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病毒已出现明显变异 免疫学家称“非常非常可怕”

文: 可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截止7月11日,武汉肺炎病毒(中共病毒)已造成全球556,211人死亡。肆虐全球近半年的武汉肺炎病毒目前仍然看不到尾声,在各国呈现出了不同的波峰曲线。而最新研究表明,武汉肺炎病毒已经出现明显变异,一种名为“D614G”的武汉肺炎病毒突变会使病毒变得更可怕。英国伦敦帝国学院的免疫学教授丹尼·奥特曼称形势“非常非常可怕”,并表示,“疫苗并不是那么容易得到。”

一、病毒变异,染力提高了三至六倍

7月2日,发表在著名期刊《细胞》杂志上的最新研究表明,目前全球流行的武汉肺炎病毒已经变种。美国新墨西哥州的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北卡罗来纳州的杜克大学研究人员以及英国谢菲尔德大学的研究小组,通过合作对武汉肺炎病毒的基因组序列进行了分析研究,结果显示,29%病毒样本出现了D614G变异,这个发生在S刺突蛋白上的变异会使病毒掌握更多打开人体细胞大门的钥匙,更容易攻入人体,使病毒的感染力提高了3~6倍。

7月6日,武汉肺炎疫情上海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在其微博文章中,引述华山感染公众号上的一篇文章指出:“有学者提出D614G突变和疾病死亡率有强相关性,但仍停留在统计学的关联分析。”而统计学的结果依赖于样本数据的扩大,病毒突变的致死率,人类目前正处于观察当中。

同日,来自英国伦敦帝国学院的免疫学教授丹尼·奥特曼(Danny Altmann)在CNBC节目上中表示,只有10%~15%的病毒城镇感染人口可能产生免疫。“这是一种非常具有欺骗性的病毒,对它的免疫力非常混乱,而且抗体的生命周期很短。”

丹尼·奥特曼认为第二波武汉肺炎疫情会到来,且形势“非常非常可怕”,他并表示,“疫苗并不是那么容易得到。”

7月9日,CNN报道美国传染病专家福奇在当天国会山主办的一场活动中说:“不夸张地说,它(新冠病毒)真的是一场完美的风暴,是一个传染性疾病,是公共卫生人员最可怕的噩梦。它是一种传播能力惊人的病毒,它传播的速度真的很令人吃惊。”

“从那些无症状的人到那些最终进入重症监护甚至死亡的人。因此,如何使该病毒真正得到控制,这成了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福奇补充说道。

二、历史上哪些疫情第二波更凶险?

6月27日,《柳叶刀》主编理查德·霍顿(Richard Horton)博士在《柳叶刀》杂志上发表一篇题为《疫情第二波》(The second wave)评论文章,称上世纪的西班牙流感让人们有理由对第二波疫情产生致命的恐惧。

爆发在一个世纪前的1918年春~1919年春的西班牙大流感,让当时的人类胆战心惊:疫情传播速度极快。两个年头内感染全球5亿人,占当时世界总人口的近1/3;传播范围达到太平洋群岛及北极地区;病死率高,约1.7~5千万人死亡,致死率介于2.5%-8%之间。1918年6~7月的夏波为首波疫情,9~11月的秋波为第二波,并发症频率高,死亡人数最多。之后还有1919年2~3月的第三波冬波;病死模型独特。死亡曲线呈独特的W形,除儿童、老人病死率高外,还有一个特殊的死亡高峰人群:约20~40岁青壮年,占据整个大流感死亡人数的50%。据推测,小于65岁的病死者占死亡总人数的99%。

西班牙大流感三波高峰每波仅几周,来去匆匆,突发突止。2004年,美国学者约翰·M巴里在其《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一书中写道:“(1920年)这场流行病可能已经过去,而我们对这种疾病的控制并不比1889年疾病流行时的人们熟练多少。这是个耻辱,却是事实。”

近百年中,人类因对于第二波疫情疏于防范而导致惨痛教训的还有1968年的香港H3N2流感。

1968年上半年,香港爆发了由H3N2病毒引起的流感,当时的公共卫生专家判断,人群对N2抗原已具有普遍的抗体水平,因此相信H3N2亚型流感病毒不会造成大面积的流行,但这种判断其后被证实是错误的。

