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文件泄中共器官移植七宗罪

中共迫害法轮功内幕 系列独家报导之十四 中共COTRS系统自爆大陆器官移植领域乱象频发(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04日讯】大纪元近期独家获得了一份浙江省的内部核查报告,其中列举的浙江医院在人体器官移植系统运作中的问题,泄露了中共强摘器官罪行的蛛丝马迹。

这份题为“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数据核查报告(浙江省)”的内部文件,披露了2015年1月1日至2018年4月13日期间,浙江省医疗机构在捐献器官分配与共享过程中的问题,共有八大类21种问题。大纪元发现其中最严重的七种问题,泄露了一些中共器官移植中的罪恶和隐秘。

内部报告泄露 中共器官移植七宗罪

2011年,面对谴责强摘器官的国际压力,中共被迫启用并推广所谓的“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简称COTRS),进行所谓的移植器官分配。

自此,中共开始在中国医院中设立人体器官获取组织(简称OPO),OPO主要由移植外科医师、神经内外科医师、重症医学科医师及护士等组成。2014年,COTRS系统在中共认定具备器官移植资质的165家医院推行。

尽管中共面对摘取死囚器官和活摘器官等国际社会的指控,从未正式承认过,但却宣布于2015年1月1日起全面停止使用死刑罪犯器官作为供体来源,器官捐献成为器官移植使用的“唯一”来源。

据称,COTRS系统的移植器官分配是由4个步骤组成:

1>红十字会负责器官捐献;

2>器官获取只能由取体医院设置的OPO办公室负责;

3>器官分配是无人工干预的COTRS系统负责;

4>受体医院(或者说是移植医院)负责器官移植。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认为,中共的这套系统,看起来好像很公平,参照了民主国家的医疗模式,但其实是“换汤不换药”;因为整套系统中最关键的两个环节,OPO获取器官和COTRS分配器官,都是由中共一手把持,而且绝不对外公布。

大纪元获得的上述浙江内部报告,正是COTRS系统对浙江省的核查,披露了浙江省在移植领域中的诸多问题,显示COTRS系统的实施未减少中国大陆器官移植领域中的乱象。下面列举这些问题所涉及的七宗罪。

一宗罪:移植器官来源不明

浙江省COTRS数据核查报告截图。报告揭示,浙江省医院器官移植中的“移植器官来源不明”,视为非法。(大纪元)

报告披露,浙江省移植的来源不明的肝脏和肾脏,在全国非法来源器官中占比达7.82%和4.51%。依据中共卫计委法规,“未录入COTRS分配的器官以及未经COTRS分配获得的器官将视同非法来源器官”。

而在上述浙江内部文件中,树兰医院和浙江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被点名。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移植中心负责人是郑树森;而树兰医院取自“郑树森”和他妻子“李兰娟”名字的中间一个字,可进行肝肾器官移植。

作为国内顶尖的肝移植专家,郑树森所进行的器官移植,器官来源不明已是常态。

2017年,其论文被国际杂志撤稿并永不录用,因其无法提供器官来源伦理证明。2017年2月,中共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在国际上公开承认郑树森使用的器官来源不明,他称郑树森论文中列563例肝移植,浙一医院当年按捐献进行的移植只有166例,399例器官来源不明。

内部报告将器官来源不明的情况单列出来作统计,显示中国大陆的医院获取来源不明的人体器官是一个普遍问题。

二宗罪:先移植后分配:操纵器官流向

浙江省COTRS数据核查报告截图。报告揭示,浙江省医院器官移植中的“先移植后分配”涉嫌人为操纵器官流向。(大纪元)

报告披露说,捐献器官必须通过器官分配系统适时启动自动分配,先移植后分配的情况提示存在未经COTRS的分配行为,涉嫌人为操纵器官流向。

在这一项中,浙江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和树兰医院仍排在前两位。

外界注意到,操纵器官流向,意味器官有选择性和目的性地流向特定的受者。

三宗罪:特殊情况登记:操纵器官流向

浙江省COTRS数据核查报告截图。报告揭示,浙江省医院器官移植中的“特殊情况登记”占比过高,涉嫌不法。(大纪元)

