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赵乐际正在走周永康的绝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据明慧网7月7日报导,今年6月,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赵乐际派他的一个秘书到湖南省,专门代表赵乐际听取湖南省政法委关于法轮功的情况汇报,并且要求直接听取一批被关进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的反馈。湖南省政法委只好带他去各个地级市视察。

整个6月,中共党媒没有一篇关于赵乐际公开活动的报导。6月29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共政治局会议,新华社通稿中,只有习近平一个人的名字出现,另外6位常委的名字都没有出现。1至5月,中共政治局常委会共召开了14次会议,但在6月,一次也没有召开。这些反常现象表明:赵乐际很可能在6月生病住院了。有人怀疑他感染了“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是不是这样,可存疑。在这种情况下,赵乐际仍念念不忘迫害法轮功,真是可悲、可叹、可恶。

这是近两个月明慧网第二次有关赵乐际迫害法轮功的报导。5月31日,明慧网报导:近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赵乐际到某市调研时,在市委书记的开场白和市纪委书记的重点工作汇报之后,却直接提出要听当地610办公室的工作汇报。对于迫害法轮功,赵乐际提出“要抓紧,要办好,要实实在在地办事”。

我曾经在中纪委工作过,我真心希望中纪委官员不要对法轮佛法修炼者犯罪。因为这个罪实在太大了,除了自己生生世世还不起之外,还会连累子孙后代一起遭恶报。

在5月31日明慧网的报导出来后,我接连在大纪元发表了4篇文章:《赵乐际非要一条道走到黑不可吗?》(6月1日)、《跟赵乐际谈谈610办公室官员的结局》(6月11日)、《赵乐际能阻止清算江泽民的罪行吗?》(6月20日)、《赵乐际30天没露面 与北京疫情有关?》(6月29日)。因为赵乐际现在是中央610办公室的最高主管,我的这4篇文章,中央610办公室的官员可能都看到了,也可能都向赵乐际汇报了,但是,赵乐际仍一意孤行,在6月,专门派他的秘书到湖南,继续干迫害法轮功的罪恶勾当。我不得不说,赵乐际确实是鬼迷心窍,要跟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一条道走到黑了。

赵乐际派他的秘书到湖南强化迫害法轮功,其邪恶至少有五:

第一,5月15日至今,大陆洪灾持续近两个月。据中共水利部消息,已有26个省份遭遇洪灾,1770.7万人受灾。四川、重庆、湖北、湖南、广东、广西、江西、浙江、安徽、贵州、云南等地都是重灾区。大洪水当前,百姓生命、财产受到严重威胁,赵乐际对此麻木不仁、无动于衷,既不看望、慰问灾民,也不想方设法救灾,而是继续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这不是逆天而行是什么?

第二,在上一波疫情带来的严重后果还没消除之际,6月11日,北京疫情再次爆发,丰台、大兴、海淀、西城、东城、房山、门头沟、朝阳、石景山、通州、昌平共11区均有确诊病例。疫情已扩散到辽宁、四川、河北、浙江、河南5省。在万达广场,一位女士得知自己的检测结果是阳性,顿时崩溃,痛哭失声。大瘟疫当前,赵乐际不反思为官的过错,不关心百姓的死活,在一个月不敢公开露面的情况下,还要继续加重对法轮功的迫害。这不是“自作孽,不可活”是什么?

第三,赵乐际的本职工作是反腐败。如今,中共的腐败已达到人类有史以来登峰造极的地步。每天反映到中纪委信访办、中纪委举报中心、中纪委办公厅的腐败问题成堆。中共政权已经摇摇欲坠了。但是,赵乐际对此没有任何紧迫感,却一门心思想着如何迫害法轮功。自己没法亲自前往,就派秘书代劳。这不仅仅是不务正业,而是如魔鬼附体一般,不知天将倾,但行邪恶事,疯狂一把算一把。

第四,从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许多中共官员都说,你在家里炼,别出来讲真相就行了。现在,赵乐际的秘书不仅不准老百姓信法轮功,甚至连在家里炼法轮功也要管。老百姓为什么信法轮功?为什么炼法轮功?不就是因为修炼法轮功对人的身心健康有好处吗?中共迫害法轮功21年,法轮功却洪传到全世界110多个国家和地区,不就是因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吗?凭什么在家里都不能炼?

第五,从当初我在中纪委工作到现在,先后有5位中纪委书记,分别是尉健行、吴官正、贺国强、王岐山、赵乐际。当时,我因为写了致江泽民的信《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依法表达了跟江泽民相反的看法,冒犯了江泽民的绝对权威。尉健行在江泽民的淫威下不得不处分我,但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还是对我进行了保护。我对吴官正的批评也是非常严厉的,但是,吴官正当中纪委书记时,我没有听到他专门就迫害法轮功做过什么指示。

贺国强与周永康联手将我关进监狱5年。我也没有听到贺国强专门就迫害法轮功做过什么指示。王岐山当中纪委书记时,以“反腐打虎”的名义,抓捕了许多迫害法轮功的“人权恶棍”。我也从未听到王岐山专门就迫害法轮功作指示。吴官正、贺国强、赵乐际都是因积极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得到提拔重用的,但这3个人中,赵乐际最坏。

2008年7月11日,因为我坚持在法轮功问题上讲真话,贺国强与周永康合谋,将我关进监狱。在被非法监禁的5年里,就贺国强对我的迫害问题,我写了大量检举信、控告信,包括上诉状,多次反复向贺国强索赔物质和精神损失不得少于1000万元人民币。期间,我写的每一个字都是要负法律责任的。那时,我无钱、无权、无自由。我检举、控告的对象是当时中共最有权势的9个政治局常委之一,是中共反腐败最高专门领导机关的最高领导人。如果我的检举、控告不是铁证如山,贺国强会对我怎么样?中共的法院会对我怎么样?

但是,无论我在北京市西城区看守所写的,还是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写的,还是在北京市前进监狱写的,所有这些白纸黑字的检举信、控告信、上诉状,中共的法院都没有认定我“诬陷”、“敲诈勒索”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的贺国强。

虽然现在贺国强还没有被绳之以法,但是,在当时,我从情、理、法上已经将贺国强跟着江泽民干的坏事彻底驳倒了。而我当时提出向贺国强索赔1000万元,并非真的要他赔偿我1000万元,只是以此证明:我修炼法轮功没有错,我在法轮功问题上讲真话没有错;他迫害法轮功是错的。

我在监狱里一次又一次向贺国强索赔1000万元,而中共法院对此全都不敢说一个“不”字。这不是以一种最直观且简单明了的方式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是与非、善与恶、正与邪呈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吗?有关情况,我已经讲过很多次了,这里,再重复讲一次。

常言道:“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虽然不指望赵乐际能够听进我的真言,但是,希望读者中有人能从中明辨是非,择善而从。

善恶有报是天理。当年,作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最大帮凶,周永康担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时,把中央政法委变成“第二中央”,权势之大、声名之显赫,远超今天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赵乐际。结果怎么样?2015年6月11日,周永康因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如今,周永康已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周永康之所以没有被判死刑,我想是老天爷有意留着他,等时辰一到,再跟他算迫害法轮功的总账吧。

赵乐际执意走周永康的死路,等待他的只有两种可能的结果:第一,法律的审判;第二,老天爷的惩罚。人不治,天必治。

本文只代表转自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