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袁弓夷:香港要赢 7.1上街是关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30日讯】“港版国安法”危及港人生存与自由,7月1日是否正式下闸,煎熬港人,也引发国际极大关注。人在美国的香港实业家袁弓夷,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香港问题是美中对抗“前线的第一场仗”,美国押上极大“赌注”,势必打赢这场仗。

同时他感受到美国十分同情香港,他呼吁港人,7月1日是走上街头向美国及国际社会传达拒绝暴政、寻求援助的关键日,“没有法律不许你到街上‘行街’(溜达)。我觉得这个很重要,7月1日很重要。”

目前正在华盛顿推动“天灭中共”运动的他还说,感受到美国的强大实力,是中共所远远不及,因此对灭共运动深感“信心十足,肯定是要赢的”,而且目前运动的进展“惊奇地顺利”。

数周来,袁弓夷为争取香港的自由民主,奔走美国国会,并与多名共和党议员接触,深刻感受美国的强大,他说,身为自由世界首领的美国,已成功联合G7、欧盟、日韩等国对抗中共,而香港问题是“第一场仗”,美国志在必得。

为反制中共强推“港版国安法”,美国国会参议院通过6月25日《香港自治法》制裁违反香港自治的官员或机构;隔日,国务院也随即宣布,对破坏香港高度自治和限制人权的现任及前任中共官员,实施签证限制。

“他(美国)这次叫也好,软也好,硬也好,联合这么多的国家G7、欧盟,还有日本、韩国等全部来支持香港,如果香港这一仗它输掉,它真的是输不起。它肯定要什么手段都出。”

袁弓夷说,一旦“港版国安法”正式通过,美国感到输掉,会再下重注。“不管怎么样,最后就是两个国家要脱钩,而且会很快发生。”他说,近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白宫安全顾问奥布莱恩对中共强硬发言,即可说明美国与中共脱钩的时机已到。

奥布莱恩6月24日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发表演讲时说,美国自从20世纪30年代以来犯下的最大错误就是误判中共。“美国人对中国(中共)的被动和幼稚认知时代已经结束。”25日国务卿蓬佩奥在布鲁塞尔论坛上讲话表示,自由与威权之间是没有妥协的。

袁弓夷表示,美国将以金融与货币战对付中共,这对美国而言成本与造成的伤害最低,并且能重击中共,“不会伤到美国的本,但是会伤到中国(中共)的本。”他也表示,对美国尚未在香港撤侨感到好奇,“大家都在猜,它可能有比较和平的办法、不需要撤侨的手段跟中共斗。这值得我们想一想。”

纵然拥有美国强力支持,美国对香港“同情得不得了”,但袁弓夷强调,港人仍须表达强烈争取自由民主的意志,才能获得更多且实际的援助,他接触多位美国议员都不约而同对他说:如果你香港人不自己站起来,我没法帮你。“现在讲到最后就是7月1日街上有多少人,密度高不高。那么这个就是问题了。”

他呼吁港人7月1日上街向美国及国际发出争取自由、拒绝暴政的决心,“比如7月1日凌晨通过国安法,很多人会考虑了:我到街上去到底有没有犯法?但我觉得你去买东西,没有人可以说你犯法。”

中共手段残暴,需小心设防,“但如果我们试也不试的话,我觉得这是不对的。因为没有法律不许你到街上‘行街’(溜达)。所以我觉得这个很重要,7月1日很重要。”

对于日前公布的《香港自治法》,自认为“超鹰派”的袁弓夷笑着说,制裁还不够严厉,不过“在可以立法的范围之内,已经到了很厉害的地步了。”他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韩正若受美国制裁为例,韩正及其子女名下所有海外的资产将被查封,人也会被驱逐回大陆,“他当一生共产党员,报酬就是在海外、这批资产给孩子留在海外,你把它拿掉,这个打击真的是不得了的。”“我觉得他们现在比香港人还要恐惧。”

此外,谈及目前在美推动“天灭中共”运动的进度,“非常顺利,我都感到惊奇,很多人帮了我很多忙。”他说,目前已在为定性中共为反人类犯罪集团立法起草,预估一两个月后,美国国会议员即可进行审议及立法。

