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揭秘中共酷刑系列之五:龙抱柱 苏秦背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29日讯】今天的“揭秘中共酷刑系列报导”,要揭露的是被称为“龙抱柱”、“苏秦背剑”的酷刑,中共警察普遍用这种高强度、令人长时间苦痛的手段,来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逼迫他们放弃信仰。

原成都新都四中数学教师李智,因坚持法轮功信仰,先后六次遭到警察绑架。2000年被非法关押在莲花村看守所的第三天,她就被上了一种叫“龙抱柱”的酷刑。

原成都教师李智:“当时同时被带上手铐和脚镣,脚镣有30斤重,两脚中间的铁链上还有三个拳头大的铁砣。被带这种刑具后,身体无法直立,无法自己吃饭,无法自己上厕所,也无法正常睡觉。”

被戴上刑具的李智,站立时腰和腿被迫成90度。睡觉时只能极其痛苦的蜷缩著。不到20分钟,一侧手脚就勒得红肿,只能换到另一侧。7月份的看守所,温度非常高。

李智:“因为你手脚都是被铐住的,根本就使不了劲,就全靠你的腹肌起来,就是做仰卧起坐,你这样折腾一晚上之后,加上那个热,加上你那个脚被磨破的地方那种疼,然后你再绝食,哇,那人就虚脱了的那种感觉。”

有犯人悄悄对李智说:这种酷刑太吓人了,要是我们,根本受不了。

李智:“不到24小时,我的两脚后颈处就被磨破了。生著锈的脚链又直接摩擦著破了皮处的肉,没多久,脚筋都磨得露了出来,每挪动一步都疼得钻心。”

原成都市金琴路小学优秀教师刘晖,也多次经历这种“龙抱柱”酷刑,最长一次竟达28天,连月经期间都不被放过。

而1999年刚从大连医科大学毕业的潘奇,为了替法轮功说句真话,到北京上访。在前门派出所,警察为了逼她说出姓名住址,对她上了一种叫“苏秦背剑”的酷刑。

法轮功学员潘奇:“一个手在上面,一个手在下面,用手铐在背部铐起来。手腕非常疼痛,非常紧,连着肩膀,都很疼,背部还有手腕就是有撕裂的感觉。一开始是疼,后来就是麻,胳膊、手,后来就感觉不出来腿那种细微的感觉了,整个人就麻了。过一段时间给你放下来。感觉很长时间动不了。刚刚能动的时候,他又给你上上了。”

因两手手腕距离太远,要铐在一起很难,通常恶警会抓住法轮功学员的双手使劲拖,这会让胳膊像断裂般剧痛。

原东北师范大学教师王晖莲,在被吉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期间,同样经历了“苏秦背剑”,只是警察的手段,更加变本加厉。

原东北师范大学教师王晖莲:“你两个手在后背铐的时候已经到了极限了,那个手铐已经越铐越紧了,扣到肉里了,这个时候有人故意从后面往上提那个手铐的话,那你这两个臂就很可能骨折的,而且它这个手铐在不停的晃动,往里边塞东西。那个疼痛,给你感觉到,我觉得没有比那种疼痛更⋯⋯我想那已经到了疼痛的极限了。那个汗啊,那个汗珠就像眼泪一样的往下淌,往下滴啊。”

越晃手铐卡的越紧,手铐卡在肉里,又是说不出的难受。

由于这种酷刑不能持续很久,所以恶警们过一段时间就把王晖莲放下来,然后再重新铐上。

王晖莲:“瞬间让你极度疼痛,然后让你缓解,然后再疼痛,最后人的精神会崩溃。因为人疼痛本身是一种痛苦,可是你惧怕疼痛的那种痛苦,更痛苦。最后就是你不仅疼痛,你还恐惧下一次痛苦什么时候来临。加上长时间不让你睡觉的话,那就是精神失常!我就觉得我已经到了边缘,我要稍微一放松,如果没有这种信仰的信念支撑的话,那就肉体就会放弃了,就是死亡!”

另一种铐刑,名叫抻铐,是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的恶警们,经常喜欢使用的。用两个手铐将法轮功学员的一只手铐在床梁上抻著,再用布绳子将另一只手铐使劲抻很远再绑上,这样就使受刑者必须躬身。同时再把双腿绑上,造成胳膊、手极度酸麻、疼痛。隔一段时间,恶警将绳子解开,使劲甩胳膊,说是怕残废,受刑人则痛得大汗淋漓。

辽宁法轮功学员夏宁女士在被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关押期间,长达两年几乎一直被吊铐在床上,差不多每天都在电棍和毒打中度过。

采访/陈汉、常春 编辑/王子琦 后制/陈建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