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洛杉矶的恐惧与义愤

Emily Finley撰文/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随着多州推出强制戴口罩的规定,恐惧和义愤的气氛(两者经常形影相随)席卷全国。

星期天弥撒结束后,我和丈夫走到车旁,一个惊恐的教区居民隔着停车场冲我们大叫,不准我们不戴口罩在外面讲话。很明显,她的目的不是纠正我们,而是公开羞辱我们。

这与我们真理部的新指示相呼应,即在公共场合所有人必须戴口罩,可与先前的指示完全相反。

全国性的真理裁决者和执行者《时代》杂志,在3月4日写道,戴上围巾或口罩将脸遮住无助于防止新冠病毒的传播。文章引用范德比尔特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传染病科的医学教授威廉‧沙夫纳的话,如果有效的话,“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早在几年前就推荐了”。

原来,沙夫纳医生随着疾控中心悄悄地改变了他对口罩的看法。6月中旬,沙夫纳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说,美国出现越来越多的新冠病例的原因是美国人缺乏“社会意识”

“很难说服每个人都戴口罩,并小心谨慎。”沙夫纳说,“我认为,这是关键所在。”

但就在三个月前,沙夫纳医生和其他人因为美国人愚蠢且毫无根据地想要戴口罩而对他们进行严厉指责。沙夫纳说,美国人戴口罩是出于心理上的原因,希望有一种掌控的感觉。

美国外科医生杰罗姆‧亚当斯(Jerome Adams)博士2月29日在推特上写道:“说真的,人们不要再买口罩了﹗它们不能有效防止公众感染冠状病毒。但如果医护人员不能得到口罩,以便照顾病人,那将使他们和我们的社区处于危险之中!”

亚当斯还说,“那些不知道如何正确佩戴的人往往会更多地接触他们的脸,实际上可能增加冠状病毒的传播。”

在四月之前(疫情)还不明朗的日子里,戴口罩是自私和无知的。现在不戴口罩是自私和无知的。请原谅我质疑口罩霸主的动机。

截至7月,这项科学研究充其量是模糊的,许多研究表明,广泛使用口罩是无效的。有证据表明,在疫情爆发之前,N95和外科口罩有助于阻止含有病毒颗粒的飞沫的传播。

然而,尚未有研究证实,某些州规定的布制口罩有助于防止病毒的传播,并能防止无症状者的传播。这两个因素是决定是否有理由广泛使用口罩的关键。

除了主要的理由外,即每个人都应该戴口罩,因为在任何时候无症状的人都可能传播病毒,我们被告知这是“尊重他人”。这种说法是我们雪花文化(snowflake culture)的直接副产品。虽然我们可能无法证明布口罩能减轻传播,但戴口罩会让其他人感到舒服。

既然事关重大,我们都应该尽到自己的责任,戴上口罩。然而,还有另一面。

政府强制的全民戴口罩正在培养一种危险的恐惧文化,可以预见的是,这种文化正在破坏本已脆弱的社会结构。口罩是一种永久的、视觉上的提醒,让人感到恐惧。在“专家”和社会评论员的帮助下,普通公民更有恃无恐地相互批评和指责。

Nextdoor.com网站是一个社区聚集在一起让当地店主营业的地方。在这里,邻居们交流建议和生活技巧,如今这个地方已经变成了一个培训委员的平台,举报违反口罩规定的行为,并争取支持,甚至呼吁抗议、反对不遵守规定的人。邻居们抱怨别人不戴口罩就敢在人行道上行走。企业和教堂被点名批评,我不止一次目睹有人组织抗议这些地方。交锋激烈而丑陋。

我们已经目睹了20世纪告发和恐惧文化的有害影响。虽然当代的美国显然与20世纪30年代的德国或苏联大不相同,但愿意向政府报告邻居、教会和企业的做法,却让人联想到这些极权主义政权的惯用手法,即通过公民的分离和孤立来维持权力。这也许不是我们的本意,但我们现在似乎在美国看到了类似的趋势。

如今的态势是不信任公民能做出正确的决定。接受口罩对除了生病的人之外的所有人来说都是不必要的,但认为每个人都应该同样戴上口罩,这是在纵容这样一种信念:国家必须是我们的保姆,我们必须服从精心挑选出来的“专家们”不断变化的法令。

就像我们应对冠状病毒的其它不幸后果一样,比如自杀潮、家庭虐待和药物滥用,强制要求全民戴口罩也会有副作用。

作为人类,我们很多的交流都是非语言的,通过面部表情来表达。在收银台前对人微笑,与婴儿车里的婴儿的互动,对街上经过的老人的热情问候,这些都是促进公民之间信任的微妙的日常互动。相反,他们正被刻薄的评论和抵制的呼声所取代。

在一个已经深陷持久的政治分裂,以及种族紧张局势加剧的国家,我们能承受进一步分裂公民吗?

为了走极端,强制要求全民戴口罩,政府有责任明确证明其对健康的益处。到目前为止,政府还没有提供这种证明。这一切不是为了反对采取常识性的措施以减缓这种可怕病毒的传播,特别是针对最脆弱的人群。

但我们也不能忘记文明是多么的脆弱,社会资本在维持文明方面有多宝贵。我们不应该为了拯救前者而牺牲后者。

作者简介:

艾米丽‧芬利(Emily Finley )在美国天主教大学获政治学博士学位,是斯坦福大学的博士后学者。她是政治和文化杂志《Humanitas》的总编辑,该杂志由政治家研究中心出版。

原文Fear and Loathing in Los Angele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表达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