与此同时,以司法控告中共为犯罪集团也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司法也分两条路,一条是由联邦政府到法庭去告中共;另外一条路是集体诉讼(class action),也是到美国的联邦法庭控告中共。”

他呼吁所有遭受中共迫害的人,都可加入这场集体诉讼,“所有人,受到损失的都可以告,我们欢迎全世界的人都来参加作为原告。”

集体诉讼目的有三,“第一,要把它(中共)告成犯罪集团;第二,制裁所有的党员;第三,还可以要求共产党赔偿。那么就不客气了,要把它搞到鸡毛鸭血(焦头烂额),把它逼到破产为止。”

他说,除了近期中共瞒报中共病毒疫情导致全球重大伤亡,中共71年来犯下的罪恶罄竹难书,“我不是说一桩半桩,是反人类的,世界上起码有几千本书,说共产党在‘文化大革命’中做了什么,在‘大跃进’中做了什么,大饥荒中做了什么,多了呀。对法轮功所犯的罪行,证据跟书籍多了!”

尽管中共历来极力湮灭证据,当受害当事人、证人一一上法庭控诉,集聚的能量能以估量,“所有活摘器官,所有它做的事情,都会有证人出来,说不定有几千个证人出来。你说法官相信谁?你说陪审员相信谁?这就是我们的能量。”

袁弓夷的美国灭共之行,如石破天惊般震撼香港社会,为惶惶不安的港人带来希望,关于他的视频,观看次数往往多达数十万次,不过与他政治观点相左的儿子,港大讲师、前新民党政策总裁袁弥昌近日接受电台采访时,指父亲“走错方向”,亦有心理准备父亲会因触犯国安法而不能回港,是家庭悲剧。

“我觉得一点都不是悲剧,这个是喜剧!”回应儿子的尖锐言论,袁弓夷仍谈笑风声,无丝毫愠色,“如果一个家庭有自由,可以自由发表,他追求他的政治,我追求我的政治,女儿追求她自己的,这个是自由啊,自由是无价的,一点都不是悲剧。”

“而且他说什么,我完全没有意见,因为我相信言论自由,我完全没有意见,我的媳妇喜欢什么,这是她的自由。”袁弥昌近日加入田北俊发起的“希望联盟”,标榜中间路线,计划出战9月立法会选举;他的妻子向海容,是属亲共的建制派立法会议员。

袁弓夷说,香港的宝贵之处就在于拥有言论自由,“你看看到大陆去可不可以这样做?所以,不要紧的,我们事物要看两面,一点都不是悲剧,这个是喜剧!但是共产党来了之后,就是我们所有人的悲剧。”

袁弓夷从容大度、睿智地回应儿子“家庭悲剧”之说,轻松化解一场家庭纷争,赢得观众及网友佩服,称赞他“个人气度、风范、修为显露无遗”,“将相胸前堪走马,公侯肚里可撑船”。还有网友称羡道:“多么慈爱的父亲!作为他的子女,应该引以为傲!”

以下为采访内容整理。

中共输不起 美国也一定要赢

记者:请您跟我们update最新的信息?

袁弓夷:我今天中午请了几个民运的人士去吃海鲜,我们体会到香港人没法体会到的,就说美国的实力跟中共的实力没法比,因为民运人士也是从中国国内来的,所以我们是信心十足,肯定是要赢的。

当然在香港,这个(国安法)危机就好像有把刀在头上,感觉跟我们不一样,这个问题区别很大。香港大部分人都是人心惶惶,我也明白,我的孩子他们也担心,这是非常正常的,不是胆子大胆子小的问题。但是在美国这边看得非常清楚。

基本上美国应该是以金融跟货币来对付中共,这是它的强项,而且成本很低。白宫里面,两批人还在争议,虽然好像鹰派是占上风,所以看见白宫安全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每天一个人出来说话,跟中共骂战,也是很凶的,他们差不多骂到好像战争一样已经,谈到这个地步了。但是主帅川普还没有下最后的决心,看吧如果国安法通过之后,我可以这样说,你们可能觉得习近平输不起,他一定要通过,因为他面子下不来。我说,美国更输不起,美国是自由世界的领导,它这次叫也好,软也好,硬也好,把这么多的国家全部来支持香港,如果香港这一仗它输掉,它真的是输不起。它今天已经把它的名誉压下去了,现在美国也变了一个国际世界了,这么多支持香港的国家都赞成它,跟它在一起,你想想看,它肯定要什么手段都出。

