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思考“巧合”背后中共有意为之的目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为了防止权力被滥用及贪污腐败,中共貌似也学西方国家在《刑事诉讼法》中对案件的属地管辖嫌疑人和服刑人员的关押程序及地点等,有着明确的程序规定。按照中共的规定,在沂南县看守所关押的嫌疑人被判刑生效后,应该送到位于济宁市的微山湖监狱服刑。

也许是为了控制信息的进一步扩散,我被中共构陷判刑后,却意外地被转送到了临沂市看守所数小时,接着被送到了临沂监狱。在沂南县看守所里关押过的人都知道,要想不去微山湖监狱挖煤,若有“关系”在临沂监狱,想被送到临沂监狱服刑需要花五千到一万元人民币上下打点才行。我可没有这种“关系”。

后来我出狱,又继续被共匪非法拘禁在家长达20个月。上天眷顾我逃出中共魔爪后,中共气急败坏,疯狂的在半夜冲进我大哥家里对付我侄子克贵,对我大嫂和克贵几岁的孩子进行殴打。克贵行使正当防卫权——用菜刀砍伤翻墙冲进家中不断殴打他和家人的中共暴徒而被中共抓捕,关押在沂南县看守所,后来也被当局违反中共自己规定地送到了临沂监狱关押到最后一天。

2019年,王全璋律师在经过三年多的黑监狱酷刑折磨后,也被从天津送到临沂监狱,一直关押到最后出狱。如今的许志永博士、丁家喜律师后据说已证实被秘密关在山东省临沭县青云看守所。按照中共的规定,在临沭县看守所中的关押者被判刑生效后,也应该被送到指定的临沂监狱关押服刑。

许志永博士和丁家喜律师后是因为在福建厦门和朋友们一起聚餐而被中共爪牙抓走的,暂且不说抓人的理由是多么荒唐可笑,退一万步讲,即使他们真的有犯罪嫌疑,按照中共《刑事诉讼法》的属地管辖相关条款,那他们也应该被关在厦门的某处,而不是党中央统一指挥,由山东烟台市的公安把他们带回山东指定监视居住——关在黑监狱里酷刑折磨半年后再送到临沭县看守所关押,而且是由临沂市公安局作为办案单位……这一系列反常做法背后的考量究竟是什么?

当然,可能有朋友会说,在共产专制下,就连宪法党都可以按照他的意志,随意改变,法律作为党的统治工具更是很容易的可以随意增删改动,规定根本不值得一提。事实的确如此,在专制之下讲“法制”,无异于在戈壁滩上谈交通规则,非书呆子不会真的这样做。

我真正想和朋友们探讨的是,前后时间跨度长达十四年,前面提到的这五位彼此认识、曾互相帮助一起维权的一直被中共视为眼中钉的人权捍卫者,先后被从不同的地方都送到临沂监狱这同一个地方关押服刑,朋友们觉得这是偶然巧合吗?如果是的话,未免也太巧得不合常理了吧?!如果不是,中共这样有意为之的真正目的又是什么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自由亚洲/责任编辑:李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