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团体上告国际刑事法院 控诉中共种族灭绝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08日讯】海外的两个维吾尔团体向海牙国际刑事法院提交证据,控诉包含习近平在内的中国官员对穆斯林少数民族的镇压,已犯下“种族灭绝”及“反人类”两宗罪。这是新疆议题首次被搬上国际刑事法院追责。

海外维吾尔团体“东突厥斯坦流亡政府”(ETGE)和“东突厥斯坦国民族觉醒运动”(ETNAM)7月7日召开记者会表示,他们已向国际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ICC)提交证据,敦促其就中国官员涉嫌“种族灭绝罪”和“反人类罪”展开调查。

控诉习近平等中国官员二宗罪

设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东突厥斯坦国民族觉醒运动”(ETNAM)创办人胡达亚尔(Salih Hudayar)表示,他们选在乌鲁木齐7·5事件的11周 年之际向国际刑事法庭提交诉状,别具历史意义。

“长期以来,我们一直受到中国共产党的压迫,我们遭受了极大的痛苦,针对我们人民的种族灭绝不该再被忽视。希望检察官能够看到我们的主张,针对(中国共产党官员)的罪行进行调查。”胡达亚尔说。

代表这两个维族团体的伦敦律师团队,在荷兰海牙联线参与记者会。他们向国际刑事法院提交的文件中,指控中国政府利用“再教育营”、酷刑、强迫节育、拆散儿童与家人、强迫劳动等手段,剥夺维吾尔人的宗教信仰及文化。

上述文件还附有一份三十多名中国官员的究责名单,包含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前领导人胡锦涛,以及其他负责相关新疆政策的中国高官、军队指挥官。

国际法庭的裁决对中国有用吗?

针对中国共产党向穆斯林少数民族进行的镇压行动,这是首次利用国际法进行追责。

位于华盛顿的维吾尔人权项目的负责人乌麦尔‧卡纳特(Omer Kanat)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这是一个积极的尝试,中国领导人必须对这些反人类的罪行负起责任。”

曾披露中国在新疆大规模拘禁数据的德国学者曾德恩(Adrian Zenz)也肯定这个作法。

“这是一种不同的策略,”曾德恩告诉本台,“即使中国不承认国际刑事法院的裁决,这个案子能吸引国际关注,也有象征意义。”

曾德恩上周发布的报告及美联社调查报导还发现,北京当局正透过强制绝育和人工流产等手段,大幅降低新疆少数民族的出生率。

国际刑事法院的任务是为种族灭绝、战争罪行和其它暴行的受害者伸张正义。不过,中国不承认其管辖权。

负责此案的英国律师罗德尼‧迪克森(Rodney Dixon)在记者会上解释,此案把重点集中于中国在柬埔寨和塔吉克斯坦的非法行为。中国政府通过特工强行驱逐和域外逮捕的手段,遣返柬埔寨和塔吉克斯坦境内的数千名维吾尔人。上述两国都是国际刑事法院的成员国。

迪克森:“中国不是国际刑事法院的签约国,就无法进行调查,这是一种误解。事实是,我们现在有一条非常清晰的法律途径,可以启动国际刑事法院的调查。”

迪克森援引2018年国际刑事法院针对缅甸的一项裁决说,缅甸虽非签约国,但国际刑事法院起诉缅甸对于逃到孟加拉国的罗兴亚穆斯林的相关罪行。孟加拉国即是该法院的成员国之一,因此具有司法管辖权。

上告国际法庭的下一步?

尽管证据确凿、且国际上已强烈谴责中国政府对新疆少数民族的镇压行为,但北京一再否认。

中国外交部在本月初发布一篇长文辩驳中国的人权记录,称“近百万维吾尔人被拘押”纯属谣言,北京未限制少数族群的出行自由,还表示当局针对新疆清真寺的新建、迁建调整,"受到广大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欢迎"。

曾德恩(Adrian Zenz)告诉本台,北京一再扭曲事实,更凸显国际社会需要共同关注其暴行的重要性。

代表律师迪克森回答本台提问时坦言,在提交文件后,全案的时间表掌握在国际刑事法院的检察官手中。

迪克森:“我们希望检察官能优先处理此案,考虑到此时此刻,当我们在谈话时,被监禁的人们仍在持续受到虐待。”

国际刑事法院首席检察官、来自冈比亚的法图‧本苏达(Fatou Bensouda)可以针对证据进行调查,传唤证人到海牙的国际法庭作证。

《纽约时报》的报道称,法图‧本苏达可能需要至少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对律师的申请做出正式回应。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责任编辑:萧静)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