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觅因:历史上的冤狱与天灾

文: 章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自古到今,祖先给我们留下了许多典故,不论什么时候,只要我们心怀谦恭,这些充满智慧的历史结晶就可以打开每一个人的“心门”。让我们循着“六月飞雪”与《窦娥冤》的故事,开启历史的大门,寻觅“武汉肺炎”的成因,找到度过劫难的钥匙。

1、冤狱多招天灾 洗冤狱天示恩

窦娥冤》的故事人们耳熟能详,窦娥因为蒙受不白之冤,誓言冤死后“六月飞雪”。当现实中偶然出现“六月飞雪”的情形时,人们往往在惊奇之后想到这个地方一定是发生了什么特别的冤情。

对于司法与狱讼的记载,久远的古代只留下了简约的原则,没有详细的记述,到了汉代就比较详细了。每当出现大旱、蝗虫等异常的天气时,为政的君王、大臣都会反思是不是治理天下出现了偏差?是不是百姓的冤情没有得到申诉?

“录囚降雨”在汉朝就已经成为从地方到中央朝廷都信奉的观念,录就是记录、提审狱囚,让囚犯诉说自已的冤情,从而发现朝廷施政的隐患,当皇帝以及臣民诚心思过,并立即改正,天降的灾害就会向好的方向转变。

在正史中有许多这样的记载,据《后汉书》中记载了数则皇帝“录囚”引起大雨、缓解旱情的事例。和帝永元六年,京城大旱,皇帝重新提审狱中的重犯,仔细审察,并让他们的冤情得到平反,皇帝还没有回到宫中,天就下起了雨。在安帝初二年,皇太后重新提审冤狱,同样“即日降雨”。

光和元年,汉灵帝对于连年蝗虫灾害询问大臣,汉代名臣蔡邕(汉朝才女蔡文姬的父亲)说:“《河图秘征篇》曰:‘帝贪则政暴而吏酷,酷则诛深必杀,主蝗虫。’蝗虫,贪苛之所致也。”上古传下来的“河图”曾经对于天灾原因有着明白的训示,蝗虫的灾害是由于为政者暴力而官员贪婪,所以冤狱就多,天就会降下灾异。而解决的办法是朝廷从苛政中反省,官吏不用刑罚制造冤情,灾害自然就会消去。

秦皇汉武让中华文明进入“大一统”时代,同时又传承了神传文化的精髓,从朝廷到各级官员对于敬天礼法、天人合一的理念颇为认同。这样的风气与精神对民间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可以说深入人心。

2、孝妇冤天震怒 东海旱百姓担

有关冤狱与天灾,民间流传最广是“东海孝妇”的事例,《窦娥冤》中窦娥的原型就是东海孝妇。不同的是,窦娥冤死后“六月飞雪”,而东海孝妇被斩后是“大旱三年”。

汉朝东海郡有一名孝妇,年轻时守寡,不肯改嫁,倾心侍奉公婆,她的孝行在整个东海郡都受到夸赞。婆婆怕拖累儿媳,后来自缢身亡了。小姑将孝妇告到官府,酷刑之下,孝妇百口莫辩,屈打成招。

孝妇冤死后,东海郡大旱三年,谷物歉收。新任太守到任后,询问旱情原因及解决办法。于公(汉朝宰相于定国之父)说,“孝妇不应当被判死刑,前任太守冤杀了她,上天震怒,才有此灾。过失就在这里。”但也有乡绅质疑,说道:“孝妇有冤,是前太守一意孤行,罪也只是他一人之罪,为何要全东海郡大旱,牵连众百姓呢?百姓也没有杀孝妇啊?”新太守听后,同样心有疑问。

晚间,新太守正要看案卷,这时来了两个差役,请他去见皇爷。原来这“皇爷”竟是本郡的城隍神。新太守把心中的疑问说出来,城隍神回复说:“诚然,原太守独断专行,草菅人命,罪业甚大。而这东海郡的人,很多人素来都知道孝妇的美德,明知有冤情,却没人说句公道话,只为自保平安,这与帮凶何异?是谓不义。更有人相信昏官,认为孝妇真是凶手,是谓不仁。从这个角度讲,整个东海郡的人,都是有罪的。所以全郡大旱,老天有眼,从来没有无妄之灾,天灾人祸就是在惩治不仁不义之徒哪!天理是最公正的。一切都有原因啊。”

新太守的内心释然,表示信服。城隍神点头称许,令差役送他回府。这太守猛然跌了一跤,吃惊醒来,原来却是南柯一梦。之后,新太守准备了祭奠物品,带领着众父老乡绅,祭奠孝妇,还以清白。祭奠仪式还没结束,天下就下起大雨。

3、明理易施行难 一时易坚持难

汉朝人对天理公道已经有了这样的认识,但是为什么冤狱与天灾却总是发生,本来明白的道理,却没有得到好的施行,这到底为什么呢?

