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罗家聪:中共缺钱 向港征税机会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22日讯】7月14日,川普在白宫记者会上宣布已签署《香港自治法》,代表要对中共动真格的了。香港经济学家、财经分析师罗家聪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节目采访时表示,香港的金融和经济不会马上出问题,但从长远看,香港将失去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依照《香港自治法》,美国政府即将对破坏香港自治与自由的中港官员施加“一级制裁”,对所有与之有业务往来的金融机构施加“二级制裁”,包括冻结资产、拒绝入境、禁止银行交易、禁止外汇交易、限制商品或技术出口等一系列手段,这将是前所未有的。

香港整个财经界已经被中共统战,中共在缺水(钱)的情况下,迟早要宰香港这块肥肉,市民把资产搬到海外比较安全。

“因为人家都说你是‘一国一制’了,‘一国两制’、‘一国一制’不是你说的,是人家说的,人家觉得是怎么样,就是你国不国际,人家的看法,人家的承认,人家不承认你,那西方普遍都不承认,自然就不会放钱在这里,自然不用你这里,那你就只剩亚洲、甚至只有大中华区。”

他强调,中共的价值同西方是冲突的,美国很在乎这个,自然就会按住它、夹住它。中共不退让,一定要保持崛起和扩张的状态,这就是冲突,当然人家会要去中国化,不用香港这个地方,没有办法。

目前德银的CEO已经从香港转到新加坡,未来其他外资银行会否将香港的中心转到其他地方,他认为,如果走的话,新加坡是一个最直观的可以去的地方,有些可能会去日本、东京,还有些可能去台湾,因为台湾现在靠近美国,美国可能会帮它,但台湾不是国际金融中心,一时三刻未必吸得到太多。

对于目前去中国化的问题,他指出,就算没有《国安法》,香港本身作为国际金融中心集资吸钱的能力都是会衰弱,事实上十几年来香港集资的能力没有什么上升,是一路下滑,去中国化其实不是今天的事,金融海啸之后很多公司搬走,因为本身成本贵,再加上换老板,所有的都在变,大约十年八年之前已经是这样,现在是这条法例催化或者说加重了这件事。

至于香港财经界人士怎样规划自己的将来,他说现在并没有,上班的继续上,公司要继续做生意只能妥协,下面的人不满意就走,还要为生计那就留下,都是这样的。他分析说,中共要制造这样的结果,你想留就留,不想留就走,哪怕全走光都无所谓,它换它的人过来。西方如果都要搬走的时候,自然就没有国际中心的地位了,就变成了另一种玩法。

这次国安法之后,中共会不会对财经界反对它的人下手,罗家聪表示,它不会那么快动手,因为现在整个财经界已经被它统战了,全部都红色,不是红色也都全妥协,安全系数很高,可能剩下3几个,根本都没事做,代表不了那个界别,所以现在当务之急不在那里。

对于大陆富豪未来的走向,他表示,太过有钱的人未必走得掉,因为生意搬不走,或者有很多地产也搬不走,搭上这条船就要与这条船同一命运,走的很多不是爆发的那些。而香港的资本将会一点点走,未必见到单日很多,就算要开离岸户口也要排队,所以会渐进,虽然中共不是有心吓走你,但国安法在大家一定是走的,只是迟早的事。

他介绍说,港股因为太多染红,如果人为的托高A股,即使有差价港股都会有机会升上去,早些时候看见港股走的不寻常,都有托市的手影在,那就很难有基本因素去讲,它想怎样就怎样了。

“它没有办法,因为有外资撤走,它在美国上市的也被DQ(取消)了,被DQ就只能回来,变得大家归边的时候,你会看到港股的成分会有越来越多的大陆名在,那大陆名说实话有多少人会分析会看的,是吧,很多数字问题,有些事情变化很快,你是不知道的,变成上下越来越漂浮。”他说。

他认为对于香港,中共迟早是伸手过来要的,只是不知道什么模式和什么时候做。方法可能是增加税收,大额取款要申请,申请的时候可能会阻挠、不批准。港币是自己的,可以随便印,而美元欧元是外汇,中共会想尽办法拿回来。市民可以将自己的资产搬到海外,但现在的情况下,有些东西不是很容易搬走。

他最后表示,从周期上讲,跌市通常是三几年;从长期来讲,如果香港制度变化了,也会存在一些变数,至于跌到什么程度说不准确。

以下为采访内容整理。

香港将失去国际金融中心 但不会马上有事

记者:那现在就是美国签署了《香港自治法》之后,你估计香港的金融和经济方面有什么影响?

