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中共】巴西–经济受控(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02日讯】随着感染率达到新高,巴西现在已成为中共病毒全球主要热点国家之一。截止到 ,巴西已有 万人确诊感染中共病毒,近4万人死亡。 巴西的健康医疗系统正处于崩溃的边缘。工人不得不挖掘大型坟墓以适应埋葬的需求。受到病毒打击最严重的国家似乎都有一个共同点:与中共政权联系密切。今天,我们就来看看巴西与中共的关系。

巴西是南美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国家,人口超过2亿。经济实力居南美首位,世界第九位。不过,巴西的经济高度依赖出口。在过去的十年中,中国一直是其最大的贸易伙伴和出口市场。

巴西有超过四分之一的出口产品出口到中国市场。而排在第二位的美国,出口产品仅占12%。

中共在巴西的投资和收购,从农业、采矿等资源领域,扩大到电力、水力、电信、金融服务和等关键领域。

中共国家电网前董事长寇伟称,到2019年5月,国家电网在巴西投资额超过124亿美元,占境外工程合同总额的30%。

中共国家电网2010年设立巴西控股公司,2010年12月和2012年5月,两次、共斥资19.31亿美元,收购了巴西14家输电特许公司;2017年又收购了巴西最大的配电企业CPFL,资产规模合计达250亿美元,服务覆盖巴西利亚、圣保罗、里约热内卢等巴西东南部主要用电中心。

加上特里斯皮尔斯水电送出二期输电30年特许经营权,国家电网几乎全面覆盖了巴西输电、配电和运营的整体产业链,成为了巴西最大的电力生产商之一。

国家电网巴西控股变电站副总经理 Zhou Jing:“中国现在是世界上特高压直流工程最多的国家,现在在建和在运营的工程已经达到十几条支流工程。”

2017年前后,由于预算赤字困扰,巴西政府急需筹集资金,计划私有化和出售国有资产,包括国家铸币厂、机场和高速公路,以及该国最大的电力公司。

巴西成为中共在南美地区最大的投资目的国。

去年5月22日,在国家电网承办的中国-巴西企业家委员会十五周年圆桌会议上,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称,中国在巴西的投资达到600亿美元,将近300家中国企业,包括三峡集团、中石化、华为、中兴等在巴西投资,涉及能源、金融、电力、工程建设、农业、通信、制造业等领域。

华为被认为有中共军方背景,其设备被用于信息监控,可能危害国家安全,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已不采用华为设备。

但2019年5月,巴西副总统莫朗访华时,除了会见习近平,还专门会见了华为总裁任正非。

6月,莫朗正式表态,巴西没有限制华为的计划。

这次瘟疫最严重期间,正需要充足水源保证卫生,降低病毒感染的时候,巴西最大城市圣保罗大都会地区,70多个居民区的居民,报告供水短缺或水量减小。

居民怀疑当局控制自来水供应,但政府否认,并表示水资源充足。

2018年5月,葛洲坝巴西有限公司收购了巴西圣保罗圣诺伦索供水系统公司100%股权。

中共官媒称,该项目日供水能力41万吨,可满足圣保罗大都会地区以及周边地区150万人的用水需求,是中共“一带一路”大背景下,中企投资海外水务领域的重大成果。

巧合的是,缺水事件发生前,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的儿子、众议员爱德华多·博尔索纳罗发推文批评中共隐瞒疫情,激怒北京当局。

尽管目前不清楚缺水是否与这起事件有关,巴西当局也没有说明缺水原因,但中共控制其水资源的意图,已露端倪。

除了水资源,中共还控制了巴西的其它重要资产。

2018年2月,中国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收购了巴西第二大港口、也是最大的农作物出口港——巴拉那瓜港口项目90%的股权,经营权30年。

2017年,海航集团下属的海航机场控股集团公司,收购工程巨头Odebrecht所持巴西第二繁忙国际机场——里约热内卢国际机场近30%的股权。

巴西有一种白色金属,叫做铌,用于制造军用飞机上的喷气发动机。

巴西矿冶公司是世界最大的铌公司,生产全球80%的铌。

2011年,中国铌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19.5亿美元,收购了巴西矿冶公司15%的股权。

2019年,中国工商银行与巴西签署《全球金融合作备忘录》,成立徐工巴西银行,是首个由巴西中央银行批准筹建的外资银行成立,持股高达100%。

2019年4月,中共国家开发银行牵头建立了“中拉开发性金融合作机制”,推行人民币。

中共政府的收购狂潮,引起巴西政界的关注。

博尔索纳罗总统警告说:“中国人不是在购买巴西的产品,他们是在购买巴西。”

他多此批评中共的投资,威胁巴西国家安全和经济主权。

下一集,我们将继续分析中共在文化和政治上,对巴西的渗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