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川信TOT违约 信托爆雷风暴已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20日讯】最近几年,中国大陆金融圈的违约潮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继2018年P2P,和19年私募基金先后爆雷后,今年信托业的违约也是不断涌现。最新出现逾期兑付的,是四川信托的TOT项目。学者指出,中国的信托实际上属于不伦不类的集资,存在制度性问题,爆雷必然会出现。

6月29号晚,四川信托官网发布“致投资者的公开信”,称受全球经济下行、肺炎疫情和停发TOT信托产品的影响,部分融资企业不能按时归还信托资金,导致一些产品未能按期分配。

事实上,早在5月份就有川信出事,要被接管的传闻。不过公司却发布公告辟谣,并继续推出新产品。

本次引发兑付危机的TOT,是信托中的信托,就是用新发行信托的融资款,投资内部其它信托产品。川信推出的TOT,部分项目的投资门槛只有30万元,远远低于规定的100万。

在北京从事IT行业的刘先生,把十几年积累的200万积蓄,都投到了川信的产品中。

刘先生介绍,6月中,有四五百个投资人聚集川信总部,跟公司高层谈判。大楼外有两百多名投资人高喊口号,要求川信还钱,被警察强行驱散。

第二次谈判的时候,四川银保监局副处长周杉到场,告知川信TOT存在虚假披露底层资产的风险状况等违规行为,业务被暂停。

投资人刘先生:“他们从18年开始,就发现川信有这个苗头了,底层的资产是有毒资产,通过借新还旧的模式一直在持续。又说他有一些股东有挪用资金的行为,又有些违法违规的行为。”

另一位投资人告诉美国之音,川信TOT项目至少涉及四种违规行为,分别是期限错配,也就是俗称的“庞氏骗局”,还有违规挪用,抹掉坏账,与其他信托公司互抬等。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表示,在西方社会,信托是中产和富人将大笔资金委托金融机构代为理财的投资工具,但是在中国却完全走了样。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有些人要开发一个什么房地产项目,项目来了以后找人来投资,并且找的很多是小老百姓。它实际上是一种集资,集资然后投入一个项目,有点不伦不类,不像真正西方的信托。因为它是按照项目投资,所以有时候这个项目垮掉了,这笔投资,所谓的信托就破灭了。”

刘先生透露,川信跟投资人签的合同是主动管理型项目,信托公司需要尽全力运营项目,并承担风险和责任。但是,川信向客户透露的投资信息十分模糊,投资项目也没有清晰记录。

谢田:“在正常社会要有严格的招标书,然后各种风险会清楚的标明,并且信息开放自由,这样专家可以正确评估它的风险来警告投资者,人们也不会那么轻易的上当受骗。中国所有这些都是不公开不透明,包括这些信托基金的持有者、运营者可能和中共各级政府来勾结,来欺骗人。”

此前,A股唯一的一家上市信托公司安信信托,已经率先开启了爆雷。2019年,安信信托有25个信托产品不能如期兑付,逾期金额高达117亿元。

因为违约导致投资人维权追讨的还有云南信托,雪松信托,中融信托等等。

不过,这些投资人的维权过程都极其艰难,效果也微乎其微。

清华大学副校长、经济学家杨斌指出,中国畸形的金融制度下,出现爆雷是必然现象,只是时间的问题。

清华大学副校长、经济学家杨斌:“肯定是制度问题。因为你所有的金融类的,背后的银监会、保监会,包括银行,都是国有银行。国营这个制度你也知道,里面充斥着很多权力与金钱的交换,就是所有的这些爆雷,不可能不和权力、制度没有关系。”

新浪财经的报导说,信托虽然是银保监会监管下的正规金融机构,但是违约覆盖面之广、牵涉金额之多,毫无悬念能连续两年排世界第一,而且未来可能还会不断刷新这一记录。

采访/顾晓华、陈汉 编辑/李明飞 后制/王明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