罗家聪:你不会马上看到有什么影响的,马上没什么事,它还特意搞个昇市给你看,从长远看就是没有了国际金融中心,这个就是最直接的结果。因为人家都说你是“一国一制”了,“一国两制”、“一国一制”不是你说的,是人家说的,人家觉得是怎么样,就是你国不国际,人家的看法,人家的承认,人家不承认你,那西方普遍都不承认,自然就不会放钱在这里,自然不用你这里,那你就只剩亚洲、甚至只有大中华区,那你说你是不是国际呢?那你说,你说自己国际没有用的。

中共想保香港地位又想搞扩张 二者只能选一

记者:但你是否觉得中共想保留香港这个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还是它根本上就是想香港变成上海呢?

罗家聪:他想,但是它同时更想就是一种就是扩张主义、大国崛起,你崛起的话,你这个价值是同西方是冲突的,美国很在乎这个的,它在乎这个的时候自然就会按住你、夹住你,那它按住你夹住你的时候,要不你退让,你不退让,你一定要keep住这一种崛起的状态、这种扩张的状态,那这就是一个冲突之下的结果。你冲突的话,那当然人家会说要去中国化,不用你这个地方,那都没有办法的,你只能选一个,是不是。

国安法加速外资撤离 可能到新加坡日本台湾

记者:是的,现在就是其实会不会关注,你见到德银的CEO已经是从,就是叫到新加坡的了,那未来的外资银行会否将香港的中心转到新加坡或者其他地方,你看不看到这个趋势?

罗家聪:如果走的话,新加坡是一个最直观的可以去的地方,有些可能会回去日本,日资那些就去东京,因为他曾经都是个金融中心,有些可能就想去台湾,台湾就是现在靠近美国人,那美国可能都会帮它,但是它又不是做国际金融中心的话,那一时三刻都未必说吸得到的太多的,那它又不是完全没银行界,银行业它都是有些在这里的,那可能它抢到一些,但未必是全部都能去那些地方。

如果去中国化真是一个主题的话,那欧亚欧美西方他们在大陆那个经济活动一定是减少的,那你减少的时候,你所衍生所需要那个、融资的需要、或者金融的需要其实都会少的,那自然,就算不是说你本身自己有什么《国安法》令到那个地位改变的好,你本身那个国际金融中心集资的那个能力、吸钱的能力都是会衰弱的,就是事实上你过了10年、十几年那个香港那个集资的那个能力没有什么变过,没有什么上升的,一路fail,那这个都很清楚看到,所谓去中国化其实都不是今天的事,已经是金融海啸之后,其实都有很多生意公司等等是搬走,因为你本身贵,你成本贵的时候大家都未必会想在这个那么贵的地方做事,再加上就是你换老板,换老板的时候所有的都在变,那你就开始想走,所以这个都是大约我想十年八年之前已经是这样,都不是说这条法例,就是这条法例是催化或者加重出了这件事这样。

《香港自治法》最伤香港

记者:那就香港夹在中美之间,你觉得其实最伤是什么呢?就是这次的《自治法》通过了之后。

罗家聪:最伤是香港,因为香港的角色就是一个桥梁,那如果外面去中国化,中国又去外面化、去西方化,那大家都去的话了,香港有什么好做?那没有什么角色了,是不是?

留下做生意都要妥协 中共留港不留人

记者:那你知香港国际金融中心,之前吸引了很多金融人才在香港,你自己在财经界都打滚了那么长时间,那些同行怎么去谋划他们的将来?

罗家聪:没有的,上班的现在就继续上,你的公司,你的机构,如果它说继续要在这里开裆做生意,它没有办法的,它都要跪低(妥协)的,你看到那些大班跪低(妥协)多难看,全都跪低(妥协)的时候,自然下面的那些人不满意就走吧,你如果还要为生计的话,都要留下的,它都是这样的,是不是,我想大陆都是想制造这样的结果,你想留就留,不想留就走,它觉得其实人们可以全走光都行,无所谓的,它就换它的人过来,它一直都这样想的,何况本身人家都讲了,说不继续在这里了,都搬走了,人家西方都讲要搬走的时候,自然没有国家中心的地位了,这个大家都明白的了,是不是,差在你走了,它来就变质了,变了另一种玩法。

记者:是啊,但中资在香港,其实前景又怎么看,现在中国都要跟中资的员工征税,好像征到45%,其实他们在香港这些金融界,又要面临美国的制裁,中资银行有可能,其实他们又怎样看?

