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真善忍 黑龙江董林桂冤狱12载九死一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黑龙江女子监狱的三九天里,早上5点狱警赵英玲就叫人把她的被褥拿出去冻上,半夜12点再拿进来让她睡在上面。冰人、扎人,人就像掉到了冰窟窿里一样,就这样持续了一整个冬天。

自2002年佳木斯市董林桂在这所监狱里度过了12年,遭受各种非人的折磨,几近丧命。

董林桂在自述那段痛苦的经历时写道,在江泽民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邪恶迫害的密令下,黑龙江女子监狱的狱警在暴力监区利用犯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转化(逼迫放弃修炼)迫害。

“在我被非法关押那12年的每一天里,(他们)都不放松对我的暴力‘转化’,残酷迫害。”

董林桂,出生于1949年8月16日。她丈夫于1992年病故后,因负重债,没有住房,她过着一贫如洗的生活。她昼夜不眠、苦苦思索:人生的真谛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么苦?

由于丈夫的离世对她精神上的打击,加上为生活操劳的辛苦,她患了冠心病、胆囊炎、胆结石、肾炎、肾囊肿等十几种病。她拖着病身子干活、糊口。回忆那段苦日子,她说:“真是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

1995年4月26日,董林桂得到了《转法轮》一书(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读后一下子明白了许多做人的道理、人生的意义,从此开始修炼法轮功。她的性格变得温和、宽容大度,渐渐地多种疾病也不翼而飞,无病一身轻。

进京上访 遭绑架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与中共对法轮功发动了血腥的迫害。董林桂和无数的法轮功学员一样顶着被抓、被打、被关押的危险,去北京上访、要求停止迫害。

她前后去了四次,每次都被绑架、关押,受尽了折磨。她第三次到北京后,被绑架到佳木斯驻京办,后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

在那里她因随时随地被打骂,就绝食抗议,遭来了强暴的灌食。灌食时从鼻子插入胃里的大管子天天不拔出来,那种滋味相当难受、苦不堪言。

狱警有意且变着花样折磨她。她被呈大字型固定在地板上,一动不能动,使她生不如死。

有一次,她被折磨得快死了,看守所为推脱责任,把她送到劳教所继续迫害,她被非法劳教3年。

劳教所看她被折磨得不行了,怕死在里面他们要担责任,就不敢收。而警察陈万友把她丢在那里后,开车就跑了。

遭冤判12年 狱中备受折磨

2002年1月8日,董林桂早上起来拎着垃圾袋去倒垃圾时,走到半路,莫名其妙地就被警察绑架,他们猛打她的脑袋。那次,她被非法判刑12年,于同年9月2日关进黑龙江女子监狱。

关“小号”

一到那儿之后,董林桂就被罚蹲、被打,夜间“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的肖林强还逼她写所谓放弃修炼的“保证书”。她不写,肖就抡圆了胳膊打她二十个大嘴巴,打累了坐那淌汗。

她被打得嘴里直淌血,头嗡嗡作响,随后她被推进“小号”(用于更严厉迫害人的小房间)继续迫害。在那里她天天被灌食。

中共酷刑演示图:关小号。(明慧网)

进监狱满一个月的那天中午,“小号”大队长王亚丽叫一个姓林的男警察醉酒后对董林桂进行逼供、殴打。男警说:“我打不死你,也要打掉你几颗牙。”抡起大拳头直往她脑袋上打,把她当时就打昏死过去了。

后来她开始掉牙,最后只剩下八颗牙。当天晚上6时,她醒来后,迷糊中听到一个小刑事犯说:“监控室的警察都在看着呢,看她绝食烧膛怎么死去。”

他们看她又苏醒了,就继续迫害她,逼她上铁椅子。她无力,动不了。他们就叫佳木斯南岗的杀人犯张淑凡用大宽胶带封她的鼻子和嘴,胶带围着头缠,使她窒息。看她快断气了,他们才把她拎出了“小号”。

第二天,董林桂苏醒后才知道自己躺在病号室(关押有病的犯人的监室)。病号人员说:“都知道病号里死人了(指董林桂),你却活过来啦,真神奇!”

受冻刑

董林桂被转到了警察郑杰所管的监区里遭受残酷的迫害。她被迫坐在水泥地上8个月,不让垫任何东西。哈尔滨的三九天,阴冷酷寒,每天坐在水泥地到半夜12点,冰冷造成她腰痛腿痛,手脚抽筋。

狱警给她一盆凉水,让她在开着北门的一楼里洗澡。北风刺骨,冻得她筋骨疼痛、抽筋。

再后来,董林桂被转到狱警赵英玲所管辖的监区里。赵英玲想尽办法害人,非人地折磨法轮功学员。

整个冬天,每天早起5点钟赵英玲就叫人把法轮功学员用的被子、褥子拿出去冻上;一整天学员被罚坐小板凳,从早上5点坐到半夜12点。

半夜12点后,让法轮功学员在冻透的被褥上睡觉。越是阴天、下雪天,赵英玲越让人把被褥拿出去冰冻,一天不落。冻透的被褥像冰一样,人就像睡在三九严寒的冰洞一样,冰凉刺骨。

烤大电炉子

狱警想着各种毒计来迫害法轮功学员。有一天,赵英玲把董林桂叫到办公室里,告诉她:警察给她摊了钱,为她买了一个500瓦的大电炉子,准备让她烤电,还说:“你要知恩图报啊!”

接下来,他们就用这个电炉子来迫害董林桂。早上5点她被罚坐小板凳,坐到半夜12点,坐得腿、脚、腰麻木、失去知觉,人困累得不行。

半夜12点,他们再让她睡在冻透的、带着霜雪的被褥上,她冻得缩成一团。

白天董林桂被扒得光光的,全身冻得直发抖。在她的脸部和胸部包夹(监管法轮功学员的刑事犯人)对她进行“烤电”,大电炉子烤得吱吱直响,使她疼痛难忍。她只要拒绝电烤,就被打。

有一次,哈尔滨的犯人王辛华把她打昏过去了,她很长时间才醒过来,刚醒时脑子嗡嗡响。电炉子烤得她的胸口起个大包,烤得她的眼睛到现在还看不清东西。

狱警赵英玲还操控犯人用大木棍打她,用奖励40分的高分诱控犯人对她随时重击。

吃玉米面水的毒伎

董林桂多次被关“小号”,从2000年至2003年几乎都在“小号”中度过。期间,她被迫绝食、被灌白酒,灌得直吐血;被上大吊、常年戴背铐、地环、脚镣。

其中最狠毒的一招是狱警长时间给关在“小号”里的人吃玉米面水,即将一把生玉米面放到桶里用开水一冲,不熟,比米汤还稀,让人吃。狱警说,在医书上看过,人吃这东西吃了60天后就会废掉。

到了六十多天后,“小号”里的人相继不行了,就被抬出了“小号”。到第72天,董林桂是最后一个因几次大量便血而被放出“小号”的。当时她们的消化系统被破坏,饮食功能全部萎缩。董林桂便血后还被灌酒,导致胃不好,时而吐血。

铐地环

中共酷刑演示:地环。(明慧网)

在“小号”里,冬天狱警不给董林桂棉衣穿,把“小号”屋内的暖气片卸掉,让她受冻、挨饿。

有一次,十多个大男人把她背铐到地环上,他们都穿着大皮鞋,围着她往她的脸上、头上踢,把她踢晕后,扬长而去。行恶者有魏东寻、林枫等;还有杨立斌、肖林,他们打她嘴巴子,直到把她打晕。#

资料来源:明慧网

文字整理:李洁思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