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退休一级警督程兰的遭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27日讯】南京市公安局鼓楼分局主任科员、一级警督程兰女士因为修炼法轮功,身体重获健康,然而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她多次遭受迫害。

程兰,现年67岁,2007年7月退休,曾患有萎缩性胃炎、关节炎、胆囊炎、肩周炎、鼻炎等多种疾病,吃中西医药、打针都不解决问题,不知花了多少医药费。后来听人说法轮功好,她也想试试。

1997年7月,程兰开始修炼,神奇的是她的身体在不知不觉中好了,也不用吃药打针了。从此,她不再愁眉苦脸,而是身心健康、愉悦。

1999年“7.20”后,江泽民集团血腥镇压法轮功二十多年来,程兰被南京市、鼓楼区“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和国保警察多次非法抄家、绑架、非法拘留,还被非法严重警告处分一次。

非法抄家

2011年12月下旬的一天,当地出去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被警察绑架,程兰受到牵连。

12月26日上午,鼓楼区公安分局离退休办公室主任赵守全(现已退休)打电话让程兰下午2时到分局去。她到那后,南京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鼓楼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纪检部门七八个人对她怒目而视,审问她炼法轮功等情况,她不配合。

下午4时左右,南京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人员、鼓楼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蒋云颖、警察徐健和湖南路派出所警察共10人,在没有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抄了她的家,强行掠夺了电脑、法轮功书籍等私人物品。

强制洗脑

2011年12月28日上午,鼓楼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蒋云颖、徐健等一帮警察把程兰绑架到鼓楼洗脑班迫害。鼓楼区“610”钱超杰科长是迫害她的负责人。

她被单独关押在一间房间,被两个包夹(监管法轮功学员的刑事犯人)24小时看守,不准出房间门,上厕所都是两人押著,被强制看诬陷法轮功的光盘和书,使她身心遭到极大的伤害。

当时是2012年1月19日(过年前两天), 洗脑班只剩下她一人。钱超杰对她宣布,放她回家过年,年后再回洗脑班,过年期间不准离开南京市,违反责任自负。

她从洗脑班回家后发现家门口装了探头监控、家里的电话被窃听、出门被人跟踪。

女婿受株连 失去工作

程兰的女婿在北京一家外企做技术工作(部门负责人),程兰的女儿刚生小孩。2012年过年期间,女儿打电话说小孩生病了,叫她赶紧去北京照顾。她到分局国保大队请假,留下女婿的住址和电话。

南京市、鼓楼区“610”知道她去了北京,就勾结北京的“610”和国保警察上她女儿的家门来迫害她。

一天,北京市朝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一名警察和住区管段警察找到她女儿家,对她约法三章,她不配合。

在北京期间,她经常凌晨4时到医院挂号、排队为小孩看病,这引起了警察的注意,公安局派人跟踪她。

数日之后,她女婿很痛苦地告诉她自己被公司辞退了。她马上明白,因为她的缘故女婿遭到了株连。南京、北京“610”、国保相互勾结,暗箱操作,强制外企公司辞退她女婿,以此逼迫她离开北京。女婿、女儿无辜被牵连迫害,经济损失惨重。

控告江泽民遭恐吓

2015年6月7日,程兰到鼓楼邮局用EMS特快专递向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寄出了控告江泽民的刑事诉讼状,并收到回执短信。

大概在2016年6月的一天下午,鼓楼分局国保大队警察潘俊、徐健,还有管段警察孔祥平闯入程兰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非法抄家,抢夺她的法轮功书籍,并把她劫持到湖南路派出所审问。

她们问她是否写了信控告江泽民,是否给南京市公安局三位领导写了法轮功真相信。

程兰理直气壮地告诉他们:“控告江泽民的信是我写的、我邮寄的。这是国家《宪法》赋予我的权利,你们没有权力审问我。”这时,她看到她寄的控告信就在他们的手中。

接着,潘俊强硬地说,给市局领导的三封信也是她寄的,他们到邮局调查过了,还说信上己检测到指纹,要把她的指纹打印下来核对。

程兰坚定地说:“我不是犯人,我不打指纹,你这样做是非法的。”

潘俊喊来三个协警,一边一个架起她的胳臂,另一个人挷她的手指并把她往打指纹室里拖。她坚决抵制并将身体拚命向后往下蹲,最后这帮人把她摔倒在地上。

徐健恐吓道:“你不打指纹,就别想回家。”说完扬长而去。她在派出所被看押到很晚才回家。

送真相信被拘留

2018年8月中旬,鼓楼区公安局纪检主任尹剑和政工主任秦岷约程兰谈话,想核实她是否还在修炼法轮功。当时中央巡视组在南京巡视,想查清当地还有多少人炼法轮功。她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愿听。

回到家后,她就式给二位主任和公安分局局长蒋浩(是新调任的)分别写了三封长信并将信送到局里。她在信中写了法轮功基本真相和她对法轮功的切身感受与认知。

2018年9月10日上午,程兰被叫到到派出所去谈话。当时,鼓楼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郁俊大队长和蒋云颖教导员也在场。两人说:她写的信己转给他们了,分局领导对这事很重视,要她表个态:从此不炼法轮功了,这事就算了了,否则事情就严重了。

程兰回答:“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炼?!我亲身实践‘真、善、忍’,我的身体健康了,我的道德升华了,在社会上做个好人,这有什么不好?!你们对法轮功的看法是听来的,我是经过亲身实践得到的。”

“这梨子是甜的还是酸的我吃了,我知道这味道;你没吃,你是听别人说的,谁对谁错,这不是显而易见吗?”他们听罢,无言以对,转身走了。

下午,国保副大队长潘俊(提升一年了)带着一个警察到派出所继续找程兰谈话,叫她写所谓放弃修炼的“三书”(“认罪书”、“悔过书”、 “保证书”)等等,被她拒绝。

潘俊用经济来威胁她,还逼她按照他说的写,走个形式。她一一回绝,并告诉他,迫害法轮功没有法律依据,公安部认定14种邪教组织,没有法轮功,宪法规定信仰自由,法轮功书籍出版禁令已被废除数年等等。

后来潘俊把她劫持到车上,到她家去抄家,没抄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就把她劫持到湖南路派出所,要给她照相、抽血、打指纹。她指责这是违法。

潘俊不由分说,指使派出所三个男协管员,一边一个架着她,一个挷她的手指,往照相室强行拖拉她,潘也帮忙。她握紧拳头大声高呼,制止他们。派出所的所有警察被呼声惊动,都赶过来,潘等人只好松手。

潘俊吃过晚饭后,拿着已开好的所谓处罚决定书,要拘留她10天,她拒绝签字。潘俊用一辆面包车带上5个协助人员,把她非法关押到南京市拘留所迫害。#

文字整理:李洁思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