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接班人后院起火 400亿烂尾楼曝光(视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15日讯】近日,陆媒纷纷揭露,贵州省独山县早几年借了400亿债条打造的景观,部分已成为烂尾景区。虽然涉事的前县委书记潘志立已落马,但后续追责效应仍在延烧。有分析人士认为,此事再被揭底,背后涉高层权斗,剑指被视为习近平接班人的陈敏尔。陈曾主政贵州多年。

7月14日,多家大陆媒体报导说,12日晚,一个题为“亲眼看看独山县怎么烧掉400亿!周年特辑(上)”的视频,将人口不足40万的小县城——贵州独山县送上了热搜。

该视频全长22分钟41秒,马前卒工作室主持人,实地走访了位于贵州省黔南州独山县的标志性景点,包括号称拥有顶级硬件设施的独山县古风博物院、预估造价3000万的独山钟楼,及造价花费2亿的天下第一水司楼等。

视频中提到,独山县还有一个大型项目,是盘古庄。项目建于2013年,占地面积一平方公里,建设形成建筑面积110万平方米的大型商旅综合体。预计造价56.5亿。

主持人质疑,独山县位于贵州黔南州,只有一个街道和8个乡镇,借了400亿的债打造的景观,部分却已成为烂尾景区。

除了景区之外,主持人还探访了独山·香港科技城,独山经开区大数据中心等产业园区,称其现在“空空荡荡”,“都是400亿债务的成果”。

7月14日,独山县政府网站发文回应称,针对此前因盲目举债、乱铺摊子遗留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烂尾工程问题,今后,独山县将继续对项目挂牌督战。

独山县委原书记潘志立被调查

有关独山县“400亿债务”的问题,此前也曾引发关注。

2019年8月1日,贵州省纪委监委网站通报了一则“黔南州独山县委原书记潘志立被开除党籍和公职”的消息。

据贵州省纪委监委梳理的典型案例汇编中披露,为了政绩,潘志立罔顾独山县每年财政收入不足10个亿的实际,盲目举债近2亿元打造“天下第一水司楼”“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筑”等形象工程、政绩工程。

潘志立被免职时,独山县债务高达400多亿元,绝大多数融资成本超过10%。潘志立因此被舆论称为“全国最会借钱和最敢花钱的县委书记”。

2018年10月,潘志立被立案审查,12月被免职。2019年1月,被立案调查。

分析:烂尾工程再被揭 陈敏尔被聚焦

对于如今独山县烂尾工程再度被拍成纪录片抛出,有分析人士在品葱网质疑,马前卒工作室拍独山县的影片,是否表示陈敏尔要完蛋了?

分析人士认为,马前卒发视频指责贵州独山县烧钱烧掉400亿,不管怎么说这算是墙内的负面新闻。很难想像马前卒在没有后台的情况下发这个视频,要是没后台估计早被删了。

那么马前卒的后台让他发这个视频的含义何在?这么大的一个负面新闻,不搞定几个大领导是不行的。那最后谁会倒楣呢?要知道前几年贵州一把手是陈敏尔,难道是他要出事了吗?

分析人士说,中央对独山县乱搞的地方债问题基本已经定性了,独山县委书记潘志立已经被抓了,马前卒其实也就顺着中央意思把话说了说而已,虽然之前没什么人敢说。

现年60岁的陈敏尔是习家军的代表人物之一,曾在浙江工作31年,历任县委书记、宁波市委副书记。习近平在2002至2007年主政浙江时,陈任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在陈的管理下,“浙江日报”刊发了200多篇习的文章,并于2007年出书。

中共十八大习近平上台后,陈敏尔先后被提拔为贵州省委副书记、代省长、省长、省委书记。2017年7月,十九大前夕,江派指定的接班人、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落马。陈敏尔调任重庆任市委书记,同年10月进入政治局。被认为是习的接班人选。

习近平曾于2019年4月15日至17日到访重庆,陈敏尔及习的随行人员陪同考察。不少观点认为,习是替陈敏尔捧场、撑腰打气。

不过,对于中共接班人一说,许多观察人士认为,陷入严峻内忧外患困境中的中共政权,已无法靠权斗和内部清洗来完成接班人承袭,因为处于风雨飘摇的中共专制随时可能走向解体。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独山县烂尾工程大案,还疑牵出习近平的亲信、中共公安部长赵克志

赵克志曾于2010年8月,任贵州省委副书记、省政府党组书记,代省长;9月28日任贵州省长。2012年7月,任中共贵州省委书记;同年11月,在中共十八大上,进入中央委员会,12月18日起,不再兼任省长职务。

2015年7月31日,赵克志履新中共河北省委书记,2017年11月担任中共公安部长。

公开资料显示,落马逾一年后的潘志立,在贵州任职的时间点,与赵克志离任江苏到贵州的时间基本重合,并且赵克志也在潘志立到独山的5年后才离开贵州。

推特网友纷纷热议:

“共产中国就是一个烂尾工程,需要推倒重建。”
“体制不改,你十有八九会碰上这样的官员!”
“习选定的陈敏尔后院起火,说明中共气数已尽!”
“独山县烂尾工程被拍成纪录片,估计矛头指向曾主政贵州的习家军陈敏尔和赵克志。”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