罗家聪:有些一早看透的一早就走了,其实现在你都见到很多大陆人的,为什么走那么多到那边,当然是一早看透的套路才会一早走了,看不透的那些,或者有的根本是派过来的,渗透下来的,这些有任务的,你帮你的国家做点事都很应该,它收你多少税你就照样给,硬来的了,如果你有多过,老实讲,它收你45,香港又收你15,如果你有美国国籍的,40多的,你整份人工拿来交税没得剩了,你能做这些就在预算之内的了,是不是。

记者:你自己会不会侥幸自己早走了。

罗家聪:我不会这样想的,其实环境是这样的趋势,而你知道自己会做得了多久,其实在这个行业是做一日和尚敲一日钟,有的说退休的那些,做完就走了,如果不是,即那些年轻的,到外面看看有什么机会,这个其实大家都是这样盘算的了,有些事你知道去到那里,气数将尽,那支蜡烛即将燃尽了,大家都心中有数,是不是。

记者:是不是见到同事或者之前在中资做的······

罗家聪:我现在没有同事了。

记者:以前的同事,他们是不是······

罗家聪:没有跟他们联络了。

香港财经界被中共统战

记者:没有联络,但是这次国安法之后,其实财经界的评论,会不会有些担心会触犯了国安法的条例。

罗家聪:它不会那么快动手的,因为现在其实整个财经界已经给它统战了,给它搞定了,全部都红色,不是红色都全跪低(妥协)的时候,安全系数很高,现在出得来有个名字挂在后面讲话的,其实都没有问题的了,在它的眼里看,有问题的那些,可能剩下3几个,根本都没事做的,不管你了,你都不代表那个界别的,所以它先不要做那些,现在当务之急不在那里。

记者:很多的财经,见到那些评论人士都已经自我封唛,或者消失了,基本上就······

罗家聪:都不是真的很多,要讲的照样讲,是不是,你讲来讲去都是那两个人,那两个人是二世祖,很多钱,也都走了,移民了,他们没什么所谓了,是不是,做也赚不了很多,不做都没什么所谓的,其实是很少的,你在讲的其实大致上都是照样讲,没什么的。

记者:你自己会不会有些限制,可能中美的评论,可能就不很方便讲。

罗家聪:没什么不方便,都是这样照讲,我们讲话都是想过,经过大脑才讲的,是不是。

中共托中港股市 港股上下越来越漂浮

记者:ok,我们讲回中国的经济,你知道美国7月14日签署《香港自治法》之前,中国的股市已经升了一段时间了,一直升到7月8日,但连跌了三天,一开始就连跌了三天,今天港股也跌了五百多点,那你觉得之前的牛市是怎样造成的以及趋势会如何走。

罗家聪:我不知道之前的是否叫牛市,牛市是一浪高过一浪,你破了顶再说,顶位我记得是6000多的,你一直升破6000点就是牛市,你都还没穿破,就不能确定是牛市,是吧,当然如果要托市的话,托到多高都是可以的,如果说散户的比例这么大,当然也可以很疯癫,就会升的快降的快,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了,已经见到很多次了,不要说2015、2007年,90年代初也曾发生过两次,它的市场性质是这样。

记者:但现在中美打的这么厉害,那股市会如何走呢,因为之前《国安法》之后……

罗家聪:你说哪个股市。

记者:先说香港股市,林郑不是说《国安法》立了之后,香港股市还是升的,来证明人心是稳定的。

罗家聪:港股因为太多染红,如果人为的托高A股,即使有差价港股都会有机会升上去,早些时候看见港股走的不寻常,都有托市的手影在,如果有托市的话,那个股市很难有基本因素去讲,它想怎样就怎样了,它想怎样就怎样的时候,就变得有些不会看、不会玩的时候,没消息的那些就会避开,输一、两次就会怕了,所以慢慢可能变得基股化。

记者:是的,你看到港股与A股的风格越来越接近。

罗家聪:它没有办法,因为有外资撤走,它在美国上市的也被DQ(取消)了,被DQ就只能回来,变得大家归边的时候,你会看到港股的成分会有越来越多的大陆名在,那大陆名说实话有多少人会分析会看的,是吧,很多数字问题,有些事情变化很快,你是不知道的,变成上下越来越漂浮。

记者:因为2015年股灾就是有人为去托市,所以就跌的很惨,这次是否有这个风险在?