另外我今天早上做另外一个直播,我就说了:美国为什么在香港还没有撤侨?在大陆已经基本上全部撤了,包括总馆,北京的大使馆,百分之九十几都撤掉了,留下的是保安人员。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她(美国)还不撤侨香港?大家都在猜,它可能有比较和平的办法来跟中共斗。它肯定猜到如果国安法要过,如果过的话它要做什么,可能有的手段是不需要撤侨的手段。这让我们值得想一想,因为这很不正常。就在瘟疫的时候,很多不安全的地方美国已经全部撤回来了,而且派飞机去接他们回来。现在香港又没有叫你撤钱,又没有叫你撤人。所以我觉得这值得大家思考思考。如果中国真的要(通)过(国安法)的话,多看两天吧。(中共人大常委)这个会是30日开完。

川普孤注一掷没退路 金融货币战成本低

记者:怎么看现在国安法条文细节还没有出来?

袁弓夷:我再回到那个赌注。川普基本上把全世界的自由世界国家都押上去了,中国它可以控制情报、信息的,如果真的它要退的话,它可以制造什么理由,它什么都能说,又有防火墙,所以它比较容易退的,我不是说它一定退,在道理上。

但是美国是很难退,它押了这么大,不是它一个国家的问题,基本上是整个G7、欧盟,还有日本、韩国,这个是非常大的(赌)注。我看是这样子,我不想分析,因为消息太多了。但我只看,美国押的(赌)注比中共押的。川普押的注要比习近平押的注要大得多。

而且,美国真的打金融、货币仗,成本不是很大。美国(的成本)远远没有中国这么大。如果一打的话,中国真的影响全国的经济。对美国来说只不过是对一些美国公司,没有这么多钱赚,但是没有伤到美国的本。本很重要,如果真的来一个货币战,再来个金融战,不会伤到美国的本,但是会伤到中国(中共)的本。看几天吧!但是美国输不起,输不起。如果一输的话,它等于是丧失了自由世界的领导地位。第一场仗你(美国)就已经输掉了,以后可能还有台湾、南海,其它地方了。那么人家怎么对你有信心呢?它真的输不起。所以跟不撤侨,把它连在一起,我觉得非常值得看。

但是不管怎么样,如果“港版国安法”通过之后,美国感到输掉,它还会下注,再会下重注。以前的战争就是这样子开始的。所以我看,不管怎么样,最后就是两个国家要脱钩,而且会很快发生。几个美国的内阁的人,这几天每个人讲话也完全感觉到了。已经到脱钩的时候了。

香港人7.1上街是关键

记者:您这次到美国先后和多名的共和党议员见面,请讲述一下情况。

袁弓夷:现在他们也这样说:如果你香港人不自己站起来,我没法帮你。每个人都这样说。中共就希望7月1日凌晨通过国安法,它就希望没有人到街上来。现在讲到最后就是7月1日街上有多少人,密度高不高。那么这个就是问题了。当然中共这方面的手段是很厉害的,我们不可以轻视它。

比如7月1日凌晨通过,很多人会考虑了:我到街上去到底有没有犯法?但我觉得你去买东西没有人可以说你犯法。除非是宵禁,没有宵禁的情况下你到街上去走,除非它把马路拦住。马路拦住的话也是好事,我们就可以拍到它拦住,那么我们就可以解释给美国聼:因为它栏著马路,所以我们上不了街,这样人家也可以明白。但是如果我们试也不试的话,我觉得这个是不对的。因为没有法律不许你到街上“行街”(溜达)。所以我觉得这个很重要,7月1日很重要。

不过不管美国怎么样,都会不断出手,因为如果美国输掉的话,太丢脸了,是整个西方阵营的问题了,这是前线的第一场仗。

记者:《香港自治法案》跟您所想像的措施比较,力度如何?

