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宽:习近平担心的“塔西佗陷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14年,习近平在河南兰考县考察发言时,引用了“塔西佗陷阱”这一术语。习当时把塔西佗陷阱定义为:“当公权力失去公信力时,无论发表什么言论、无论做什么事,社会都会给以负面评价。”

习进而警告:“我们当然没有走到这一步,但存在的问题也不可谓不严重。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就会危及党的执政基础和执政地位。”

自此,“塔西佗陷阱”成为大陆新闻媒体和学界的高频词汇。

那么,“塔西陀陷阱”的本意究竟是指什么?此术语用于中共是否合适?习曾经担心的塔西陀陷阱是否已经到来?

“塔西陀陷阱”源自何处?

“塔西佗陷阱”来源于古罗马时代的历史学家塔西佗所著的《塔西佗历史》一书。塔西陀将惩恶扬善作为写作历史的目的,其著作《塔西佗历史》对后世影响深远。

公元68年,发起迫害基督徒的古罗马暴君尼录在被元老院宣布为“人民公敌”后,自杀身亡。尼录死后,加尔巴在混乱中成为罗马皇帝。

相较于暴君尼禄,加尔巴显得廉洁、重效率,赢得了一些民众的喜爱。然而,加尔巴就任帝位期间,并未稳定帝国的内外混乱局势,他的许多措施还招致了人们更大的反感和怨恨。

比如,加尔巴刚就位之际,许多西班牙和高卢的城市曾迟疑而不肯对他宣誓效忠,因此他便对这些城市征收了苛税,并将首长连同其妻子统统处死。许多先前受惠于尼禄而成了正式士兵的部队,加尔巴强迫他们恢复原来的水手身份,并对他们实施了残酷刑罚。此外,加尔巴进城之后,大力整肃与尼禄亲近的人员;他为了补充国库,下令追回过去曾接受尼禄的所有赏赐。因此他在得到皇帝权位之后,反而引起许多阶层人士的不满。

结果,加尔巴在成为皇帝仅仅七个月后,就遭到愤怒民众的攻击而身亡。

塔西佗在评价加尔巴时说:“一旦皇帝成了人们憎恨的对象,他做的好事和坏事就同样会引起人们对他的厌恶。”

后人把塔西陀对加尔巴的评论称作“塔西陀陷阱”。

“中共是否陷塔西陀陷阱?”——一个伪命题

“中共是否陷塔西陀陷阱?”这个问题本身或许已经是个陷阱。为什么这么说呢?

首先,《塔西佗历史》描述的对象是皇帝、君王等当权者,而这些当权者本身是善恶同在的人,所以会做好事,也会做坏事。然而,魔鬼化身的独裁政权——中共却没有做一件好事。

或许有朋友会说:不可能吧,这也说得有点绝对了吧?

其实,我们不妨一起来看一下,中共的来历是什么,它到底有没有做过好事?

据公开的史料记载,中共的老祖宗马克思是个撒旦教徒。宣扬“无神论”的马克思本身并不否定上帝的存在,只是反对上帝。马克思死后就葬在了撒旦教的活动中心——高门墓地。

在其18岁时写的《奥兰尼姆》剧本中记载着,马克思为自己一生定下的计划是毁灭这个世界,发誓要犯天主教教义中的7宗罪,并永不做好事。马克思多次写下了“让人类下地狱”和“诅咒全人类”这样的文字。

马克思在《奥兰尼姆》中写道:“黑暗中,无底地狱的裂口对你我同时张开,你将堕入去,我将大笑着尾随,并在你耳边低语:下来陪我吧,同志!”。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开篇就点出了共产主义的来历:“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这里的幽灵,亦或魔鬼、邪灵,并非一句形容,而是深信撒旦的马克思说出的实质——共产党在另外空间的存在形式就是邪灵。而这个邪灵的终极目的便是毁灭人类!

