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水淹1.5米深仍不肯走 江西老人透心酸内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15日讯】受暴雨影响,长江三峡大坝水库全力泄洪, 导致长江流域洪水泛滥。江西灾情告急,南昌市周边多地遭洪水围困多日。港媒13日实地探访发现,其中一个村子水深达1.5米,交通、通讯与外界断绝。但仍有多名老人留守,原因及生活状况令人心酸。

由于持续暴雨,加上三峡大坝全力泄洪,长江流域自洞庭湖湖口的湖北监利,直到出海口上海,数千公里的江面水位悉数超越警戒线。洪水泛滥,大量农田、村庄被淹没,堤坝、房屋、道路、桥梁被冲垮。

江西防汛11日已宣布“进入战时状态”,九江段水位持续上涨。江西鄱阳湖情况危急,至少4个观测站的水位已高于1998年洪灾的水位。

江西省九江市柴桑区江州镇防汛指挥部12日发布通知,因长江九江段水位已超出警戒线3米且持续上涨,下令分批转移江州镇居民。

老人惦念十几只鸡 拒绝离开

港媒明报记者13日实地采访发现,江西省省会南昌市遭洪峰袭击,周边县镇乡村遭洪水围困达72小时,部分地区水深达1.5米,交通通讯与外界断绝。

进贤县的青岚湖是鄱阳湖众多卫星湖之一,青岚湖周边多个低洼村落成为该县本次受灾最严重的村落。检上村村民赵老伯称,在9日洪水进村后,妻子已被在南昌和赣州生活的子女接走,虽然子女担心赵老伯的安危,一直要求他一起离开,但他惦念家中还未长成的十几只鸡,拒绝离开。

赵老伯的家已经水浸多日,至今仍有1.5米以上的水深,家中的木质家俬,泡在水中漂在一楼。赵老伯将家中养的鸡和雪柜送到老宅的二楼避水,自己则会隔几天冒险涉水回家喂鸡。

然后,到村委会借用村部的临时电力和几名留守的乡亲一起煮饭吃。

据悉,检上村有300多户人家,在洪水到来前,政府已通知村民投亲靠友。目前在村内留守的只有数名老人。当地政府没有为灾民提供任何帮助,甚至连他们的日常饮食,都要靠自己解决。赵老伯冒险涉水回家除了喂鸡,还要翻找一些粮食充饥。

赵婆婆也是留守村内的一名老人家,和赵老伯一样,她拒绝搬离的理由同样是家中饲养的禽畜。

报导说,对于农民而言,这次水灾使他们的农田都已绝收,不论是谷物还是瓜菜。因此对于农户而言,舍命看护的十几只鸡便是相当大的一笔财产。

谈及未来的生活,赵老伯一脸茫然。他说,难以想像未来将如何度日,希望政府尽快介入解决。

老人惦念家中还未长成的十几只鸡,拒绝离开。示意图(pixabay)

多地灾民靠自救 政府无安置

除了检上村的政府没有为灾民提供任何帮助外,许多地方的民众遭遇同样的问题。

因堤坝决堤被淹的江西鄱阳县余家村,农田、房屋被淹,损失惨重,村民受困家中吃的用的紧缺,但没得到政府的救助。

鄱阳居民陈茂林表示,从6月初开始到现在,长江流域从西向东,都遭洪水袭击,至今已约20天。7日晚,南昌很多区域就已出现严重内涝,而沿鄱阳湖和长江周边的大片农村也损失严重,但都没什么救助,大家都只能靠自己。

江西鄱阳镇居民李先生说,当地官方的所谓“应急措施和救援”,更多是“政治作秀”,弄一些人做做样子、拍照,然后作为所谓“党员抗洪”进行宣传。

因长江九江段水位已超出警戒线3米,且还在持续上涨,江西九江12日发紧急通知,要求江洲镇老幼镇民要在13日之前撤离,18-65岁劳动力要留下抗洪。

九江市民吴先生对自由亚洲表示,政府叫撤,但无论是物资保障、安置地点都没落实,只能各自逃命。 “还有举目无亲的人嘛,哪里撤?”

另一位九江市民李先生说,尽管政府调集了一些军队进去,但大多数灾区的留守老人和孩子只能靠自救。 “没人照顾他们,只能是自行活动。”

灾情严重的湖北省,有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对希望之声表示,他们仍没有任何与救灾有关的行动。 “做不做都一样,甚至不做呢更好,少犯错误。”

网上流传的一段视频显示,有广播对民众喊话:洪峰这两天预计将上涨至29.00米,防汛形势将非常严峻,请大家迅速整理各自财务搬家,投亲靠友。

目前中共高层仍无人到水灾现场视察。而且,公布的救灾款和物资,也远远达不到实际需要。

6月底,中共红十字会表示向遭受洪灾的贵州、江西、湖南三省调拨救灾物资,总价值285.56万元。有网友估算后表示,人均仅仅6分钱。

安徽省洪灾泛滥,很多县市和农村泡在水中,官方统计已有1000多万人受灾。但村民说,没有得到援助,正在自救。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