袁弓夷:我当然说不够,我是超鹰派,连班农都不够我硬,他也承认,当然我是为了香港人的利益为出发点,他要照顾全局,他是美国人。那么,我觉得这个法,真的是在可以立法的范围之内,已经到了很厉害的地步了。

我们随便找一个富翁,比如何柱国,如果他受了制裁,全世界的银行都不敢跟他做生意,不管是不是美金,跟他做生意,就叫做二次制裁,这个银行要受制裁,它(银行)犯不着得罪美国,它(银行)宁愿得罪你,它也不想得罪美国,它没有理由为了你一个客户把整个银行押下去的,它肯定会劝你,对不起我们什么什么的,作为借口。等于我们很多民运人士现在到汇丰银行、以前我们很多泛民的人去汇丰银行开户口,它都很客气请你走,现在情况倒过来了。这批人真的是头痛,在全世界给人家封了资产,我觉得他们现在比香港人还要恐惧。

早前撑国安法的名人 现在不敢出声

记者:包括何柱国好像消失了,之前拚命力捧国安法的那些富豪或者是人大代表,按道理应该出来呐喊助威,但到现在好像也没出声、比较少出声。

袁弓夷:这条法(《香港自治法案》)不是开玩笑的,它说的是个人不是官员,个人跟公司,里面讲得很清楚了,是个人,所以我最近我请《大纪元》把这几个星期的报纸全部帮我剪下来,我星期一交给班农、交给蓬佩奥,叫他们不要漏了这批人,过去这四个星期在报纸上登过的,我全部交给美国国务院,让他们来决定,谁应该制裁、谁不应该制裁。

大陆官员比我们更忧虑 一切将归零

记者:香港建制派议员郭伟强也有一个大大的展览板,就在红磡隧道口,支持国安法,美国会怎样去衡量这个信息呢?

袁弓夷:支持国安法,就是违反《中英联合声明》,就影响了香港人的自由,就是犯了去年的那个法,加上今天这个法就懂得怎么处理你了,对不对?就是说,跟你有来往的、有经济来往的也会受到制裁,所以这不是开玩笑的,我们在担心,他们比我们更担心,我们是担心安全,他们是担心他们的财产,还有小孩怎么办。

记者:中共是否最害怕被制裁?

袁弓夷:大陆的官员,比如拿韩正举例,当他被美国制裁,他所有在海外的资产基本上全部封掉,美国清清楚楚每一个人的资产,那么冻结他孩子的资产,他如果有孩子在外国,会被赶回来,他当一生共产党,报酬就是在海外、这批资产给孩子留在海外,你把它拿掉,这个打击真的是不得了的。

回应儿子“家庭悲剧”言论 有言论自由才可贵

记者:您的儿子最近接受商业电台采访,说您现在成为袁家的悲剧,在香港也见不到您了。您听到这番话有什么感受?

袁弓夷:我觉得一点都不是悲剧,这个是喜剧。如果一个家庭有自由,可以自由发表,他追求他的政治,我追求我的政治,女儿追求她自己的,这个是自由啊,自由是无价的,一点都不是悲剧。而且他说什么我完全没有意见,因为我相信言论自由的,我完全没有意见,我的媳妇喜欢什么,这个是她的自由。香港宝贵就是宝贵在这个地方,你看看到大陆去可不可以这样做?所以,不要紧的,我们事物要看两面,一点都不是悲剧,这个是喜剧。但是共产党来了之后,就是我们所有人的悲剧。

发起民间集体诉讼 齐向中共追讨索偿

记者:您消灭共产党的行动,现在有一些什么进展?

袁弓夷:最近非常顺利,真的,我都惊奇,很多人帮了我很多忙,不然的话,我再过半年也做不到今天(这个程度)。

立法方面,基本上,我们明天就开始做这条法的草稿,要开始起稿了。那么我估计有机会,一、两个月内议员开始进行了。我们以前也没有想,现在顺着想,现在知道其实这个(制裁)很厉害。在大陆的党员,如果受到人家这样制裁的话,也是真的,有权的当然没有办法,没有权的当然就退党了,所以这个很厉害。那么立法这方面比较顺利,我们觉得没有什么难度。

