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告江泽民 法轮功学员李国俊遭迫害离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11日讯】李国俊拖着病重的身体回到农村去探望多年没见面的老母亲,社区警察接连打来电话催促她回去,说“不得超过区域”。她不得不离开母亲回家,从此卧床不起,不到两个月已奄奄一息。

此时司法所仍逼迫已无力握笔的李国俊写所谓的“三书”(“认罪书”、“悔过书”、 “保证书”)放弃信仰。

家人看着命悬一线的李国俊,心如刀绞,无奈代写,然后拿起她虚弱无比的手按上了手印。

2020年5月5日下午4时,李国俊永远地闭上了双眼。在弥留之际,她道出内心深处的一句话:“法轮功没有错!”

李国俊,辽宁省朝阳市法轮功学员,因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而遭到中共警察的打击报复,被非法判刑11年;在朝阳市看守所与辽宁省女子监狱期间,惨遭迫害,致生命垂危,被保外回家6个月后离世,年仅53岁。

李国俊被迫害化疗后的照片。(明慧网)

李国俊出生于1967年,大学毕业后一直在辽宁省朝阳市朝阳县政府工作,任机关工委宣传部部长。1995年她开始修炼法轮功,从中身心受益。

心灵的再次净化

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信仰“真、善、忍”的李国俊多次被中共警察绑架、非法拘留、非法劳教。来自单位、领导等多方的压力逼迫她放弃信仰。

李国俊被关进臭名昭著的辽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在那里她被迫“转化”(放弃修炼)了。

马三家劳教所实施惨无人道的种种酷刑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如坐老虎凳、绑“死人床”、上大挂、“关小号”、电棍电击……中共江泽民集团将其视为迫害法轮功的重要基地,指挥、支持和推广它的邪恶“转化”经验。

2000年8月29日,司法部组织所谓“教育转化工作经验交流暨表彰”大会,李岚清致信,罗干和王茂林讲话,重点推荐马三家劳教所的“转化”经验。

被“转化”后,李国俊放弃信仰6年,沉迷于灯红酒绿的生活中。这样的生活并没有使她快乐,她却时常被生命本性迷失后的那种悲苦侵蚀著。

6年后,李国俊又重新返回到法轮功中修炼,心灵再次得到了净化。

修炼后,李国俊看到那么多只为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遭受着难以想像的残酷迫害,家中的老人与孩子无人照顾,她开始默默地帮助这些魔难中的法轮功学员及他们的家人,即使与他们素不相识。

她的工作属于中共的党务工作,是发展中共党员的,她深知中共这个体制的罪恶,不愿使更多的人跌入深渊。她内心的善良却招来了很多人的不理解,为此她一直很苦恼,总想调离这个工作岗位,却一直未能如愿。

起诉后遭绑架

2015年5月,中共宣称“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李国俊为了维护公民的合法权利,依法申诉自己曾遭受的不白之冤,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她万万没有想到等来的不是冤情被昭雪,而是政府推翻了明文规定的“不许打击报复”的条例,大肆抓捕诉江的民众,再次制造遍地的冤情。

2015年11月9日上午,李国俊在家中接到单位打来的电话,声称单位有事让她去一趟。电话催促急切,她心里感到不妙。

刚一下楼,她就被劫持了。南塔公安分局治安大队队长刘雷带领几个警察与两辆轿车早已在她家楼下等著。

朝阳县委书记李贵平、朝阳县公安局局长张猛同意并参与了此次绑架。随后李国俊的家被抄,电脑、法轮功书籍等私人物品被洗劫一空,就连她丈夫为别人修理的破旧打印机以及修理电器的工具也被警察抢走。

当天,由朝阳市公安局长李超亲自部署调动全市警察大规模骚扰、绑架辖区居民,两百多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其中近百人被非法关押拘留,五十多人遭诬判,刑期最长达12年。

