说,她去年就在淘宝上找好了一家中介,缴纳了一万余元。但中共病毒疫情的爆发,让她难以成行。中介告知,不能退费,最多只能延期到明年。

她表示,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只怕明年也走不了了”。

报导说,中国有成千上万像李琪这样希望出国留学的学生,因瘟疫大流行中止了留学计划。

由于出国留学需求锐减,整条出国留学的产业链都在失血。人力和房租成本居高不下,大机构面临的状况比小公司更加严峻。

2月中旬,金吉列总部发布通知称,受疫情影响,公司业务接近停滞状态。为“在这个特殊时期生存下去”,希望通过与员工协商,用调整薪酬、轮岗待岗、停薪留职等方式缩减人力开支,以“全员携手共渡难关”。

随通知一起下发的《薪酬确认单》中规定,对于到公司办公的,按基本工资+绩效工资的标准,总裁办成员发放50%,总监发放60%,经理发放70%,员工发放80%。

金吉列是一家出国留学咨询服务公司,隶属于北京金吉列企业集团,成立于1999年。金吉列企业集团是中国500家最大私营企业之一。

中国留学产业链上,最主要的两个环节就是中介服务和语言培训。金吉列业务较单一,以中介为主。相比之下,对于需要大量现金流养活教师团队、缴纳房租的语言培训机构,冲击来得更猛烈一些。

《新京报》6月初的报导称,一家位于北京丰台的英语培训机构北外儿童英语(角门校区)因资金问题停止运营,超过二百名学员已缴纳学费无法退费,涉及金额超百万。

5月的一个工作日,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走访了位于北京灯市口大街的澳际教育和新东方阜成门校区。前者门庭冷落,偌大的办公区只有零星几名工作人员,相关负责人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请求;后者则大门紧闭,门上挂着一把锁。

立思辰黑龙江欧亚部总监张超透露,目前,已签约缴费的学生数大概是往年的三分之二。但因为该行业具有提前性,即今年打算出国的学生,多数在去年就已经支付了款项。疫情对行业真正的冲击,还得等到下半年再观察。

(转自希望之声/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