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709律师治伤 北京名医:共产党手段触目惊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08日讯】北京著名中医师赵中元因遭到中共当局威胁,半年前逃离中国来到加拿大。日前,他在接受《看中国》采访时,披露了他在给“709”律师治伤过程中的所见所感。

赵中元对《看中国》透露,中共当局对维权律师使用的酷刑手段极为残忍,他在为“709”治伤时的所见可谓触目惊心。他说:“非常残忍!你知道吗?有时候……我现在还好多了,原来一提起他们的时候,就说不下去,现在好多了……”

赵中元说,王全璋律师前段时间刚出狱的时候,他为其远程开方子,“李文足把他的情况给我发过来以后,我给他开一些药方,可能现在还坚持在吃吧。他就是肝气郁结、脾胃都有毛病,那都是在里面折磨出来的,在里面受酷刑、不让睡觉、吓唬等等。”

王全璋刚出来的时候,赵中元不敢问他状况,因为容易造成第二次心理伤害。“他又回到他受酷刑那种状态,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刚出来的时候,都很少谈及自己的东西,都要沉淀一段时间、慢慢慢慢、心理比较平复了,他才能慢慢把他自己所受的酷刑说出来,一开始都不堪回首,为了逃避这段、不想回忆这些东西。”

赵中元透露,王全璋是个非常坚强个人,“很有骨气、很硬气”。中共当局将他释放后没有马上让他回家,是因为他被酷刑折磨得已经不成人形。

“他(王全璋)现在那个腰疼是受酷刑打的,还有搧嘴巴,搧得耳膜穿孔,啪啪的连续搧几个小时,造成脑震荡、整个脸都变形。为什么709律师被放出来以后,它们(中共)都想方设法的给留着,不让你立马回家,给你搁在宾馆里头养一段时间?因为他已经根本不成人形了,养出人形来,再让你出去。”

赵中元说,除了酷刑殴打,中共还向709律师、维权人士强灌精神类药物,摧毁他们的神经系统。以“709”维权人士唐志顺为例,(中共)每天给他灌三次精神类药物,一次20片。

赵中元:“你看20片药搁在手心里头得多少?都是些精神类药物,或者安眠药啊等等,他们出来的时候那种神情、都很傻、很呆的样子。他每次被灌完之后,就使劲的走,让自己出汗,因为他过去在国内是生物研究所的,他知道这些药对身体有什么伤害。”

“再比如象李和平、李春富啊,包括把李春富逼精神分裂了。酷刑、灌药、威逼、恐吓,就这种东西。”赵中元说,“他们都代理了很多维权案子,还有法轮功案子。”

“李和平当时给法轮功学员辩护的时候,要求共产党员回避。他首先问:审判长,你是不是共产党员?他(审判长)说是共产党员。他说:你是共产党员,既然这个法轮功他们是受共产党的迫害,你是共产党员,你就是当事人,那么我申请共产党员回避,所以他们(中共)对李和平恨之入骨,也是因为这些。”

赵中元还谈及包龙军、王宇、江天勇、张凯等维权律师受到的不同种类的酷刑、对身体造成的伤害及后遗症,因内容太过残忍,记者在此实在不忍叙述。

赵中元告诉《看中国》记者,他曾亲身见证“709”案的开始到结束,那种黑暗压迫得让人难以喘息!“一开始“709”律师被抓的时候,国内律师都不敢接“709”律师的案子,因为没有人知道共产党要做什么。当时给律师再找律师,这个律师都有可能是在他们抓捕范围之内的,有的律师前几天还给别的律师去要求会见呢,过两天自己也被抓进去了。”

赵中元说,现在中国律师敢于用法律来维护当事人权益的少之又少,基本都是“勾兑律师”和党的工作者多。经过“709”事件的打压,维权律师越来越少,只要涉及到官方的案子都不敢接。

“有些案子,你比如像法轮功的案子,你一接,它(中共)就认为你是跟共产党作对。律师接受法轮功群体的委托去辩护,它甚至就认定律师就是法轮功(学员),这样的去打击。在刑讯逼供的时候,也要求他们承认自己就是法轮功、炼法轮功的,它就千方百计的往那方面拉,因为一给拉到法轮功那儿去以后,他们打击的手段就更加残酷了!”

被问中国律师是否可以为法轮功学员辩护,赵中元答道:“当然可以啊!这是他的人权嘛!任何人都有权力去雇请律师,况且法轮功都是一帮很善良的人。”

记者追问:为什么善良人在国内会遭到迫害?赵中元直言:“因为他跟中共统治者正好是相反嘛,共产党是邪恶的,邪恶的它肯定见不得善良的嘛,你善良的一多了之后,岂不显得自己更加邪恶?”

赵中元在受访最后告诉记者,通过这么多年的交往,他非常了解这些“709”律师,“他们都是非常正直的人,是一群急迫需要法律精神的人。仅仅是因为给共产党打击的对象辩护,就成为了所谓的‘敌人’。”

赵中元气愤表示,共产党根本不是依法治国,“他们只是把法律当作花瓶、摆样子,但这帮律师认定,既然是你制定的法律,你就要遵守,所以这帮律师很认真,就是按法律规定去做,他坚守这种法律精神。但是共产党就没想真正实行依法治国。”

(看中国记者朱莉采访报导/责任编辑:陈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