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中共对抗美国,华人何去何从?(上)

——从少数华人征签保留微信回顾一段历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23日讯】近日美国主流媒体纷纷报导,川普政府将出台新规,拟禁止中国共产党党徒及其近亲获得美国签证,并对那些隐瞒自己中共党徒身份并已经获得美国签证或者美国居留的中国人实施甄别,或取消签证,或取消绿卡甚至公民身份。中国大陆开发的一些即时通信和社交软体,可能在美国也会被禁用。这一消息在美国和整个中文世界都引发了巨大的波澜。

中共反应异常

不知出于何种考虑,中共党媒居然在第一时间转载了这些报导。是想激起大陆人民的怒火,和一小撮中共党徒同仇敌忾、打倒美国吗?可是社交媒体中文圈的绝大多数是热烈支持这一举措的,虽然理由不尽相同。关键问题是:奴隶和奴隶主怎么可能同仇敌忾?中国的历史证明,只要内忧外患足够大,再精良的武器铠甲、再高的城墙也挡不住九州鼎沸、豪俊并起,最后“杀到东京,夺了大位”。占中国人口大多数的中下层从来都是朝代更替的主要参与者。中共凭什么认为制裁奴隶主会激发奴隶对奴隶主的爱,而不是相反?

是想向世界曝光美国霸凌中国吗?美国制裁的对象非常清楚:这个措施针对中国共产党党徒及其近亲,而不是全体中国人。这种严格区分中共与中国、中共党徒和中国人的做法说明这是一个意识形态和政治问题,而不是种族和国际法的问题。而在政治问题上,美国政府绝对有权力单方面反对和制裁某一国的国民、某国政治组织或者独裁者。川普政府禁止七个以穆斯林为主国家的国民入境,美国最高法院表示支持,就是因为这是一个政治问题。如果政府要禁止某一种宗教的信徒入境,高院肯定与会反对,因为《美国宪法》保障信仰自由。美国反对过英国国王、法西斯轴心国以及苏联为首的共产阵营,头两次都还动用了武力。如果美国要禁止中共党徒入境,不但合情、合理、合法,而且从历史上看,还表现出了极大的克制。

是想渲染美国制裁中共九千万党徒侵犯人权吗?有人说,中共普通党徒无权无势,也没有其他罪行,禁止他们入境美国侵犯了他们的人权。这是一派胡言。首先,中共长期把美国当作敌人,现在正走向和美国公开对抗的不归路。如果你选择和这样的组织捆绑在一起,只能说明你和它的目标一致并愿意努力实现该目标。就像一个恐怖分子如果以摧毁美国和杀害美国人为终极目标,美国不但可以拒绝其入境,还可以把他当作敌人而全球追杀,不管他是大头目还是小马仔。中共虽然没有武力直接攻击美国目标,但是其造成的实际损害已经远远超过各种恐怖组织的总和。美国不但可以制裁某些罪大恶极的共酋,当然也可以限制普通中共党徒入境美国。

其次,一个人的基本人权生而有之,任何国家不应剥夺,比如生命权、发展权、人身和尊严不受侵犯、言论、信仰自由等等。加入中共是一种有意识的、目的明确的选择,而不是基本人权。不加入共产党,一个人仍然可以很好的生活、可以追求幸福、自由言说、信仰宗教等等。恰恰相反,中国人加入了共产党之后,很多人权就被立即剥夺了,比如不准“妄议中央”、不准信仰宗教;另外,很多中共党徒参与了侵犯他人的人权。就像很多人生中的选择一样,一个人选择加入中共,目的也许是获得某种好处,但同时你也必须承担这个选择带来的负面影响并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一个人必须在党票和入境美国两者之间做出选择,就像一个人必须在做恐怖分子还是做一个好人之间做出选择一样。事实表明,美国政府并不是没有给中共党徒留出路:只要退出中共,仍然可以入境、可以成为美国公民。因此把这个问题说成是侵犯人权只能说是中共试图用美国式话语抨击美国的拙劣尝试。

但是反共大潮之下,也存在着逆流。据悉部分海外华人竟然发起了一场请愿、征签活动,要求美国政府不要禁止微信、抖音等中共控制的软体,据说理由是这些软体是他们和中国亲属沟通的“唯一”方式。组织者声称这是一场草根运动。但是从过去的经验看,在受到中共操纵、影响的华人团体里面,在被中共统战的圈子里,没有任何行动是真正草根的。这场请愿只能说是反映了中共的意图。

这件事情,加上过去几年中某些亲共华人社团的恶行恶状,让我想起了一段历史。

“新德意志之友”

现在谈及中共在美国的渗透活动,大家都觉得触目惊心。从开始时派出留学生、访问学者,到现在中共在经济、科技、医药、国防各个领域对美国的全面盗窃和破坏,甚至要在全球公开对抗美国的利益。除了武力对抗之外,中共好像把什么手段都使上了。

其实,这并不是第一次外国势力使用国家力量对美国实施渗透。在上个世纪,曾经有一个敌对国家在美国操控侨民,大肆培养代理人,开展各种宣传和煽动活动,试图影响美国民间社会以及政府对该国的政策。在其全盛期,几万名该国侨民及亲属在纽约街头游行,公开支持这个敌国以及该国独裁者奉行的意识形态。这个国家不是苏联,而是纳粹德国。