所以人们看到的是,共产邪灵所到之处,往往都是伴随着暴力、谎言和杀戮。在过去一个世纪中,共产邪灵给诸多国家带来的是传统文化被强行破坏、无以计数的民众死于非命。

《九评》编辑部在2017年发表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一书点明:“神要救人,共产邪灵要毁人。历史的这一刻无比凝重,因为它关系到文明的存续和人类的命运;这一刻,危机与希望同在,处于“迷”中的人,却难以一眼看清。正如本书多次指出的,共产主义的本质是一个邪灵,它由恨和低层空间的各种败物构成,实质是一条蛇,在表层空间的表现形式是一条红龙。出于恨,它屠杀了超过一亿人,破坏几千年的辉煌文明。出于恨,它肆无忌惮地败坏人类道德,引诱人远离神背叛神,达到最终毁灭人的目的。”

既然中共的本质是邪灵魔鬼,而其终极目的又是为了毁灭人类,那么它就不可能干好事。中共在杀人害人之余,即使偶尔干了几件“表面看起来是好事”的事,其本质也都是坏事,同时也是在为做更大坏事做铺垫。

比如,中共在起家时打着“打土豪、分田地”的口号给农民分土地时,表面上是为农民“做了件好事”。而实质上呢,中共发动群众用违法的暴力手段从地主手中夺取土地,过程中尽是造谣抹黑、谋财害命。中共在杀害无辜的地主的同时,也放大了人们“斗争”和“不劳而获”的魔性。

而中共却在过程中骗取了民心,成功篡权。阴谋得逞后,中共再用“合作化”、“集体化”等手段,将土地从农民手中夺走。

一系列“土改”政策后,不但地主与富农失去了土地,全体中国人都失去了土地,成为农奴、工奴,而中共却摇身变成了中华大地上最大的地主。

70多年过去了,中共的所作所为也许在表面形式上有所变化,而其“假、恶、斗”的邪恶本质与魔鬼行径却从未改变过。

近日,中共在北京市昌平区强拆“小产权房”就是个鲜明的例子。

在昌平区有着500套独栋别墅的“小产权房”,其业主都是北京的中产阶级,其中很多是作家、企业家、影视界明星、党政军官员、退休老干部等。

中共当初号召他们去买房时,封他们为“荣誉村民”,并对外宣称此项目是昌平区“十一五”文化创意产业发展规划重点项目。

如今呢,“小产权房”被定为违章建筑而遭到野蛮强拆, 昔日的“荣誉中产”也成了驱逐对象。

民众感叹道:“中共真是个流氓政府。哄骗着老百姓把祖孙三代的积蓄拿出来买房,然后再想办法收走,血本无归不说,贴上‘违章建筑’的标签,就不用任何的赔偿了。”

正如《九评共产党》中所说的:“历史的教训是,谁在什么问题上相信了共产党,谁就会在什么问题上丢掉小命。”

因此, 将“塔西陀陷阱”用于中共本身,就是个伪命题,是当权者对中共抱有幻想、想利用中共来保权力而抬高、美化中共的错误引申。

然而,笔者认为,“塔西陀陷阱”对身为中共党魁的习近平来讲还是适用的。

习近平距离“塔西陀陷阱”还有多远?

个人认为,习近平目前已经身陷“塔西陀陷阱”了。为什么这么说呢?

原因很简单。因为中共是一个坏事做尽、恶贯满盈、毫无公信力的邪恶政权。而习近平当前所做的一切却是在保这个邪党,那么无论习做什么,世人都很难给他正面评价。

道理就更简单了。就好比一个人,非要包庇一个无恶不作、已经被判了死刑的杀人犯,并为其背书、说好话。那么,尽管此人为保杀人犯而“两肋插刀”,人们非但不会认为这个人是个讲义气的好人,反而会自然地认为此人善恶不分、甚者与杀人犯是一丘之貉。

这不,6月24日,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O’Brien)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发表演讲表示,中共是最后一个接受苏联独裁者的共产党团体之一,斯大林在中国仍然是受人尊敬的人物,他的雕像在北京的解放军博物馆中。

奥布莱恩认为,中共总书记、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习近平“将自己视为约瑟夫·斯大林(Josef Stalin)的继任者”。“习近平的思想控制野心不仅限于他自己的人民。中共的既定目标是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以及重塑世界。”

所以,只要习近平仍在保党,就是在“塔西陀陷阱”里。而习近平要想从“塔西陀陷阱”里跳出来,首先得跟中共邪党切割开,退出邪党,抛弃邪党,唯有这样,习的所做所行,是非善恶,才会得到人们客观公正的评判。

习近平能否跳出“塔西陀陷阱”, 就在善恶一念间。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