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远快评】许章润“被嫖娼”不简单!习“六大准备”维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08日讯】观众朋友大家好,今天是7月7号星期二,我是唐靖远,欢迎大家继续关注我们的节目。

这几天的大新闻比较多,从中共副总理刘鹤首次提出经济内循环,到中联部前副部长周力出面放风,提到要做好六大准备,都是备受关注的话题。而最近的焦点新闻,莫过于北大教授许章润被抓事件。这三个话题之中,前二者事关国人物质层面的生存环境,后者事关精神层面的生存环境,可以说是都很重要,甚至从某个角度讲,后者更重要。

许章润事件在大陆引起的反响非常大,其对中国当前时局的影响甚至要超过此前被抓的红二代任志强、任大炮。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在我看来,许章润事件并不是一个孤立事件,这次的抓捕很可能是新一轮打压言论的开端,而且这次事件与我们刚才提到的刘鹤与周力公开释放的重要信息,是有关联的。许章润被捕有着重要的背景,这一系列的事件实际上正在反映出中共下一步的政策走向,可以说关系到中国几乎所有人的未来。所以,这是一个重要的事件,我们今天将重点来讨论它。

好的,下面我们直接进入正题。按照惯例,还是先简单介绍一下许章润被捕事件的经过。

昨天,也就是7月6号上午,网路上传出清华知名法学家许章润被捕的消息,之后很快得到媒体证实。许章润被捕的过程有不同的说法,这点我就不啰嗦了,而且也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能够得到确认的是,许章润是在北京家中被捕的,而拘捕他的警察不是北京警察,是四川警察。为什么呢,因为许章润的妻子随后接到了四川警方的电话,告诉她许章润因为涉嫌在成都嫖娼而被捕。

嫖娼这个罪名,我想大家都非常熟悉了。中共使用嫖娼罪来打击关押异见人士可以说由来已久,从早期的异见人士彭明,要求为六四平反的异见作家刘水常,都因为这个罪名被捕。而大众最早知道“顺我者昌,逆我者嫖娼”这个独具中共特色的司法现象,是同样因为这个罪名被捕并最终上电视认罪的网路大V薛蛮子。

之后轰动全国的雷洋案,给全国人都科普了一次嫖娼罪名的威力有多大。而嫖娼第一次冲出中国走向世界,是去年反送中运动中在深圳被捕的英国驻香港领事馆职员郑文杰,他也曾经一度电视认罪,但后来脱身后详细叙述了他受到戴镣铐、殴打、长时间吊挂以及剥夺睡眠等酷刑的经过,并说公安的目的是逼他承认是英国在幕后操纵了反送中运动。

所以,对于许章润人在北京,却被指控在成都“隔空嫖娼”,我就不浪费大家的时间来讨论这个非常低级的,无下限的构陷手段了。我这里只想说两点:1、许章润被控成都嫖娼,但他近期一直和家人一起呆在北京,而且从6月30号起就被当局软禁在家,直到上周末才刚刚解禁。所以,这可能是当局不方便构陷他在北京嫖娼的原因。我们现在不知道许章润去成都的具体时间,但可以肯定是相当一段时间之前的事情。由成都警方出面抓人,说明当局对他的行程早已监控。所以,很大可能这个嫖娼的抓捕方案已经酝酿了一段时间。

2、当局是刻意这么做的,它们知道说许章润嫖娼几乎不会有人相信,但它们就是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恶心以许章润为代表的一大群读书人。因为官方可以操控大批的五毛随心所欲制造它们想要的舆论。你信不信没关系,它们只需要给五毛提供占据道德制高点的弹药就行了,只要许章润嫖娼成为定案,清华北大这一大群同声相应的知识分子就永远抬不起头来。这个案子和当年毛泽东借《海瑞罢官》批臭吴晗有点类似,都是为了杀一儆百,用批臭一个人来搞定一群人,这绝不是简单的个案,所以这个案子肯定经过了最高层,这是习近平当前要进行百年变局的战略转换的一部分。

可能有朋友会觉得,是不是有点夸张了?大家都知道许章润此前写了好几篇文章抨击习近平,所以这不过就是习近平打击报复而已。而且,许章润被抓嫖娼并非刑事罪,最多也就是行政拘留15天,这和习近平什么战略怎么会挂上钩呢?

