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重庆4任公安局长 4条“人权恶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孟建柱当公安部长时的大秘孙力军落马不久,6月14日,孟建柱当中央政法委书记的亲信邓恢林,因“严重违纪违法”被查。邓恢林是在任重庆副市长、公安局长时被查的。他是重庆落马的第4位公安局长。此前3位分别是:何挺、王立军、朱明国。

邓恢林向李怀庆“敲诈勒索”2亿元

2018年1月31日,邓恢林以“扫黑除恶”的名义,抓捕重庆富华典当公司董事长李怀庆。今年6月8日,李怀庆案开庭审理。李在法庭上说,邓恢林曾亲自找他谈话,要他“花钱消灾”,交2亿元“罚款”就可释放回家。邓特别谈到,上海一名企业家与他因同样原因被抓,交2亿元“罚款”后,立即获得自由。

李怀庆说自己没那么多钱,交不起。邓恢林又要求他指认一个“黑恶势力保护伞”,且必须是重庆市副部级及以上官员。李不承认自己的“黑恶势力”,更没有这样级别的保护伞。邓立即变脸说:你的案子不小,不把你的财产全部没收,并判刑15至20年,我这个公安局长就不当了。李被抓捕后,重庆警方冻结并没收了他名下的公司、李的妻子,及姐姐的资产、账户等,总值上亿元。

李怀庆被抓的真正原因是,他得罪了邓恢林的“铁哥们”、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2017年底,李在杭州参加一场慈善活动时,与一帮朋友聊天,有人谈到孙力军手下的贪腐问题。因在场的人中有能直通中南海的,于是,大家建议他将有关情况写信向习近平汇报。不料,这个消息很快被孙立军知道了。孙十分愤怒,决定立即采取报复行动。由于参会者大多为上市公司老总和知名学者,孙有所顾忌,最后,决定挑一个没后台的李怀庆下手。

重庆市公安局长邓恢林,跟孙力军一样,是孟建柱一手提拔重用的。当时,孙是公安部最有实权的副部长之一。孙有请,邓自然要“两肋插刀”了。2018年1月,公安部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斗争”,李怀庆立即成了这场斗争的牺牲品。李最初是被以“涉黑”的名义抓的,搞来搞去,最后竟搞出4个罪名来,其中之一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既然邓恢林说只要交2亿元“罚款”李就可以马上回家,那么,这些罪名自然都属于“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了。

李怀庆的上述话是在法庭上公开讲的,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我认为,他讲的是真话。当时,他之所以能那么讲,是因为政治风向变了。据报道,当时在背后监听李陈述的,还有中央巡视组官员。我估计,那时,邓恢林可能已被秘密抓捕了。
周永康提拔重用的“政治打手”何挺

何挺是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提拔重用的亲信之一。何先是被提拔为公安部刑侦局局长。之后,被提拔为甘肃省长助理、公安厅长,青海省副省长、公安厅长。

知名记者姜维平曾透露,2012年初“王立军叛逃事件”发生后,江泽民、周永康等人暗中活动,举荐何挺任重庆公安局长,目的是为了掩盖他们在重庆见不得人的黑幕。2012年3月至2017年6月,何挺任重庆市副市长、公安局长。

2017年10月9日,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原重庆市副市长、公安局长何挺,被开除党籍,行政撤职,降为副处级领导职务,提前退休。

中纪委通报称,何挺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为谋求职务晋升搞攀附,长期搞迷信活动,对抗审查;违规公务接待,挥霍浪费公共财产,违规出入私人会所,频繁接受私营企业主宴请,办公用房和公务用车严重超标;违规选拔任用干部;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为亲属的经营活动谋取利益;违规干预和插手司法活动。

薄熙来提拔重用的“政治打手”王立军

王立军是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最重要的亲信之一。薄熙来任辽宁省长时,王立军任锦州公安局长。他们整人时配合默契,其共同特点是心狠手辣。薄熙来调重庆后,特地将王立军调重庆。两人一起“唱红打黑”,唱红是假,“黑打”是真,制造了大量冤假错案。他们原计划,薄熙来在中共十八时接替周永康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王立军任公安部长。

但是,2012年2月6日深夜,王立军乔装打扮,叛逃至美国驻成都领事馆。这一震惊世界的重大、突发事件,将薄、王的美梦化成泡影。薄熙来和他的老婆谷开来被抓捕,薄被判无期,谷被判死缓。2012年9月24日,王立军被判15年,罪名是:叛逃、徇私枉法、滥用职权、受贿。

直接导致王立军叛逃的原因是,他担心薄熙来、谷开来将他“杀人灭口”。因为此前谷开来已经将英国商人海伍德用剧毒毒死了。这起杀人案是王立军亲自经手,并帮助薄、谷掩盖真相,以海伍德“饮酒过量而死”,将海伍德的家人都骗过去了。本来这起杀人案已被薄、谷、王用权力“摆平”了。但是,杀了人的谷开来,从此吃不香、睡不安,天天折腾,最后,把王立军折腾怕了。为了保命,王立军带着大量绝密文件,投奔美国驻成都领事馆。