从1920年代起,美国就有一些由德国移民及其后裔组成的纳粹组织存在,比如Gau-USA、条顿自由会和国家社会主义者党。这些组织规模很小,也缺乏政治影响力。1933年纳粹在德国上台后,觉得有必要加强在美国的宣传,需要整合在美国的纳粹组织。当时的纳粹德国副元首鲁道夫·赫斯于是授意已经移民美国的德国纳粹党党员海因茨·斯班克诺贝尔建立一个纳粹组织。在德国驻纽约领事的帮助下,斯班克诺贝尔通过合并小党派在纽约和芝加哥创建了新德意志之友(下面简称“新德友”)。

当时纳粹党在德国已经完全准军事化,有制服、有严格纪律、有武装。新德友有样学样,也要求成员穿制服,男穿白衬衣黑裤子戴黑帽,女穿白衬衣黑裙子。该组织建立后干下的一件大事是派大量成员冲击纽约市当时发行量最大、最有影响的德语报刊《纽约客国家报》(New Yorker Staats-Zeitung)编辑部,要求该报发表对纳粹友好的文章。在压力下, 这家报纸曾一度立场摇摆。新德友的另一个目标是渗透德裔美国人的各种民间团体,威逼利诱它们热爱德意志祖国和希特勒,煽动它们仇犹、反犹。斯班克诺贝尔等人还花大力气,试图挫败当时美国犹太人发起的抵制德国货运动。

也许斯班克诺贝尔太卖力,他很快便受到了美国政府的密切关注。建立新德友之后不足半年,斯班克诺贝尔就被美国驱逐出境。美国国会非美活动委员会也开始对美国境内的纳粹势力进行调查,并在一年后得出结论说新德友之类的组织就是德国纳粹党在美国的分支。国会估计该组织当时大概有五千到一万成员,大多是德国新移民及其后裔。受到曝光之后,赫斯在1935年底指示新德友的德籍成员脱离该组织,并下令召回该组织的德籍领导人。新德友很快灰飞烟灭。

但是,纳粹德国对美国的渗透、对德裔美国人的控制并没有因此停止。新德友的失败后来证明只是纳粹开始大肆渗透美国的序曲。

“美洲德意志人联合会”

1936年,一个新的纳粹组织在纽约州成立,叫做美洲德意志人联合会,领袖为弗利茨·库恩。和其它渗透组织一样,这个组织的名称具有欺骗性。其英语名称为German American Bund,可译为德裔美国人联合会。但是其德语名称是Amerikadeutscher Bund,译作美洲德意志人联合会(下面简称“美德联”),或者AmerikadeutscherVolksbund,即美洲德意志人民同盟。其英文名很中性,符合一个美国民间社团的身份,用于对外。但是其德语名称却富有民族主义、分离主义色彩,这才是它的真正面目。

吸取了新德友的教训,美德联号称其成员100%是美国公民,没有德籍人士,并且不接受纳粹德国的资助。但和新德友欲说还休的面目相比,它却全面、公开的纳粹化。该组织采用纳粹举手礼、纳粹旗帜和口号(比如“血缘和荣誉”),并力图建立“由非犹太裔白人领导的真正自由的美国”。其成员每年庆祝希特勒的生日、纳粹德国兼并奥地利以及德国“解放”苏台德(捷克领土)的周年。为了接触到更多的听众,该组织和其他族裔的法西斯组织和美国3K党举办过多次联合会议。

在组织上,美德联模仿德国纳粹党,下设妇女部、青年团以及冲锋队。这些部门的骨干需要在德国接受培训。其机关报叫做《德意志人觉醒号角与观察家》(DeutscherWeckruf und Beobachter)。为了加强对年轻人的控制,该组织在全美国建立了27个夏令营,负责对青少年进行洗脑。

伴随着希特勒的战争步伐,美德联逐渐壮大,也越来越嚣张。1939年2月,该组织在纽约麦迪森广场花园举行了盛大的游行和集会。库恩在演说中把美国总统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叫做Frank D. Rosenfeld(对应Roosevelt的犹太人名),并咒骂罗斯福新政(New Deal)是“罗斯福犹太政”(Jew Deal)。据说有2.2万名美德联会员、家属及纳粹同情者参加了那次活动。其下属的冲锋队还和反法西斯人士发生了激烈的暴力冲突。

美国政府当然不会容忍国内有这样的暴力组织和第五纵队。库恩在游行之后不久就因侵吞美德联资金和偷税漏税被捕并被判刑。希特勒入侵波兰之后,美德联教唆会员及其亲属逃避征兵,违反了美国征兵法,其继任领导人被迫逃亡墨西哥,联合会也土崩瓦解。美国参战后,很多以前的德国籍纳粹分子被联邦政府宣布为敌国公民并集中关押起来。纳粹德国对美国的渗透从小到大、从半公开到和当局叫板,至此戛然而止。反纳粹、捍卫自由和人权成为美国国民的共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链接:田园:中共对抗美国,华人何去何从?(上)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