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专家揭三峡大坝缺陷 不是淹重庆就是淹武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17日讯】中国南方持续暴雨,长江流域数千公里的江面水位悉数超越警戒线。三峡大坝成舆论关注焦点。有中国专家表示,由于三峡水库是狭长型水库,当上游大洪水时,重庆就淹了,若泄洪下游武汉就淹了。

近日,印媒今日印度顾问、印度退休空军上校维纳亚·巴特(Vinayak Bhat)释出的卫星照片可见,6月24日三峡大坝已经开始泄洪。但党媒6月29日才称首次泄洪

卫星图片还显示,7月9日,三峡大坝一度打开了大坝上所有的防洪闸门竭尽全力向外泄洪

中共水利部称,长江洪峰在14日凌晨抵达长江武汉江段,水位达29.00米左右,流量达5.8万立方米/秒,两、三日陆续通过长江中下游,包括江西九江、江苏大通等主要控制站的洪峰水位也都位居历史前高。防汛形势异常严峻。

目前,长江在武汉已经成了一条悬江。武汉长江水位距离保证水位29.73米,仅有整整1.5米的空间。三峡大坝持续全力泄洪,将导致长江水漫堤,武汉将不保。

如今三峡水位仍在暴涨,在过去的6天时间,三峡水位暴涨了6米多,已达156.24米。而三峡最高水位是175米,不知三峡还能坚持多久?但真正的大汛期还未开始,预计从7月下旬到8月中旬才是真正的大汛期。

面对如此子险情,中共官媒纷纷称,三峡大坝已经尽力了,三峡大坝也是束手无策等报导三峡汛情,并自曝三峡一旦溃坝,将淹没湖北江汉平原荆州宜昌等地区及武汉,甚至洪水达南京,这样的损失将无法估量!

中国著名水利工程专家黄万里的儿子黄观鸿近日接受热点互动节目专访时说,当年在三峡大坝建设评估会上,其父黄万里反对大坝修建工程,是因为重庆和武汉两大城市的江河干流上“不允许建大坝的”。

他说,修建大坝不能防止夏季汛潮,这是三峡水库设计时最大的缺陷。三峡水库长600公里、宽度平均只有一公里,是一个狭长型的水库,库头在三峡大坝,库尾在重庆与嘉陵江口。

当上游从重庆金沙江下来的很大的流量,很急水流进来,水库一时难容下如此庞大的水量,因此库的尾巴是要“翘起来的(往上淹)”。

黄观鸿说,三峡大坝水位千万不能超过150公尺,因为“不知道明天从重庆那边下来多大的每秒几万立方米的水”,如果下得大,三峡大坝水位升到157公尺,那绝对受不了。

他说,三峡大坝水位升到160公尺的时候,如果来的是每秒5万、甚至于7万立方米,那么大的速度、那么大流量,重庆“整个尾巴翘得就把朝天门的门洞都淹了”。主要街道都会变成水乡泽国了,代表水漫金山,也可说是重庆就完了。

黄观鸿表示,“可是你要保重庆,就把坝前水位,从150几你就降,怎么降呢?多放水、多放水,如果武汉那边也水大、夏天也是水大,那武汉就要被淹了,所以捉襟见肘”。

一线防汛人员金明对希望之声说,长江流域防汛形势非常危急。当局下令三峡大坝全力泄洪,水淹长江中下游的一些三,四线城市和农村,来保三峡大坝和武汉。

他还揭露,7月14日29米的洪峰经过武汉也是三峡大坝全力泄洪所致。但上级宣传部门发通知,不允许谈论水灾。上下游的防汛人员之间也不允许谈论汛情。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 戴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