今天我们看到最新的消息是,许章润妻子得到警方通知说,许章润将被拘留7天,12号可以获释回家。从表面看,对许章润的打击没有任志强那么重,但其实当局的意图重点并不在于对许章润进行肉体迫害,那种方式只会大幅拔高其殉道者的形象,反而扩散其正面影响力。而名誉上搞臭才是重点,这可以最大限度打击以他为代表的一大群知识阶层的号召力。

下面我们就接着讨论一下,为什么说许章润事件并非一个简单的打击报复事件。

首先,许章润的文章肯定是导致他被抓的导火索。尤其是他在5月21号发表的《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国孤舟》这篇文章,可以说直接踩到了中共当局的痛处。

在这篇文章里,许章润对中共引发的这场大瘟疫提出严重质疑,公开提出“一人至尊决策模式和以党为大的价值理念”是“敲响了自己的丧钟”;他批评美国在30年里误判最大敌人,在“在灭掉德意志法西斯之际养大了更大的红色苏维埃恶魔”;最后,他还公开呼吁对此次造成瘟疫大流行的原因以及病毒来源进行调查,而且要“彻底追责,直至最高政治责任,责令向国民道歉谢罪,交由国法论处。”

很显然,这些语言的矛头不仅指向习近平个人,也指向中共红色极权体制,在中共眼中,这不仅是在攻击伟大领袖,而且还要掘墓鞭尸,这个性质当然很严重。

为什么当局没有在当时就报复打击他呢?这里面有两个原因:1、他发文当天正好是两会开幕日,正好让代表们在发言之前可以看到。所以当局为避免反向炒作效应,对他刻意进行了低调冷处理。2、两会之后,当局已经确立了当前整个大的战略转变,相关措施陆续出台,主要的就是港版国安法的出台,以及刘鹤首度公布了经济模式将转向以“内回圈”为主的轨道,而最近的就是前中联部副部长周力出面放风要做好六大准备。

这一系列动作其实是相互联系的,是中共为应对所谓“百年变局”的一个大的转变的一部分。而打击许章润这类公开质疑中共合法性以及质疑习近平个人执政能力的知识分子,同样是这个战略转变的一部分。换言之,这是它们早就策划好的,即便许章润没写这几篇文章,它们也一定会挑选其他的某个王章润、李章润等典型代表来进行打击,这是“攘外必先安内”原则下,它们必然要采取的预防性维稳措施。

为什么这么说?我们看看刚才提到的六大准备的内容就知道了。

这六大准备的内容比较多,由于时间关系,我在这里就不重复详细内容了,如果还有不了解的朋友,可以自行谷歌一下,搜索周力、六大准备就能看到。

这六大准备的第一条准备说,要做好中美关系恶化加剧、斗争全面升级的准备。其主要内容是这么说的:美国继续强化对中共的打击力度,包括了全面限制两国人员往来;取消对中国和香港的WTO发展中国家优惠待遇;封杀华为;将5家党媒定义为“外国政府职能部门”;强化美台关系;对中共进行隐瞒疫情的追责等等,是一种全方位多领域递进性的打压。

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周力反复强调的是美国的打击是全方位的,其中当然包括了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反击。

我们都知道,中共是一个极其重视意识形态的组织,它其实已经是一个宗教,而且是个邪教。中共在任何地方进行渗透扩张,都是以意识形态为首当其冲的工具。所以,反过来,中共要做好美国全面打击的准备,它们最重视的也当然是美国的意识形态,也就是自由民主人权的价值观。这是中共数十年严防死守所谓“和平演变”的最关键的地方。

所以,在中共看来,许章润大声疾呼的宪政,以及对红色极权的抨击,毫无疑问是配合美国发动的意识形态攻势的一部分。而且,更严重的是,许章润还直接给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递刀子。

在六大准备的第六条,也即是在“要做好国际反恐势力回潮的准备”这部分内容里面,提到了“国际极端势力”利用网路,大肆宣扬“大量反华言论,煽动反华仇华情绪”,而且“有些势力实际是配合美国就病毒来源问题对我搞污名化,在涉疆问题上对我攻击抹黑。”——这里的“我”,当然不是周力自己,而是指代的中共政府。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现在的中共除了继续混淆中共和中国,把反共言论混淆成所谓“反华言论”,它们是把这类反共的网络言论以及对病毒来源进行调查追责的呼声,都归纳到了“恐怖主义”的范畴,这是中共偷梁换柱的一贯手法。

