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从“六稳”、“六保”到“国内大循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继中共副总理刘鹤6月18日在发给上海陆家嘴论坛的一篇文字稿中提出“一个以国内循环为主、国际国内互促的双循环发展的新格局正在形成”之后,习近平在7月21日召开的企业家座谈会上也表示,为应对全球市场萎缩等现状,中国要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发展新格局”。不难看出,这是中共对经济发展方向的最新定位。

习在这次座谈会上称,COVID-19疫情对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产生的巨大冲击,令中国市场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鉴于当前的外部环境十分不利,应该致力于发挥国内超大规模市场的“优势”,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回溯以往,中共的经济方针近两年来经历了三次比较明显的变化。

2018年7月30日,为了应对由中美贸易战和自身经济体制内部矛盾导致的经济危机,中共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出“六稳”,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在这次会议上,“稳”字成为关键字,“稳就业”被列为下半年要重点做好的“六稳”工作之首。熟知中共官场用语的人都知道,强调“稳”其实就意味形势“不稳”,“六稳”也就是“六不稳”。

到了2018年12月1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2019年经济工作,提出进一步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继上次政治局会议提出“六稳”以来,“稳”成为2019年经济工作的重心。也就是说,不稳的形势没有改变,还在恶化。

跨入2020年,中共肺炎爆发。由于中共掩盖疫情,导致这场瘟疫不但蔓延至全国,而且迅速扩散到全世界,全球经济因此严重受挫,中国经济更是跌入前所未有的低谷。在这种巨变下,4月17日,中共政治局会议在“六稳”的基础上又提出了“六保”,即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按官方专家的诠释,这是当局在当前经济发展面临前所未有挑战的情况下,充分估计困难、风险和不确定性提出的要求,意在稳住经济基本盘,兜住民生底线。换句话说,“六保”其实意味着经济基本盘严重不稳,民生底线随时可能兜不住。

继“六保”之后,刘鹤和习近平最近又先后提出了“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说法。

众所周知,中共之前一直强调的都是要不断扩大开放,融入全球化,不断加强与世界各国的经贸往来,为何现在调子变了,要“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

关于这个问题,大家可以看看中共党媒《环球时报》7月3日刊登的中共中联部原副部长周力的一篇文章,该文提出要做好应对外部环境恶化的六大准备:1.要做好中美关系恶化加剧、斗争全面升级的准备;2.要做好应对外部需求萎缩、产业链和供应链断裂的准备;3.要做好新冠病毒疫情常态化、病毒与人类长期共存的准备;4.要做好人民币逐步与美元脱钩的准备;5.要做好全球性粮食危机爆发的准备;6.要做好国际恐怖势力回潮的准备。

这篇文章虽然不是中共高层的文件,但却反映出中共内部已经意识到他们面临着六大风险,即中美关系恶化加剧、矛盾全面升级的风险、中国经济外部需求萎缩、产业链和供应链断裂的风险、中共病毒疫情常态化、病毒与人类长期共存的风险、美元与人民币脱钩的风险、好全球性粮食危机爆发的、国际社会各种矛盾和冲突严重加剧的风险。习近平提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正是为了应对这些风险,也可以说是面临这些风险的不得已之举。

综上所述,中共的经济方针在近两年里经历了由“六稳”到“六保”再到“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明显变化。我认为,这种变化清晰的反映了在全球疫情的冲击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的合围下,中国经济面临的内外环境的急剧恶化,以及伴随着这种恶化而来的中共经济危机的不断加深。

那么靠所谓“国内大循环”中共能摆脱困境和危机吗?我认为绝无可能!

何以见得?

大家想像,什么叫“国内大循环”?说白了不就是“自力更生”,闭关锁国吗?如果说在毛泽东时代这条路还可以走一段时间,那么在中国已经打开国门四十多年,中国经济已经深深嵌入全球经济的今天,只能是死路一条!

朝鲜农业机械化的崩溃就是个例子。

上世纪七十年代,朝鲜在苏联的援助下开始走农业机械化的道路,到八十年代机械化已经全面覆盖朝鲜农业。当时中国的农业机械化还只是停留在口号上,去朝鲜参观的中共干部,对朝鲜农业机械化程度之高,十分羡慕。

但是,随着前苏联瓦解,俄罗斯停止了对朝鲜的援助,朝鲜的农业机械化跟很快就瓦解崩溃了。为什么瓦解崩溃了?因为朝鲜的工业基础太差,他们连生产零部件的能力都没有,苏联援助的农业机械哪怕只是损坏了一个小部件,整台机械就废弄扔掉。朝鲜的农业机械化,正像它来得那么快,消失得也那么快。全国农业又重新回到了原初的落后状态,回归到与朝鲜自身工业水平相适应的状态。

就中国而言,四十多年的改革开放虽然做大了经济蛋糕,但其科技含量并不高,中国的飞机、高铁、精密机床等的关键零部件都来自欧美,中国本身没有生产它们的能力。在这一点上可以说与与朝鲜十分相似。因此,如果中国在经济上与欧美脱钩,中国经济迈向“国内大循环”,中国的飞机、高铁、精密机床等都将因为没有生产关键零部件的能力而成为废物,当年朝鲜农业机械化崩溃的景象就会在中国更高层次更大规模的重演。与此同时,中国还会因为缺少足够的外汇无法进口石油粮食等必须的资源。在这种情况下,原先的经济运转模式就会很快间崩溃。

朝鲜在闭关锁国状态下,之所以能存活这么多年,在九十年代之前,有苏联和中国两个大国在供养补贴,九十年代之后,主要依靠中国的供养。朝鲜人口才两千多万。这样一个小国,没有中国供养都无法在闭关锁国下生存,何况中国这样一个十四亿人口的大国?

因此,在全球化的时代,所谓的“国内大循环”根本不具备任何现实的可能性。即使中国老百姓心甘情愿到愿意吃草来爱国,请问供十四亿人吃的草在哪里?草在哪里?

要我说,“国内大循环”不但救不了中共,反倒是中共倒台的前奏,说明那一天已经不远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