“特殊情况登记”仅适用于在器官分配时,若遇到不可抗力的客观情况,为防止器官的浪费而执行器官分配系统外的器官分配。

报告指,“特殊情况登记”占比过高,显示医院OPO可能存在滥用特殊情况登记,涉嫌人为操纵器官流向。

四宗罪:院级OPO分配前1小时篡改捐献者数据

浙江省COTRS数据核查报告揭示,浙江省医院OPO分配前1小时篡改捐献者数据,涉嫌非法获取人体器官。(大纪元)

报告并未对医院OPO临时篡改捐献者数据的行为,做出任何解释或说明。

李林一表示,分配前1小时篡改捐献者数据——这种乱象本身就意味着,人体器官极可能并非自愿捐献,医院OPO可能是在掩耳盗铃,遮掩移植器官的真实来源。

五宗罪:移植医院分配前1小时更改等待者数据

浙江省COTRS数据核查报告截图。报告揭示,浙江省医院在器官移植中临时更改等待者,涉嫌人为操控器官流向。(大纪元)

核查报告揭示,排在第一位的浙江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更改肝移植等待者数据134例,更改肾移植等待者数据476例。

移植医院分配前1小时,肝、肾移植等待者的数据呈3位数的大规模更改,这一现象引发外界猜疑,移植医院是在COTRS分配系统外的隐秘器官库中,找到了等待时间更短的供体吗?

在中国,中国医院官方网站普遍保证1~2周内就能为病人找到器官供体。而在拥有庞大的器官捐献系统的美国,器官移植平均等待时间:肝移植2年,肾移植3年。

六宗罪:临时将等待者加入等待名单并获得分配器官,涉嫌人为操控器官流向

浙江省COTRS数据核查报告截图。报告揭示,浙江省医院在器官移植中临时加入等待者并分配器官,涉嫌人为操控器官流向。(大纪元)

核查报告揭示,浙江省医院在分配前1小时更改等待者数据,或临时将等待者加入等待名单并获得分配器官,都涉嫌人为操控器官流向。

七宗罪:肝肾器官高频弃用 去向不明

浙江省COTRS数据核查报告截图。报告揭示,浙江省器官移植中肝肾器官高频弃用,涉嫌捐献器官去向不明。(大纪元)

在核查报告中,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分配到的肝脏器官中,十分之一被弃用。

核查报告对于这一现象,仅指出涉嫌捐献器官去向不明。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认为,器官高频弃用乱象的背后,除了器官被“截胡”、可能被高价倒卖之外,还存在另外一种更大的可能性——那就是在中国大陆的器官移植中,更多的人体器官并不来自COTRS系统,而是隐藏在中共体制阴影中的“活体器官库”。

中南医院器官移植教授叶启发在2014杭州器官移植大会上的说辞,暴露出大陆移植界对捐献器官的质量不满意。他说,有70%左右的医院对开展公民身后捐献器官移植没兴趣,态度消极,因为都喜欢成功率高的“活体”移植。

分析:七宗罪曝光隐藏着的人体器官库

此外,李林一表示,在COTRS浙江核查报告披露的诸多问题中,这七宗罪相当于曝光了在中共COTRS系统之外,还隐藏着能够不惧中共司法、卫生等政府部门查处,规模更为庞大的地下人体器官移植系统。

他还表示,无论是器官高频弃用,还是器官来源或去向不明,种种乱象背后掩盖的,只能是更大规模的,能够迅速匹配患者需求,甚至按需杀人的“活摘器官”国家犯罪系统。而这正是多年来国际社会对中共的指控,以及各国政府和国际组织正在竭力阻止的“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

(未完待续)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