被誉为千古一帝的唐太宗在《帝范》中说过这样一段话,大意是:有人说,难的不是明白道理,而是不易实行;更难的不是一时能够实行,而是能否坚持始终。

对于法条的执行,最重要的莫过于人心。贞观五年,唐太宗处理一宗案件用法过严,出现错失,对大臣说:“公等食人之禄,须忧人之忧,事无巨细,咸当留意。今不问则不言,见事都不谏诤,何所辅弼?”身为大臣,对于君王的过失,不问就不主动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会造成刑罚不公,就会贻害天下。唐太宗对于权力的使用,时时警醒自己,并着力让群臣谏言改正。

冤狱的根本原因,是为政者对于法律本来的功用疏忽了,只是为了政绩或者个人目的,任意使用刑罚权杖,忘记了中国“法源于礼”的道统。先贤留下来的道理与礼仪,一直摆放在朝堂之上,然而,真正能坚持施行并不容易,强权、牢狱却像鸦片一样,往往让执政者泥足其中,难以自拔。

在历史上,兴冤狱最多的是明朝,对于权力滥用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太监掌控的东厂、西厂,还有锦衣卫、镇抚司,以监控、迫害朝臣为业,恐怖治国,大兴冤狱,酷刑残害为历史之最。

与此相应的是,明朝的天灾也最多,有人统计:明朝统治277年间,至少有168年发生过瘟疫,不同地区各类瘟疫达330次以上。

每当出现大旱、洪水、地震时,在形式上,皇帝往往也会“以灾异诏求直言”,也会焚香敬天,罪已悔过。但是,然而对于牢狱、刑罚依赖却不肯放弃,把暴力的手段当成了稳固政权的保障。

一面向上天祈祷,一面却做着伤天害理的事,这样的行为怎么会得到上天的护估呢?

4、害天理招萨斯 推波澜众人担

历史的教训还没有走远,而现实的危机却近在眼前。

让我们从2003年的萨斯(非典)说起。为什么会有萨斯的天灾?2003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1992年,法轮大法在长春开传,这一门佛家高德大法以“真、善、忍”为原则,让人身心得以净化,返本归真,数年间受到广大民众的欢迎。然而,却在1999年被嫉妒法轮功修炼者广泛的江泽民发动了残酷的迫害。

2000年底,“中国反邪教协会”(下简称“邪会”)纠集的反法轮功的“百万人签名”活动。签名活动于2001年1月11日从北京大学开始向社会上推动。“邪会”把100匹100米长卷分发各地,由各地党政部门及地方“邪会”组织公众签名。截至2001年2月26日,组织者声称签名人数已超过150万人。

3月份,“邪会”赴日内瓦联合国人权会议代表团将组织到的重达一吨签过字的100卷布匹带到日内瓦公开展示,用以毒害世界民众。

签字的又都是谁呢?签字的人中,有的家属在法轮功中受益,身体得到健康,有的邻居、朋友、同学在修炼中道德得以升华,无不对法轮大法称赞有加。就是身边没有亲友修炼,人们也在公园、村口、广场也都见到过集体练功的场景。

迫害法轮功学员的610、公检法固然是行凶者,然而如果没有那些众多的签字助威者,对于修炼佛家大法信众的残酷镇压怎么会从最初难以推动,到后面社会各层系统性的参与呢?从1999年至现在,有数百万人被绑架、拘留,甚至非法判刑、强摘器官,这样的不公与冤狱,人世间怎么会没有事呢?

2003年的萨斯(非典),就是对于迫害佛法的“天惩”,意在唤醒世人的良知,能够幡然醒悟。在瘟疫降临时,人们惊恐,愿意相信神佛,然而瘟疫过后,却又忘记了灾难中的一切。

对于法轮功的迫害变本加厉。中共新华网文章报导“家庭拒绝邪教承诺卡”2007年从广西省百色、南宁等地开展,之后在广西全省乃至全国各地开展,并指通过签订“承诺卡”,家庭与家庭之间、家庭成员之间能互相监督,并带动全社会反法轮功,有家属甚至举报了自己的家人,被送到洗脑班转化。

2011年8月,中央“610办公室”在全国推广“广西经验”,开展“家庭拒绝邪教”活动。

20l3年,中共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污蔑法轮功洗脑宣传,重点对像是法轮功学员家属、农村妇女和中小学生。

2017年9月22日,中共利用新的电子传播手段,在微博、微信搞“对邪教说不”的网上签名活动,让尚未明白真相的广大民众进行洗脑。

中共利用“大外宣”、“孔子学院”等统战手段把对法轮功的迫害在全世界散播,用金钱与利益诱惑世人污蔑大法,把众多民众推到了佛法的对立面,悖逆天理,与魔共舞,身陷危机而不自知。

结语

2020年的武汉肺炎,又被称为第二次非典(萨斯,SARS),意在警醒人们,在善与恶之间要做出选择。看到有人签字,你也跟着签,可是在这寥寥几笔写下去时,已经是在抛弃良知,助纣为虐,把自己推向危险边缘。

上天给了每个人灵魂,也给了人良心和道德守则。外界的消息真实与否,要通过自己的良心和道德来判断。轻易听信,随声附和,那就是放弃了做人的底线,把自己交给了骗人的魔鬼。

上苍一次又一次慈悲众生,给人们醒悟的机会,千万珍惜这稍纵即逝的契机,不要留下永久的遗憾!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