罗家聪:一样的,这些市场的风险就是它想什么时候托就什么时候托,托到一定程度,它派给你,你就接,这是没得讲的,除非你不进股市,一旦进了股市那你就应该预料到,是吧。

大陆富豪未必能走 香港外资将逐步走

记者:阿里巴巴说马云是同意的,你觉得这些大陆的富豪的走向会如何,在这个乱局之中。

罗家聪:太过有钱的人未必走得掉,因为你盘生意搬不走或者有很多地产,地产也搬不走,地怎么可以搬呢,那这些你搭上这条船就要与这条船同一命运,是吧,走的那些很多不是爆发的那些。

记者:现在香港走资的趋势会怎样走。

罗家聪:会一点点走,你未必见到单日很多,就算要开离岸户口也要排队,也要等,所以那个步骤会渐进,不是一天就过了,始终它不是有心去吓走你,但它有这个(国安法)在的时候,大家一定是走的,只是迟早的事。

因疫情受歧视 大陆官员移民美国更难

记者:现在大陆开始限制公务员移民,这样的趋势会使有人想将钱移到国外更加困难还是反而这样做。

罗家聪:你是说大陆人吗。

记者:是的,大陆。

罗家聪:我不知道,我没有去那里。

记者:就是那些官员要移民的话,他有那个绿卡,这个不讲了。

罗家聪:我想越来越难啦,因为这一次疫情之后,再怎么说不歧视的西方都带有色眼镜看你,就是之前走了的一些都有些回头了,被人歧视太利害了,你知道美国那些看到你打你都有的,所以有些都未必很想这样生活,我想现在再申请的我想是更加难。

香港楼市商铺跌惨 住宅跌慢一些 要注意保自己的资产

记者:楼市香港楼市现在还没有很明显的跌的迹象⋯⋯

罗家聪:看是说什么,如果商铺会跌到很惨,跌超过一半都有,楼市都很多事不只住宅,住宅可能慢一些,好像日本慢慢地长时间向下跌,日本没有东京那个金融中心以后都是这样慢慢下跌。

记者:总体来说你觉得在这个乱局之中,要保持自己的资产安全有什么建议这样?

罗家聪:没有什么可以建议,如果你在的话你都看他是怎样做,它去到某一个位置他可以征税,到时会不会延伸至香港都要交税,机会是很大的,去到某些位置可能就是那个资金是不是可以流通呢?你自己想想,有很多事情是变化很快的,这一年的经验告诉我们,所以就是你觉得稳定的就在,总有些人觉得稳定的是不是。

中共缺水 迟早采取很多方法宰香港

记者:香港这个避暑天堂可能都会受到影响?

罗家聪:没有避免的,因为他这样收都是缺水的现象,迟早是伸手过来要的,就看是什么模式和什么时候做就不知道。

记者:其实香港对于中国来说这块肥肉,他们如果上面缺水会不会对香港⋯⋯

罗家聪:肯定宰的了这不用想的。

记者:会怎样宰法呢?

罗家聪:不知道啊方法很多,税收可能是第一种,去到上下当然你个存款会不会有些限制啊,现在上面都正在做了,大额取款要申请,申请的时候可能会阻挠、不批准啦,这样其实是迟早的问题。

记者:所以银行要过户啊大家之间资金流通会不会大家以后拿现金交易呢?

罗家聪:不是啊问题是你自己钱在你可以交易,现在不是充公你的钱,但是如果他缺的是美金是外汇的,迟一些可能会搬一些钱去香港以外我估计是越来越难的,当然去到差不多都会在那个位置看看怎样可以赚多一点美金,如果你说你自己也资产譬如港币是无所谓的,这些货币是自己的,可以随便印,你要多少都有,但是外币美金啊欧元不是你要多少有多少,那些他是想尽办法去拿回来。

市民可以将资金搬到海外 但有些东西不好搬

记者:如果是很多市民会不会将资金尽量搬到海外会比较安全呢目前的情况之下?

罗家聪:你可以搬就是,但是始终有些人不是很容易搬走东西,本身如果你资产是地产的话怎样搬呢?如果那个制度你看到高层都说2047年都未必续约,如果早些完可不可以呢?不是不可以,早些完那些地契会怎样呢?那个制度保障你2047,如果提早了,如果加一些附加条件都是有很多变化在的。

记者:会不会有些人觉得这个时候楼市趁低吸纳的时候?还是你觉得⋯⋯

罗家聪:你每一单买卖都有个卖有个买才会出现。

楼市下跌情况存变化 暂说不准确

记者:你估计下跌持续多长时间,跌幅持续多长时间?

罗家聪:不知道,周期来说那个跌市都是三几年,都开始一段时间了,如果长期来说如果制度是变化了,整个地方质变的,变质当然可以有一个趋势向下,不只在周期上。

记者:那你估计跌多少?你估计会跌多少?

罗家聪:我不准确的你不要问我。

记者:说楼市你是最专业的。

罗家聪:不是,我都不是说楼市,我都不是做楼市出身。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