1968年下半年,H3N2病毒N2抗原逐渐发生变异,变成恶魔级病毒,“香港流感” 蔓延至亚欧美洲广泛肆虐,在全球夺去了超过100万人的生命,疫情至1970年才逐渐平缓下来。

三、国安法抛出、落地,北京与香港即刻疫情暴增

7月6日,张文宏医生发微博表示,北京这次疫情反弹中发现的病毒株也有D614G突变。始于6月11日,起源于北京新发地的疫情反弹,根据中共官方消息,截止目前,已造成350多人感染。官方声称已经完全控制住了。而民间,有知情人爆料,北京此次疫情实际感染人数在2万5千人,死亡超2000人。因为中共对疫情数据是采取维稳式控制,官方单一发布,很多内幕外界不得而知。因此,难以判断实际感染人数与死亡数据。

对于北京疫情源头,官方目前仍没有确凿说法。耐人寻味的是,北京方面在5月下旬召开的全国两会,聚集了上千名来自全国各地的两会代表,其中有“举手机器”称号的人大代表申纪兰在两会结束数十日内病亡,引外界诸多猜测。

今年中共两会,中共借人大“橡皮章”强行通过了损害香港人权与司法独立的《港版国安法》。两会的头天下午三点,北京突降强暴雨,白昼如夜,伸手不见五指。整个六月,北京再度被疫情笼罩,官方如临大敌,毫不亚于武汉封城防疫阵势。

《港版国安法》一经推出,遭到了全球的强烈谴责,美国立即启动《香港自治法案》的通过程序。中共方面仍一意孤行,操纵全国人大常委会于6月底7月初正式通过并实施《港版国安法》,公开撕毁一国两制50年不变的承诺。

7月1日,香港爆发数十万民众大游行。香港警方抓捕了230多名示威群众。

自7月1日《港版国安法》落地实施以来,香港的武汉肺炎疫情确诊病例成激增状态:7月7日,香港新增14例确诊病例;7月8日,中共驻港国安公署举行揭牌仪式,当天香港确诊病例激增24例,其中19例属本土病例。7月10日香港教育局宣布,下周一(13日)起全港学校停课。

有民众怀疑是大陆的公安、警察、便衣将病毒带进香港,但更多的明白真相的人看清了香港疫情爆发的真正原因:香港地界与中共有着金钱关系的港商、艺人以及亲共的港府建制派纷纷表示拥护撕裂香港、破坏人权的《港版国安法》,等于是为中共站台。这才是招致疫情袭港的背后缘由。

四、二波疫情侵袭,人类该如何自救

7月10日,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传染病研究中心的病毒和免疫学专家闫丽梦(Yan Li-Meng)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专访表示,中共政府掩盖了武汉肺炎疫情。阎丽梦作为全球最早介入新冠病毒研究的专业人员之一,竟被中共严禁调查疫情真相,她的主管也警告她不要触碰中共红线,否则会“被失踪”。阎丽梦在去年12月31日向在中国疾控中心工作的友人查询后证实,中共当时已经发现家庭聚集性感染等病毒人传人的状况。阎丽梦于4月28逃离中国,13小时后飞抵洛杉矶国际机场。

阎丽梦如今出于良知冒着生命危险将真相披露于世界。中共是导致武汉疫情全球爆发的元凶,而病毒也恰恰是冲着中共而来。

明慧网《看见瘟神(2)》一文中指出:“上天从无妄降之灾,世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自然现象’!”“疫情和共产党有关系,很凶险,全球流行。……瘟疫是由神控制的,是有眼睛的、定向的,瘟疫什么时候停下来,全看人心的走向了。”

二零二零年的庚子年,对人类来说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年份。上半年武汉疫情肆虐,下半年各种灾异频发,二波疫情蓄势待发。《刘伯温碑记》预言“贫者一万留一千,富者一万留二三”,现代医学也意识到了,武汉病毒变异将更具凶险性。人类将何去何从?

上天有好生之德。其实,古时的各类预言,当今世上的上天的使者们早已在传递大难前逃生的坦途:远离中共,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你就会得到上天的护佑,走出末世的劫难,走向新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