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北戴河会或取消 习严防红二代政变

石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17日讯】《有冇搞错》。7月16日。

中共北戴河会议前夕,北京卫戍区司令员换人,王春宁中将卸职,去向不明。之前,中共两会前夕,王春宁卸任中共北京市委常委。王春宁接连卸任京城要职,内幕引人猜测。

据中共北京市政府征兵办公室微信公众号“首都征兵资讯”消息,7月14日,北京市召开2020年征兵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会议由卫戍区司令员付文化主持。

这是中共官方,首次藉披露付文化履新的消息,宣布王春宁走人了。

这个王春宁不是一般人,原来12军军长,父亲是原来的南京军区副政委王永明中将。爷俩都是中将,这在中共内部不多见。

王春宁长期在原南京军区工作,曾任某集团军装备部部长、师长、集团军参谋长、副军长。2014年2月,任陆军第12集团军军长;2016年8月,任北京卫戍区司令员;2017年7月,晋升中将军衔;2020年1月,王春宁刚刚履新北京市委常委。5月11日就去职了。北京卫戍区的政委张凡迪,接了北京市委委员、常委。原因是什么,谁都不知道。

张凡迪是陆军少将,早期在原济南军区服役。曾任陆军第54集团军防空旅政委、某师政委,济南军区司令部直工部部长。2016年任陆军第26集团军副政委。2019年12月任卫戍区政委。

现在,明确了,王春宁不但不做北京市常委了,而且也不做北京卫戍区司令了,原因是什么,不做北京卫戍区司令后去哪里了,都不知道。

付文化,原来是54集团军参谋长,中共军改后,任陆军第81集团军参谋长。2017年升少将军衔,2017年7月举行的朱日和阅兵中,付文化担任装备保障方队领队。

原来中共的54军,是中共的三大主力之一,38、39、54,38军在河北,39军在辽宁,54军在河南,都是中共的所谓重装甲部队。

这次付文化调到北京卫戍区,当了付司令,是姓付的正司令。中国姓很麻烦,姓郑的比较好,姓付的就有些麻烦了,见到他喊付司令,总觉得怪怪的。以前我在深圳有个朋友,姓徐,当了副局长,是徐副局长,广东话说起来,成了脱裤子局长了。这都是笑话。

北京卫戍区,也被称为中共的“御林军”,担负京畿安全重任,平时守护北京市的重要部门,战时还要掩护中共高层撤退。有说法称,控制了北京卫戍区,相当于将半个北京置于手中。北京卫戍区司令,历来由中共军委主席指定,任用其最信任的人。

这个卫戍区,在以前叫做警备区,就是以军事单位负责地方治安,负责地方军队军纪等等。当然,北京卫戍区级别就高一些了,是军级单位。现在北京卫戍区有三万多人,三个师的编制。

说是御林军,就是保护首都安全的。大家知道有另外一个,以前叫8341部队的,正式名称叫中央警卫团,那是宫中侍卫,带刀侍卫,那个更是要皇帝自己人主管了,级别也更高。北京卫戍区司令,军级,中将。中央警卫团,团级,团长是上将。开玩笑,官比上将其实大多了。当年汪东兴,毛泽东亲信,周恩来、江青都得看他眼色。后来王瑞林,上将,邓小平亲信,邓家的儿女也不敢得罪他。

当然,北京卫戍区,也还是非常重要的保卫单位,对北京,对中南海的安全负很大责任。

所以,现在中共权斗敏感时期,北京卫戍区司令员王春宁被免职,内幕引人猜测。

最近中共军方异动频繁,中部战区换人,空军政委换人。

另一方面,换人不止是军队,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还有几位政法系统的高官密集落马。司法部长傅政华卸职,河北省公安厅刑事警察总队原总队长王星亮落马,江泽民老乡,军工大佬、中船重工前董事长胡问鸣落马等等。当然,最引人注意的是有关孟建柱的消息,据说他住院了。

7月8日,习近平亲信陈一新出任“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办公室”主任,放话“刮骨疗毒”、“清除害群之马”。在此前后,中共公安部高层多人被查处、免职或调职。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落马,副部长孟庆丰、副部级反恐专员刘跃进相继离职,重庆公安局长邓恢林被查。

已落马的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重庆公安局局长邓恢林都曾任前公安部长、前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的大秘。近年,有关孟建柱的负面传闻不断。孙力军落马后,网上一度传出多个版本有关孟建柱被捕的消息。7月7日有消息指,孟建柱目前已“病重住院”,被当局严密监视、限制自由。