王立军叛逃事件成为习近平上台后以“反腐打虎”之名,清洗以江泽民、曾庆红为首的江派势力的导火索。2012年2月,时任中共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访问美国期间,《华盛顿自由灯塔报》曝光了王立军向美国提供的绝密情报:薄熙来与周永康密谋,在中共十八上后,通过政变,赶习下台,由薄取而代之。

江泽民提拔重用的“政治打手”朱明国

1999年至2012年,是江泽民当政或当“太上皇”时期,朱明国就是在此期间不断被提拔重用的,且主要职务是管公、检、法的政法委书记。朱明国因此成为江泽民整人的重要工具之一。2001至2006年,朱明国任重庆公安局长、政法委书记;之后,当过广东省委副书记、省政法委书记;之前,当过海南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

2016年11月11日,朱明国因受贿1.41亿余元,另有9104万余元的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据报道,办案人员仅在其海南的一处豪宅内,搜出大量黄金、钞票,足足拉了十余车。朱明国有14本假护照,6本竟是女性,8本是往来香港、澳门的“工作护照”。据知情人透露,朱明国被他的老家人知道的孩子有5个,在第一段婚姻存续期间,就和第二个女人有了孩子,到孩子出生后,才和第一任离婚,然后娶了第二任老婆。有报道说,他有9个孩子。中纪委的通报讲,他的问题之一是“严重违反计划生育政策”。

朱明国被抓后曾讲:“当一把手35年,我的体会是,如果你一把手开口了,基本上没有人反对。”“第一次你打开了潘多拉盒子之后,比如说,你第一次收了10万,那么,你再收10万和收100万,收100万和收1000万,它只不过是加了一个零。这一步迈出去之后,你没有外力的强制和组织上的干预,靠个人不容易停下来。”

以上4人都是迫害法轮功的大帮凶

邓恢林、何挺、王立军、朱明国,都是以江泽民、曾庆红为首的迫害法轮功的“血债帮”成员,都因残酷迫害法轮功,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列入追查名单。

其中,王立军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杀人魔王”之一。美国药理学博士王文怡曾向大纪元表示,王立军负责的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研究人被打毒针后死亡前的心理和器官变化,是比纳粹用犹太人做活体实验还残忍的罪行,是严重违背国际医学伦理准则的,是人类文明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事。

王立军有很多“发明”专利,其中之一是“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2017年11月15日,韩国的“TV朝鲜”播出专题片《杀了才能活》。其中谈到,2000年以来,约两万名韩国患者到中国大陆接受器官移植手术,移植器官大多数来自中国的良心犯,特别是法轮功学员。“TV朝鲜”发现,中共医院所用的“脑死亡”器官供体,是用王立军发明的“脑干损伤撞击机”制备的。记者采访了韩国“器官移植伦理协会”会长兼外科医生李承原(音译),李医生表示:“‘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除了为活摘器官使人进入脑死亡状态外,别无它用,谁会让人脑死亡呢?”

王立军还“发明”了“离体器官保护液”。他亲口说:“我们的科技成果是现场几千个密集移植的结晶”,也就是说,是几千次活摘体器官的“结晶”。

无论在辽宁,还是在重庆,王立军都是迫害法轮功最恶的“人权恶棍”。有关情况参见明慧网2019年8月6日的文章《王立军为什么要发明“脑干撞击机”?》,明慧网2012年3月8日的文章《薄熙来、王立军残酷迫害重庆法轮功学员的罪行》等。

人权恶棍必遭恶报

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至今的21年里,从最高层到最基层,已有许多“人权恶棍”遭恶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最大帮凶,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已被判处无期徒刑。江泽民、曾庆红选定的两个“接班人”——两任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孙政才,均被判处无期徒刑。

去年5月,美国国务院官员告知美国的一些宗教和信仰团体,美国政府将更加严格审核签证申请,对人权及宗教迫害者拒发签证,包括移民签证和非移民签证(如旅游、探亲、商务等),已发签证者(包括“绿卡”持有者)也可能被拒绝入境。

美国国务院官员还表示,不仅人权迫害者本人,连他们的配偶、子女,都在惩罚之列;美国不看重迫害者涉及的案例数量,而看重具体事实。只要有一个案例事实充分,就可以把迫害者列入黑名单;对于严重侵害人权的恶行(如酷刑、殴打),只要这个官员是施暴单位的负责人,就可列入惩罚名单,无须证明他对具体恶行下令。

去年11月15日,明慧网更新了迫害法轮功的“恶人榜”名单,共收集了105,580名参与迫害者的名单,并将他们的个人信息和恶行等记录在案。法轮功学员已将这10万多“人权恶棍”的名单提交给美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政府,要求对这些恶人及其家属拒发签证,甚至冻结财产。

进入2020年,“天灭中共”的战鼓已经敲得震天响。“人权恶棍”除了以被抓捕、判刑、坐牢等方式遭到恶报外,还有以各种天灾人祸的方式遭恶报的。

不少人预言,今冬明春,还有一场更大、死更多人的大瘟疫爆发。我坚信:所有坚持作恶的“人权恶棍”,最终全部难逃被上天惩罚的下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