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和华盛顿将军的相遇

华盛顿将军系列故事 宋闱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盛夏的曼哈顿,当王家海军的军舰登陆时,兵败溃逃里,唯有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一直带领着炮队,向敌舰开炮还击,那份临危不乱的勇敢沉着,给当时在战场上的华盛顿将军留下深刻印象。

不同于里德令人心寒的暗中背离,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对将军忠心耿耿地追随,始终如一地捍卫,自1776年撤退新泽西,一直到独立战争结束。

在跟随华盛顿将军征战纽约,撤退新泽西的这支大陆军里,有一名炮兵上尉,是从哥伦比亚大学退学前来参军打仗的年轻人,他的名字是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他日后成为华盛顿将军在战争中最得力的助手,最信任的副官,日后美国的第一任财政部长,美国宪法、美国财政的奠基人。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出生在一个西印度英属殖民地岛屿上,他是一名私生子,母亲是一名法国女子,之前有过不如意的婚姻,父亲则是一名不怎么绅士的英国人。一对失意男女在这个殖民地岛上相遇后,共同生活几年,生育了亚历山大。这个小男孩很小的时候,父亲就从他的生活里消失,不久之后,母亲也一病而逝。根据长子继承法,母亲第一次婚姻里所生的儿子来到这个岛屿,接收了母亲所有的财产,包括汉密尔顿特别爱读的母亲的书,也没给他留下。好心的邻居看这个一无所有、无片瓦遮头的孤儿可怜,便把那些书买下来,送回给汉密尔顿。所幸当地的殖民地白人社群,有照顾孤寡弱小的传统,不至于让这个孤儿流落街头,于是这个孩子凭借着众人的善心和自身顽强的生命力活了下来。

因为很早失去父母双亲,汉密尔顿的年龄至今有两种不同记载,一种是说他出生于1755年1月,一种则坚持有文献记录他出生于1757年1月。总之,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一个摩羯星座的孩子,他具备摩羯座的坚韧、顽强、高瞻远瞩、富有领导能力的特性。失去母亲和家的庇护后,小亚历山大在当地一家商店当学徒谋生,他料理生意,接待客人,记账开支,跑腿送货,忙得头头是道,有条有理,很是利落。以至于老板到欧美大陆进货时,能够很放心地把店交给这个十来岁的小学徒来打理。

他的命运转机源于他的写作才华,有一年岛屿上遭遇飓风,他将飓风席卷而来的惊心情形全程观察和记录,写了一篇洋洋洒洒的纪实性散文投稿,并在当地的报纸上发表。这个孩子天生的语言能力和写作才华,令当地社团为之惊诧,他们决定,不能让他在店里一直做学徒。于是众人筹集了一笔钱,送他上船离开小岛,前往新大陆求学。就这样,少年汉密尔顿来到了北美,他先在新泽西的伊莉莎白镇的一所学校学习语言,投考当时的新泽西学院(普林斯顿大学)未果,转而考取了纽约的国王学院(哥伦比亚大学),前往曼哈顿求学。就这样,纽约这座城市,迎来了日后的“纽约王”。

引人注目的炮兵上尉

1776年夏,出现在华盛顿将军麾下的这个年轻人,已经在人群里崭露头角,显示出他天性不凡的智慧,感召能力和领导能力。独立战争打响后,这位年轻的学子便在课堂上坐不住了,他频频写文章抨击英王对北美的奴役政策,在公开集会上发表演讲。凡他开口,他的热情和滔滔的语言表达能力,便如磁石吸引铁钉一样,吸引人群。他虽支持独立革命,却比一般青年更为理性。曾经有一次,狂热的学生围攻保王党身份的学校校长,试图将校长抓捕下狱,是汉密尔顿守住了校长家的大门,呼吁众人冷静,不可妄为,无理性的激进之举与暴徒无异。这劝说的空档足以掩护校长从后门逃走,安全回国。华盛顿将军的部队进驻纽约后,汉密尔顿这个异乡人,凭他一己之力,在曼哈顿街头游说募集,招兵买马,居然拉起了六十八人的一支民兵,且在一次战斗中夺取了英军好几门大炮,便自成了一支炮兵队。并且,汉密尔顿还搞来了一笔钱,给炮兵队的每个士兵都换上了统一的蓝色军装,鹿皮马裤和军靴。他一生都推崇好看的制服能提升士气这样的理念,并乐此不疲,凡是带兵,他总是先张罗着要制备漂亮的军服配置。