冤判11年

李国俊被绑架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朝阳市看守所。

2015年,在寒冷的冬天,看守所一直不给李国俊棉衣棉被,她只穿件单薄的半袖衫度日,室内还开着窗户通风。

在恶劣的环境下,李国俊的身体开始流血不止,因没有卫生用品,血弄得到处都是,还遭来犯人们的谩骂。

期间,她还被朝阳市国保支队的人多次提审,逼问是谁把前任市委书记王明玉迫害法轮功的密件曝光的。李国俊一直没有配合。

2013年9月16日,中共朝阳市前市委书记王明玉密令朝阳市公安局迫害法轮功要“周密部署、加强打击力度、务求实效,坚持‘只打、只干、不说’”。随后,9月27日,朝阳市公安局长李超指令印发《全市公安机关打防管控服建二十项计划》文件,下发到各警种部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血腥打压。

被非法关押在朝阳市看守所的李国俊又在朝阳市委书记蹇彪及政法委刘朝震、盖永武的指使下,被朝阳市双塔检察院、双塔法院冤判11年重刑,并处罚金1,000元、50元执行费,被开除党籍、工职。

对法轮功学员不讲法律的肆意枉判、重判,律师们都感到震惊、愤怒:“政府可以满山放火,不许百姓屋里点灯!?”这是为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的律师们常说的一句愤慨之言。

李国俊不接受对自己的冤判,上诉到朝阳市中级法院。2016年6月6日下午,在西大营子北山中级法院内,李国俊的冤案二审开庭。

法庭上,法官孟凡石极为嚣张,几次强行打断李国俊说话。仅进行了十几分钟,庭审就匆匆结束,非法维持原判。之后,李国俊本人的公积金也被冻结,家人满腹冤情无处申诉。

被关进辽宁女子监狱

2016年8月16日,看守所警察把李国俊送往辽宁女子监狱。经检查身体后,她被监狱拒收。

警察诱骗李国俊说:“如果你同意入监,给你检查身体的1,000元费用就不用你拿了,不然这钱你自己出。”李国俊想像得到家中的亲人此时此刻承受着怎样的打击与压力,她不愿再给家人增添任何负担,就这样被他们强行送进了监狱。

李国俊被送入辽宁女子监狱四监区后,狱方不顾她的身体状况对她实施强制“转化”,使用阴毒的株连手段:只要她不“转化”,就把监视她的犯人们的所有待遇给取消,包括去超市买东西等。

这样他们把矛盾故意都激化到李国俊身上,致使身体虚弱的李国俊每时每刻都在煎熬中度过。

她的身体每况愈下,2018年2月8日,她被送往沈阳739医院做了第一次手术。狱方一直不通知其家属,直到她病危需要手术费时,才通知家属。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以种种借口拖延时间不给李国俊办理保外手续。同年7月18日,李国俊再次住进沈阳肿瘤医院做第二次手术,23天后被转回监狱。她一共做了四次化疗,每次化疗费七八千元钱,所有治疗费用都是自费。

一直拖到李国俊生命垂危时,狱方才于2019年11月5日让她保外就医回家。在回家的路上,她被狱警押送,虚弱的她还戴着刑具,直到进入朝阳县,刑具才被打开。

健康的李国俊在几年前被绑架,如今回到家时已是生命垂危之人。在家中,她得到亲人的关心和照顾,本可以安心养病,然而社区警察王明浩和韩旭两次到她家中骚扰,并监控电话。病重的她又陷入恐惧和压力之中。

李国俊的母亲年岁已高,她好几年都没见到母亲了。2020年3月28日,她拖着病弱的身体去农村看望老人。不料,双塔区光明社区的警察王明浩两次打电话催促她回去,说她“不得跨区域停留”。

李国俊不得不离开老母亲,回到家中便卧床不起,于5月5日含冤离世。

关于自己如何在狱中度过了四年,李国俊生前只简单地说了一句:“遭了很多罪。”她不愿回忆起那些残酷的经历。

明慧网报导过许多起诉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甚至被迫害致死的案例,李国俊是其中的一例。

在中国没有任何法律把法轮功定为X教,而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却公开向法国费加罗报社称法轮功是X教组织。东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张赞宁指出江的行为是“明显破坏国家法律的实施”。

法轮功学员的诉江是合法的。

中共《宪法》第41条规定:“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

文字整理:李洁思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