另外在纽约那边,我们跟班农联手,他跟以前发明这条法律的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很熟,他也跟他谈了,基本上他们看好,所以我下个星期可能要去一趟。在纽约那边,也是分两条路,司法也分两条路,一条是由联邦政府来告,到法庭去告,另外一条,我们叫做私人告,英文叫class action(集体诉讼),所有人,一整批人,受到损失的都可以告。那么我们就全世界的人,都欢迎来参加作为原告,这个class action(集体诉讼)也是到美国的联邦法庭。这个就是我们自己可以控制的了的:第一,要把它(中共)告成犯罪集团,第二,把所有的党员要制裁,第三,还可以要求共产党赔偿。那么就不客气了,要把它搞到鸡毛鸭血(焦头烂额),把它逼到破产为止,所以这个我们会做下去的。

司法也有两条路,每天想的、做的东西都发现有改变,但是向好的那边,不是向坏的。现在美国同情(香港)的不得了,早上在班农做的(节目),英文大纪元《美国思想领袖》,反应好得不得了,非常非常好,尤其是美国人,他说:你要什么帮忙你说就可以了;还有很多华人也说:你要什么帮忙他们随时愿意。我说我肯定将来需要请你们帮忙。反应真的非常好。

记者:我们也收到一些电邮,希望转交,他们希望能够参加您的天灭中共运动。

袁弓夷:就是了,这种法律运动,class action(集体诉讼),如果他们家庭也好,个人也好,有什么损失的话,也应该参加作为原告。说老实话,这次病毒(中共病毒),在香港这么多公司要关门,有的要损失,为什么不追讨啊?(罪魁祸首)就是共产党。

那么到了法庭,不一定有武汉的证据,不一定有充分的证据,但是如果一个凶手、嫌疑人,把现场的证据消灭掉,这等于是表面犯罪成立。就是说警察到了,发现嫌疑人把现场所有证据等什么都消灭掉,现在中共就是干了这个事,不是美国人去武汉,不是世卫的人,世卫的人到了武汉也住在酒店里,把整个武汉,海鲜市场也好啊,P4实验室也好,弄得乾乾净净,这就是消灭证据,消灭证据就造成自动犯法。

到了法庭,有很多证人出来,有很多人受了损失,这方面几个因素加起来,你(中共)就很有可能输掉这场官司。不只是武汉病毒(中共病毒)的问题,我们说它是71年,所有活摘器官,所有它做的事情,我们都会有证人出来,说不定有几千个证人出来,你说法官相信谁,你说陪审员相信谁,这就是我们的能量。我不是说一桩半桩,是反人类的,世界上起码有几千本书,说共产党在“文化大革命”中做了什么,在“大跃进”中做了什么,大饥荒中做了什么,多了呀。对法轮功所犯的罪行,证据跟书籍多了。想想看这个陪审员相信谁,就这么简单,不是说一定要拿出什么,好像它动手杀人的证据,不是这回事。

西方的法律就是说:你延迟报,延迟把这个消息报出来,是两个月,现在已经证明是两个月了,你还隐瞒很多事实,也没把里面的病毒链,它给美国的链是错的,这都是证据啊,很多很多小的证据加起来,你说陪审员相信谁,相信它们还是相信我们,这个就是打官司了。不是说要有绝对的,好像英文叫做Smoking gun(直接证据),不是说拿着的枪还在冒烟才叫作证据,世界上没有几个案件是有一个冒烟的枪给你抓到的。

记者:现在香港在进行立法会的初选论坛,至少有52个年轻人,都参加了立法会的选举,也不怕被DQ(取消资格),也不怕港版国安法,继续去发声音,要通过立法会的选举来对抗中共的极权,您怎么看香港未来的立法会选举?

袁弓夷:我基本上同意李怡先生的说法。我讲老实话,我不是太关心那个立法会,因为我这里忙得不得了,还有一个理由为什么我不是那么关心,最后的胜利就是双真普选,我觉得有机会,如果美国打击中共是有效的话,我们有机会拿到双真普选,这个才是我追求的。所以我觉得现在的立法会也是要争取的,但是这是过渡性的,不是我们最终的目标,我就是要盯着最要紧的关头,就是灭共。如果灭共之后,什么都不是问题,你每天访问这么多人谈那么多,讲来讲去问题就在共产党,是不是?灭共之后,我们都可以退休了。

记者:很多网友听到您的声音沙哑了,希望您多喝点保护喉咙的。

袁弓夷:还行还行,一个人有信念,就比较有多一点精力。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