刚才我们给大家介绍了,许章润在今年2月发表的《愤怒的人们已不再恐惧》,以及5月发表的《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国孤舟》两篇文章中,都直言不讳的批评了习近平的防疫政策,指责他隐瞒疫情造成世界性的大灾难。在后一篇文章中更要求对习近平进行调查和追责。

这当然是需要极大勇气才敢发表出来的言论。我们都知道,习近平是把这次防疫视为自己的一个巨大政绩的。从他公开反复强调这次大国战疫是自己从头到尾亲自部署、亲自指挥,到文宣系统为其量身打造“习近平战疫兵法”,再到以抗疫为核心的、把习近平特色的所谓中国模式、中国智慧作为各国“抄作业”的样板推向全世界……我们完全可以看到,习近平实际上是把这次防疫当作习近平思想的“伟大实践”来看待的,这是他奠定自己在党内的不世之功,确立自己在党内至尊无上地位的关键保证。

所以,许章润犀利问责的文章,不仅直接打击了习近平的威信和形象,更严重威胁到了习近平当前的大局。

习近平当前的大局是什么?很简单,就是刘鹤与周力两人释放的信息。

周力显然是受命出面放风的。没高层同意他敢这么做就是制造恐慌、制造不稳定。所以,他提到的六大准备,实际上是中共面临的六大危机,这背后的信号至少有两个:

1、中共经过全方位的情报信息综合研判,认定这六大危机已经无可避免,不是会不会发生的问题,只是什么时候发生,其对中共政治经济等各方面影响到什么程度的问题。

2、中共目前对这六大危机并没有什么解决的良方,而且很大概率这几大危机都将在今年到明年出现,时间可以说是非常紧迫,所以,必须由相当级别的政府人士出面打预防针,避免民众昨天还沉浸在媒体营造的厉害国风景独好的幻觉中,今天就被打回原形要准备饿肚子苦难行军。这个反差太大的话,会给社会造成剧烈震荡,可能出乱子。

所以,周力的放风,与其说是向大众预警,不如说是维稳。

至于刘鹤首次提到的经济“内循环”,这个概念又是中共创造的一个新名词。如果说,周力提出的六大危机目前基本无解,那么刘鹤提出的这个内循环,可以说是无解、无奈之下,习近平当局唯一能够拿出来的应对危机的不是办法的办法。

我们把二者合起来,就会看到这个脉络非常清楚:“六大危机”实际上就是说了一件事——中共治下的中国要准备和美国、西方、以及众多反共的国家、国际组织,在政治、经济和意识形态上彻底脱钩,同时在军事上对立。而“内循环”实际上说的也是一件事——没人跟我们玩了,我们就关起门来自己玩。

这个脉络,反映出的就是习近平当前的所谓大局了。从现在开始,他要带领中共全面开打新冷战,整个中国在未来可能进入不公开宣布的战时体制,至少是进入局部的、一定程度的战时体制。这当然会影响到所有国民的未来。

而且还有一点,港版国安法和这个战略转变是同步的。

大家可能都看到了,这次港版国安法全文出台后,几乎所有人都觉得比预想的情况更严酷、更糟糕。在昨天,香港政府也刊宪公布了它们根据港版国安法43条制定的7点细则,赋予警察可以随意搜查、任意冻结财产、任意删帖销号获取隐私以及任意监听的权力。

所有这些条款都指向一个目标,那就是:更狠、更辣、更全面,唯恐不能把所有支持香港的人往死里弄。

严格说,这种姿态已经不是仅仅针对香港人了,这已经有点刻意做给自由世界看,意思就是:你们越是珍惜香港这颗东方明珠,我越是要加倍糟践给你看,看你们究竟能拿我怎么样?

这是什么态度?当然是挑衅、甚至是挑战的态度。这样的态度和中共当前的战略转变是相辅相成的。也就是说,中共明知孤立已经不可避免,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如索性自己主动出击,主动脱钩,这样起码可以争取到一些主动权。

所以,港版国安法,其实不是国安法,它实质上就是一部“意识形态管制法”,是一部“思想犯罪法”。许章润被打压,和这个大背景是同步的,大陆香港都是同步的,它就是中共在事实上恢复文革时期的“反革命罪”的一个现代版本,只不过穿上了不同的马甲。给香港人穿上的是“危害国家安全”,给许章润这类人穿上的是“嫖娼”。

好的,今天我们就讨论到这里,欢迎大家点赞订阅转发,谢谢各位,我们下次见。

(责任编辑:李红)

唐靖远推特:https://twitter.com/tangjingyuan99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