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大坝已成祸害?中美学者结论一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15日讯】湖北省宜昌县的三峡大坝自修建以来就备受争议,近期长江流域持续遭逢暴雨侵袭,三峡大坝泄洪加剧了下游的灾情。日前,美国地理学者及中国地质学家均表示三峡大坝无法阻止像今年这种大规模洪水,且在极端气候中会曝露其弱点。

综合媒体报导,近期长江流域汛情告急,各地洪灾严重。三峡大坝被指不但没有起到防洪作用,24小时全力泄洪加剧了下游的灾情。

研究中国洪水问题的美国阿拉巴马大学地质学教授尚克曼(David Shankman)表示,修建三峡大坝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为了防洪,但是在大坝建成不到20年,就面临着有记录以来最高水位的洪水,事实上,三峡大坝无法阻止像今年这样严重的洪水。

尚克曼指出,三峡大坝在一般年份确实能帮助缓解洪灾,但在更加极端的天气中可能会暴露出大坝的弱点,三峡大坝水库没有对严重洪灾发挥重大影响的能力。

中国地质学家范晓则表示,三峡大坝只能暂时拦截部分的上游洪水,对长江中下游强降雨引发的洪灾无能为力,三峡大坝和其他主要大坝项目因为改变长江下游的泥沙流,如此可能会使洪水更加严重,大坝本身的工程发电需求也影响防洪。

范晓强调:“在人们只是考虑用水库解决防洪问题时,他们往往会忽视,甚至削弱江河湖泊调节洪水的自然能力。”

长江水位不断暴涨,下游多个危险地带要求民众撤离,包括江西九江市的江洲镇等长江江心高地。

九江市江洲镇官方通知,要求当地老弱妇孺全部撤离,18岁到65岁之间的劳动力留下抗洪,防护当地长达35公里的堤坝,但实际可调用的劳动力不足千人。

九江市民吴先生13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江洲镇是长江上的一个汀,四面是长江,很危险。官方却把它围起来,迁进去四、五万人。九江地区有两个这样的镇,总人口大约有六万人,大多是老人和妇孺。政府叫撤,但不提供物资保障和安置地点,民众只能投奔亲友,各自逃命。还有的人举目无亲,不知投奔何方。

鄱阳居民陈茂林表示,从上月初开始到现在,长江流域从西向东,都遭洪水袭击,至今已约20天。早在7日晚上,江西省城南昌很多区域就已出现严重内涝,而沿鄱阳湖和长江周边的大片农村也损失严重,但都基本没什么救助,大家都只能靠自己。

14日,中共武汉市政府也在新闻发布会上称,7月12日23时,长江武汉段汉口站“洪峰”水位28.77米,流量56400立方米/秒。13日,长江洪峰已经“通过武汉”,但未来一段时间,武汉段水位“仍将在高位运行”,防汛形势依然严峻。

此前,官媒《人民日报》报导说,中国应急管理部预计长江中下游、鄱阳湖、洞庭湖、太湖,在未来3天恐继续遭逢强对流天气,发生暴雨与洪水的概率很大。

据《扬子晚报》报导,长江下游的南京市水位全面超越警戒水位,已经创下历史第3高,达到10.1米。南京市防汛形势相当严峻。

(记者刘明焕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