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章润再发檄文:红朝内忧外困步入死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27日讯】清华大学法学院前教授许章润,于端午节再发长文,痛斥中共强拆北京艺术区,斯文荡然、丧心病狂。他说瘟疫、洪水灾祸连连之下,中共一心与民生作对。俯瞰寰球,红朝已是内忧外困步入死局

6月25日,中国著名法学家、清华大学法学院前教授许章润,在“践踏斯文,必驱致一邪魅人间”一文中,痛批北京继驱逐低端人口后,越发歇斯底里,以“增加土地储备”为由,到处强拆

他批评北京当局的强拆行为,从两三年前的驱逐低端人口,扩展到近期锁定多个艺术区、住宅小区。他认为,此举实则是指向土地增值,再上下其手中倒腾牟利。一房东 、二房东,权钱之间,勾肩搭背,环环相扣,盆满钵满,苦的是万千住户。

他痛批历经数年辛苦经营的艺术区画家村惨遭涂炭,亦有小民血汗赁建之住宅区无端遭殃。他说,凡此住宅小区和艺术区,并非违建,更无碍“首都风貌”,相反,几代艺术家的血汗投入与惨淡经营,让荒僻村庄染斯文,令破败山水踵事增华。

艺术家们的进驻,不仅提供就业机会,带动当地三产,而且极大提升了人文生态,恰值感念、保护与褒扬。“现如今,利斧之下,铁铲尽头,居屋不存,斯文荡然,真所谓暴殄天物、丧心病狂矣!”

文章说,北京之为北京,并非只在官衙林立、乌纱云集,更在于文人雅集、学府森然 、艺苑琳琅。他说,工程师可以批量培养,法学家也可自课堂走出,唯独艺术家,如同诗人和数学家,必禀才情天赋,荷动香浓,方始有成。

但凡为政不傻不坏,都懂得必须倍加爱惜, 尤需万般珍重。然而垄断思想、斫丧精神的政体,绝不容忍任何独立于“规划”之外,自发生长的艺术和思想生态,必欲扼杀而后快,展现的是强求一律齐整的法西斯美学恶趣。

文章称,大疫尚未过去,半个中国还泡在水中。灾祸连连,民生艰困,伴随着全球性凋敝与失业大潮拍岸而来,民意求安民心思治,正需公权实施惠民政策 ,当局纵不欲减税让利、开仓赈济,也至少与民休息、宽和简政,而非乘隙搅扰,火中取栗。

许章润痛斥,“公权一心一意与生计作对,不惜悍然践踏斯文,其所为何来?其欲将何往?”“俯瞰寰球,国朝四面楚歌,内忧外困,棋已下成了死局矣。而官媒无耻选择性失明,依旧歌功颂德,歌舞升平,不过奏响了一曲末世哀歌而已。”

面对软禁监控 许章润从未歇笔

许章润的一名不愿具名的友人告诉自由亚洲,许章润住在北京郊区,虽然去年就遭到清华校方停职、今年又面对软禁监控,但针砭时事,从未歇笔。

许章润2月份也曾撰文“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怒斥指责中共隐瞒、推责、邀功的体制是疫情成为灾难的真正原因,之后遭警方软禁,微博、微信账号被封杀。

许章润5月21日再发万字长文“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国孤舟─全球体系背景下新冠疫情的政治观与文明论”,痛批中共极权式国家治理的荒谬与黑暗。

宋庄艺术家:生存底线遭挑战

北京宋庄镇中心小堡区、化名“涂叹”的艺术家告诉自由亚洲,这几年宋庄的拆迁一直在发生,但上周发生的是最大规模、最蛮横的行动。上百名艺术家接到律师函,将他们原有的50年土地使用权改为20年。

涂叹说,大家心情特别紧张,不是说马上要拆你的房子,但没有答案。现在不是创作的问题,是生存底线了。一个礼拜来,他还打不通律师函中提供的联系电话。

涂叹在2006年签约,他签订的“北京市通州区宋庄镇小堡村文化创意产业园区入园协议书”写着“乙方享有五十年的土地使用权”,如今才过14年就“毁约”。涂叹还不知道下一步要往哪走。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