7月10日,习近平陕西老乡刘钊升任公安部副部长。中央政法委书记、中央港澳协调小组副组长郭声琨的马仔、公安部长助理聂福被免职。

7月12日,海关总署广东分署缉私局党组书记、局长詹励落马。詹励是江西婺源人,与江泽民集团二号人物曾庆红、郭声琨是江西老乡。另外,詹励是孟建柱主政江西及公安部期间提拔重用的马仔。

7月13日,海南省政协副主席、前统战部部长王勇,与辽宁省原副省长政协原副主席刘国强被查,成为2020年落马的第七、第八个中共省部级高官。刘国强曾与已落马的薄熙来、王珉等辽宁高官共事。

我们回过头讲王春宁。

最近,陈破空披露说,北京发生了红二代的军人,以军逼宫的事件。他们不是要政变,不是要杀人换人什么的,而是要用军队,逼习近平表态,主要是对国内外一系列政策不满,对习近平身边的一些人不满,矛头不是对习近平,而是对王沪宁那一批。

当然,也有消息说,北京发生了未遂政变。今年疫情最紧张的时候,大概在4月份吧,北京街头突然出现了大批的装甲车,不是武警的,也不是重装打仗用的,而是装甲运兵车。很多人照了相,很奇怪。当时就有不少猜测。

大家可能记得,任志强批评习近平的信件,那个信说明在中共内部,红二代对习近平极为不满意。然后有陈平转出来的那个要求中共开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是否合适当总书记的信件。还有,就是声称是邓朴方的写给人大的信,也是质疑习近平的,问了十多个为什么?谁负责?

这一切,透露两个内容,第一,内斗激烈。第二,红二代、高干子弟,对习近平尤其不满。

当年2013年习近平刚刚上台,红二代们特别兴奋,延安儿女,这是北京的一个俱乐部,几次集体表态支持习近平。现在,这种声音不见了,我们听到的,多是批评习近平,对他不满的声音。

如今,王春宁卸任北京卫戍区,时间恰好,背景也完全一致了。

按照中共的惯例,7月底到8月,就是所谓的北戴河会议了。其实是各级高级官员,要去北戴河避暑度假。所以7月下旬至8月上旬,中共内部,中南海的高层活动,将进入北戴河秘密会议阶段。

所谓北戴河秘密会议,其实不是一个会议,更多的类似中共高层的人非正式聚会。大家都去避暑,官大的,有自己别墅,官小些的,也有自己的套房。然后全家人都去,好吃好住,私人海滩。然后还有各种游乐设施和场所,打球、打牌、打麻将。过程当中,各家串联,互相聊天谈话,内容往往就会涉及到国家大事,涉及到人事安排。

因为不是正式会议,所以也就很难限制。在邓小平时期,北戴河会议,变成了高官俱乐部内部就各种利益进行讨价还价的最重要场所。

结果是各派、利益团体,都会利用这个机会表达自己的意见和诉求。最后,干脆有些一些专业会议,也去附近开。如果有高度共识,最高层干脆开个会,表个态。所以,北戴河一直是中共权力运作的一个关键。

但习近平上台之后,因为不喜欢老人干政,所以不希望这个北戴河传统持续,但却不能不让老人去北戴河度假,所以干脆自己不去。我不去了,你们自己说什么都没大作用。

但现在不太一样了。习近平可能比他上台之后的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党内的支持,需要各位大佬的支持,需要各位老同志的认同和支持。

最近,《学习时报》登了不少文章,说习近平如何关心老同志,关心他们生活起居等等。这个挺有意思,透露的信息也很有意思的。

王春宁的去职,大概只是一个标志。证明党内的红二代,当了大官,恐怕也未必比别人更安全。今年的北戴河,恐怕是另一个标志。因为我听说北京会以疫情的缘故,取消任何与北戴河有关的活动,包括今年北戴河会议也就没有了。这对习近平来说,是好事也是坏事,好事就是省了麻烦,一批人指手画脚,说三道四,都是不能拿他们怎么样的人,类似任志强那样的一大批人,不去北戴河,就不聚在一起了。就像七一,港府不让游行是一个道理。

但另一方面,习近平也需要这批人支持,如果没有一个活动,没有一个平台,也就难以去联络了。

现在内忧外患,习近平又搞“一尊”,什么事都自己决定,实在太类似明末崇祯皇帝。最后的结局,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