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最难就业季来临 陆高校就业率奇葩造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17日讯】中共国务院7月15号召开常务会议,支持大学毕业生、返乡农民工等族群就业、创业成为重点。今年将有规模空前的874万大学毕业生,在当局一再强调“保就业”的氛围下,高校被曝光用“扣押毕业证”,“淘宝买就业协议”等奇葩手段,在就业率上造假

今年中国将有874万大学生毕业,比去年增加40万人,是历年最多。但不同以往的是今年就业机会骤减。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 谢田:“因为我们看到中国实际上是从年初,从瘟疫开始以后停工。到这个贸易战带来的一些经济衰退。本来就是有制度性的经济衰退。到现在勉强复工以后,又有国际市场对中国基本上封闭,国际市场需求也减弱。再加上现在的洪涝旱灾,对这个整个就业情况对经济情况肯定冲击很大。”

面对“最难就业季”,大学被曝光就业数据造假。党媒“新华每日电讯”7月13号报导,一些应届毕业生明明还没找到工作,但学校为保证就业率,多次催促毕业生签订就业三方协议。毕业生不得已托关系、找门路,甚至催生出产业链,连学校周边打印店和淘宝卖家,也公然做起签字盖章生意。

淘宝上一家名为“carvenc education”的商家被询问“能否代盖三方协议公章”后,表示“只要99元,协议书真实有效,包回访”。而“园林3班”的群组里,辅导员说“实在找不到工作单位的,我给你们支个招,去打印店搞一下,十几元就能搞定。”

此外,光明日报等媒体最近也报导,多所大学利用“扣押毕业证书,要求学生用签约的就业协议来换”、“把实习单位作为就业单位”等手法,为就业率灌水。

原首都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 李元华:“因为教育部它把这个就业率作为学校的一个评价指标,那么学校往年其实一直在作假,今年作假作得更厉害了。如果过去有掺水,现在就基本都是水。我当年在中国大陆任教的时候,他们就那样,什么考研究生就叫就业了,什么你自己回家找工作也叫就业了,反正他就以各种名义,然后最后就是说很多人全就业了。”

1999年中共教育部首次对各大学就业率进行排名后,校方就开始追求亮丽的数据。尽管中央和地方当局声称不允许盲目追求就业率,但教育部门在内部通报文件中,仍然有高校就业率排名。

前中国财政部处长 梁惠民:“糊弄领导,下级骗上级,因为领导爱听好话。现在是你骗我,我骗你,大家都骗习近平。这很简单,因为这个体制就是骗了越高级,影响越大,越能糊弄更大范围的老百姓。”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估计,中共病毒导致约2亿人面临失业风险,现在又面对庞大的毕业生人群,官方并没有有效的解决方法。

谢田:“原来不是说要大家去农村创业吗?创业不成。又搞一个变相的上山下乡,这些年轻人现在也不响应。后来又搞一个摆地摊,也没摆成。然后又搞什么经济内循环,中共没有办法了。”

《中国新闻周刊》引用学者的话说,不能一直靠体制给学生“兜底”,真正要解决大学生就业问题,必须要为民营企业提供更好的环境。

李元华:“我觉得它是无解的。其实民营企业现在在这个环境下就是更困难了。现在整个国家经济不成,国家拿大量资金去扶植那些国有企业的时候,这些民营企业等于其实就是雪上加霜。而且民营企业它是讲效率的,它不会因为你政策就如何如何。”

梁惠民:“这个社会主义共产党领导,从根本上来讲,是跟民营企业的发展对立。因为民营企业越发展,大家越指望民营企业就业,那谁还听党的话。像我这样的人在国内,我的企业从来不学习什么党的文件。”

中共肺炎疫情也给毕业生就业带来影响。目前整个中国招聘市场,还没有为大规模“云招聘”做好准备。同时企业为了避免亏损,有些已经拿到就业协议的学生,也被毁约。

采访/陈汉 编辑/尚燕 后制/钟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