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轮回报冤的奇异事件(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张女士的原藉是台湾台北市人,她的家族中发生了非常奇异的事。张女士的父亲、祖父、曾祖父都是三十六岁那天生日去世的,一直到上面五代。

她们家里所有的男性(老大)都没办法逃过三十六岁离开人间这样一个悲惨的命运。她们家里的女性(老大)——她的大姑姑是三十四岁过生日去世的,姑婆也是三十四岁生日去世的。也就是说,她们家族中男性老大都会在三十六岁生日死去,而女性都会在三十四岁生日死去。

以上的这个情况,张女士的母亲虽然知道,却一直没敢告诉她,生怕她知道了会承受不了这种打击,因为她也是老大。

张女士三十三岁那一年,她已经有了三个儿子。就在那年五月份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又怀孕了,预产期是她三十四岁的生日的那一天。

张女士在怀这个孩子时有些很奇怪的现象:第一,难受得要去用身体撞墙。第二,怀孕害喜时,要让先生和自己的三个儿子打她,才会觉得好受,并且要用很大劲打,当天晚上她才能熬过去。若是她先生和儿子不愿意打她,她就跟他们翻脸。这是以前怀孕期间都没有过的现象。其实她哪里知道,她怀的这第四个孩子,就是前世的冤亲债主。

张女士的母亲有个朋友是个出家人,当他去张女士的母亲那里见到她时惊异和叹息,但也没敢向她说明真相。

在怀孕六个月时,有一天张女士的母亲想要吃银丝卷。于是张女士就去台北市一家餐厅买,出门以后她搭上一辆公交车。上车之后,车上的人虽然都看见她一个孕妇挺著大肚子,却没有一个人愿意让位,甚至有的人把眼睛都闭起来了,装作没看见。

张女士一路上一直站着,忽然,车子撞到一个重物,紧急刹车,她也被撞倒了,被送往医院。当天晚上,她感觉肚子非常痛,孩子就出生了。

这时孩子只有六个月大,属于早产儿,体形还非常小,但是可以看出是个非常漂亮的男孩子。医生说,孩子出生过早,只能尽力而为,不一定能救活,希望她不要抱着太大的希望。

这时孩子只有六个月大,属于早产儿,体形还非常小。示意图(pixabay)

没过多久,院方告诉张女士她可以先回家,小孩要留在医院里继续护理观察。

在小孩子满月的那天晚上,张女士做了个恶梦,梦见小孩子拉着自己,自己也拉着他,忽然间自己的手松了,小孩子的脸就黑了。梦做到这里她惊醒了,意识到这个梦是种不祥的预兆,就让她先生打电话给医院,询问小孩子怎么样了。那时是凌晨三点钟,先生本来不想打,但在她的一再坚持下还是打给医院。

这时医院正好打来电话,说小孩子在三点钟时死了。张女士知道小孩子出事了,就开始哭泣。

那天早上大约六点多时,台中的那位出家人包车子到他们家来。出家人说:“小孩是不是三点钟走的?”她先生惊奇地问:“您怎么知道?”出家人这才道出原委。

原来,在昨天晚上大约12点的时候,小孩子来向出家人告别。小孩说:“我本来是要带她(指张女士)走的,可是现在却无法带她走了。因为,第一,她对她妈妈真的很孝顺,她妈妈要吃东西,她挺著大肚子还要去帮她妈妈买。而又碰到这样一个车祸,让我没有力气再留在她肚子里。我原本是打算在她34岁生日那天带她走的。”

出家人问:“你跟她到底有什么仇恨?”

小孩说:“她累世的前生是一个贪官,判错了案子,让我冤死在监狱里。我让她从怀孕开始受的折磨,就是我在监狱里受的折磨。让她撞墙,让孩子打她,就像监狱里的酷刑。而现在,从她生下我以后,她家有个佛堂,我根本没有办法进到她家里,还想拉拉她,没拉动,就算了。我要到彰化一个地方去投胎了。”

最后那个出家人说,张女士家族中的那些早亡者,也都是参与当时这桩冤案或接受贿赂的当事人。

(转自看中国/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