汉密尔顿相信好看的制服能提升士气,凡是带兵,他总是先张罗着要制备漂亮的军服配置。图为美国画家Alonzo Chappel的作品《著制服的纽约炮兵亚历山大·汉密尔顿》。(Wikimedia Commons)

你就想想吧,缺衣少食的大陆军中,多少人连鞋子都没有一双,深秋里还穿着夏天的单衣衫。在新泽西撤退的寒天里,还曾经发生过美方士兵从战死的英军尸体上扒下精制的全羊毛料红色军服,穿在身上御寒,却因此被自己人当作了敌人的悲剧事件。所以,汉密尔顿带领的这支衣履光鲜,气派漂亮的纽约炮兵队,走到哪儿都神采奕奕的,引人注目。汉密尔顿呢,是个天生的领导者。在撤退新泽西的行军途中,在新布斯威克,一位军官因公务与汉密尔顿接洽,形容见到他的情形是:迎面走来一群英气勃勃的年轻炮兵,领头和他握手交谈的,是炮兵中个子最矮小,看起来也最年轻面嫩的那个毛头小伙子,开口介绍说自己是亚历山大·汉密尔顿,那一种理所当然的口气,自信军中没有人会不知道他就是汉密尔顿。

命中注定的相遇

的确,汉密尔顿和他的炮队,从纽约到新泽西这一路战打下来,在大陆军中一直是骁勇善战,能够扭转劣势的一股坚实力量,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已经声名显赫!在盛夏的曼哈顿,当王家海军的军舰登陆时,兵败溃逃里,唯有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一直带领着炮队,向敌舰开炮还击,那份临危不乱的勇敢沉着,给当时在战场上的华盛顿将军留下深刻印象。在撤退新泽西的途中,从纽瓦克走到普林斯顿,汉密尔顿指挥的炮队一直起到了掩护撤离的作用。曾经在新布朗斯威克的一条河边,敌我双方争夺一道桥,美军试图在撤退前摧毁那座桥,英军方面,康沃利爵士指挥的轻兵团则试图通过那座桥,跨河掩杀而来。华盛顿将军命令汉密尔顿和他的炮队,在河边开炮,阻止敌人的紧追不放,汉密尔顿指挥有方,炮队的火力,硬生生地将那支骁勇善战的英军轻兵团堵在了河对岸,没能过桥,为部队的撤退赢得了宝贵时间。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的有勇有谋,聪慧过人,源自于他的天赋,也源自于他后天极爱学习的精神,他是个极为自律的自学者。他满腹的军事枪炮弹药的知识,都来自于他广博的阅读和自学,这些学习成果都能在战场上现学现用。他本是个孤儿,在动荡中生活惯了的,所以,万般凄惶、逃兵不断的新泽西撤退,对这个孤儿来说倒没什么,他本来也不像别的美国士兵,有一个热乎乎的家可以逃回去。行军途中,他依然延续著每日的阅读进程,虽然时不时就要带兵上阵,对敌开炮,这样命悬一线的动荡军旅,也不妨碍他每天找到可以安静读书写字的时间。在军中的汉密尔顿自学了大量经济学的书籍,他的读书笔记,阅读心得都写在一个随身携带的账簿上。以至于两百多年后的当今,一位研究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为他撰写传记的一位历史学家感慨地说,读完那本账簿,你就读懂了汉密尔顿的一生。

就是这样,1776年的寒冬,大军一路撤退,冷风冷雨中的新泽西,华盛顿将军和年轻的上尉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完成了他们命中注定的相遇和相知。在1776年岁末,汉密尔顿成为了华盛顿将军的副官,在他的身边工作,形影不离地跟随他的脚步,随时记录将军下达的指令,为将军处理海量的、无穷无尽的、来自四面八方的文书。不同于里德令人心寒的暗中背离,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对将军忠心耿耿地追随,始终如一地捍卫,自1776年的新泽西,一直到独立战争结束。

点阅【华盛顿将军系列】连载文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