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 中纪委主管“反”法轮功 疯了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今年是中共迫害法轮功21年,历5任中纪委书记:尉健行、吴官正、贺国强、王岐山、赵乐际。在对待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尉健行消极应付,吴官正得过且过,贺国强暗中使坏,王岐山无心于此,只有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赵乐际最起劲。

2020年,大瘟疫、大洪水、大灾难就在眼前。据明慧网5月31日报道,5月,赵乐际到某市调研时,对反腐败不上心,却要直接听取当地610办公室的工作汇报。对于迫害法轮功的事,赵乐际称,“工作要抓紧,事情还要办好”,“关键是实实在在的办事”,“法轮功的问题今后纪委也要管的”。明慧网7月7日报道,6月,赵乐际派他的一个秘书到长沙,专门听取湖南省政法委关于法轮功的汇报,并到各地直接督促迫害法轮功。

我也曾经是一名中纪委监察部官员。1995年5月3日,开始修炼法轮功。到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前,修炼法轮功4年多。

这是至当时我有生以来各方面表现最好的4年多:曾参与过涉及军队、武警部队、政法机关最高机密的工作;是“中共党内监督条例”起草小组成员;参与过中共中央国务院、中纪委监察部关于反腐败的一些重要法规的起草、制定、宣传;是“中共党员权利保障条例”、“中共领导干部廉政准则”、“中共领导干部收入申报、礼品登记等规定”的解释者之一;执笔撰写过《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中国纪检监察报》评论员文章,《求是》杂志特约专题文章,《党建研究》特约专题文章,中纪委办公厅通报等;参与过跟美国监察代表团的工作会谈;多次列席中纪委常委会会议;多次参与中纪委全会的文字工作;是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之一。

1999年5月7日,我根据自己修炼法轮功的亲身经历,根据我听到的、看到的、国内的、国外的、大量的法轮功学员的心得体会,写了致江泽民的信《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以挂号信方式,寄给当时的7位中共政治局常委江泽民、李鹏、朱镕基、李瑞环、胡锦涛、尉健行、李岚清。

1999年7月20日,当时的中共党魁江泽民听不进关于法轮功的任何真话,一意孤行,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我因为在上述致江泽民的信中表达了跟江泽民相反的观点,冒犯了他的绝对权威,7.20当天被“隔离审查”。后被开除党籍、辞退回家。

21年后的今天,回过头来看上述致江泽民的信,除一些党文化的用词、用句,以及当时对中共认识的局限性之外,全世界法轮功修炼者的实践证明:这封信的基本观点是正确的。

2008年7月11日至2013年7月10日,我因为坚持在法轮功问题上讲真话,被北京市西城区法院和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非法判刑5年。5年里,我依法写了许多检举信、控告信,包括上诉状,向迫害法轮功的最高元凶江泽民,当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最大帮凶,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江泽民的另外两个亲信——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贺国强,时任中共国务委员、公安部长孟建柱,直至北京市前进监狱狱警柳刚等,索赔超过1亿元人民币。

我检举、控告的问题很多,但归根结底,是法轮功问题,即我修炼法轮功没有错,我就法轮功问题讲真话没有错,中共迫害法轮功是错的。

比如,2010年9月11日,在前进监狱第一分监区,就贺国强对我一家人的迫害,我依法写了致时任中共党魁胡锦涛的检举信《关于依法逮捕贺国强的强烈要求》,上交第一分监区副监区长柳刚。

当时,我是一名彻底失去人身自由的“囚犯”;这封信的写作对象是当时中共党政军最高领导人——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检举对象是当时中共反腐败最高专门领导机关的最高领导人——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贺国强;要求是“依法逮捕贺国强”;依据是“中共国”的“根本大法”——宪法,及相关法律法规;上交对象是中共最基层的一个副科级官员——柳刚。

毫无疑问,这是一封非常重要的检举信。如果经过调查,证明这封信属于“诬陷”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贺国强,“诬陷”当时中共最有权势的9个“党和国家领导人”之一,“诬陷”迫害法轮功的两大元凶——江泽民、曾庆红提拔重用的最重要的亲信之一,结果会怎么样?中共的法院至少给我加刑到无期徒刑,甚至可能将我折磨致死。我是“放下生死”写这封检举信的。

出乎中国大陆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纪委监察部官员,610办公室官员,警官、检察官、法官、狱警,直至居委会官员、村委会官员意料之外的是,中共的法院没有“认定”我“诬陷”贺国强,我没有因此被加1天的刑。

我在中纪委监察部工作时,中纪委监察部有1000多人,现在可能增加了一些人,监察部已改成监察委。在中纪委监察委工作的官员,除一些“党性”超强、官迷心窍、不择手段一门心思往上爬的人之外,我想,大多数还是有人性,有常识的。

这里,我请中纪委监察委人性尚存、具备常识的官员解释一下:为什么中共的法院没有“认定”我的检举信《关于依法逮捕贺国强的强烈要求》存在“诬陷”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问题?

据中共的数据,现有中共党员9200万人。我想,其中不少人还是有人性、有常识的。这里,我也请这些人性尚存、具备常识的中共党员解释一下:为什么中共的法院没有“认定”我“诬陷”中共最有权势的9个“党和国家领导人”之一的贺国强?

中国有14亿人。这里,我也请14亿中国人中人性尚存、具备常识的人思考一下:当时我无钱、无权、无自由,我检举的对象贺国强有权、有势、有自由、有凌驾于胡锦涛之上的“太上皇”江泽民做后台。为什么会发生上述出乎中国大陆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官员意料之外的事?

不是中共的法院对我“仁慈”,不是中共的法院对我“网开一面”,中共的法院对我没有任何“情面”可言。关键在于,我检举贺国强的信,用不可辩驳的事实证明:中共取缔法轮功的决策是完全错误的。

在被非法监禁的5年里,我依法向江泽民等从最高层到最基层迫害法轮功的官员索赔超过1亿元,中共的公、检、法、司,从下到上,没有一位官员敢对此说一个“不”字。这也充分证明:中共迫害法轮功是完全错误的。

21年前,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在顺境中,我用亲身实践证明: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10年前,在中共的监狱里,在逆境中,我又用亲身实践证明:中共迫害法轮功是完全错误的;21年后的今天,在拥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的美国,在世界之都——美国纽约,放眼全世界,我见证了法轮功洪传全世界11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盛况,见证了与中国大陆只有一水隔的台湾几十万人自由修炼法轮功的盛况,见证了以“信仰自由为本”的美国总统川普在白宫会见法轮功学员张玉华的感人场面。

有诗云:“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当年,周永康下令将我抓进监狱,关押5年。今天,我在美国的别墅里,在蓝天白云下,呼吸著自由、清新的空气,做着我想做的一切。那个积极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将中央政法委打造成“第二中央”,权倾朝野,不可一世的周永康在哪里?在秦城监狱里。

中纪委、中南海与秦城监狱,有时,只有一步之遥。

中共人祸导致的大瘟疫,已蔓延全球189个国家,感染1540万人,死亡63万人。7月18日,伊朗总统鲁哈尼说,伊朗实际感染人数达2500万。由于中共的数据是假的,加上伊朗总统的最新说法,全球实际感染人数可能在4000万人以上。不少人预计,下一波更大规模、死更多人的大瘟疫不久将降临。

赵乐际是抱定瘟神不会找上他的门的,但愿如此;不过,到底如何,走着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