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记者直击:安徽泄洪 农民商家损失惨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25日讯】面临长江、淮河、巢湖三线抗洪压力,安徽省“舍小家为大家”开启蓄洪。这些被舍弃的“小家”包括农民,和乡镇的店家,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来看报导。

安徽省为“上保河南下保江苏”开启蓄洪,境内洪水泛滥,加上连日暴雨,安徽巢湖、长江一级支流滁河持续超历史最高水位,滁河堤坝爆破泄洪淹没大量农田。

安徽农民:“我一直不好意思跟老乡们说,因为全网都在宣扬为安徽人点赞,安徽人舍小家保大家,但是对于我们农民来说,种这300亩田的水稻真是倾其所有,承包费、种子费、农药费、人工费……它就这样被淹在了水里。我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接下来的生活。”

安徽民众:“都同意开闸,我不同意!为什么呢?有原因的。91年涨过大水以后我就到上海去要饭。我那时候9岁,那阵差一点点饿死。”

巢湖流域多处开闸泄洪,导致环湖柘皋镇、槐林镇、高林镇等灾情严重,洪水淹没一层楼,很多商家物资和店铺被洪水浸泡,损失惨重。

柘皋镇一商家店主 刘先生透露,当局泄洪是19号凌晨,但没有通知他们。他由于担心水位一夜没睡,才在凌晨三点发现水涨到店门口。

柘皋镇菜市店主刘先生:“水灾来的时候是夜里三四点时候开始上水的,水就排不掉,我们在菜市场做生意的。19日凌晨,(泄洪)我们这边政府没有通知,如果通知了我们怎么会损失这么惨重?我们现在整个镇上受淹的基本上东西都没有撤离出来。都是水已经开始涨了,然后才开始撤离东西,根本就来不及。我们现在镇上很多个体户、大商户损失。就我们自己来说,我店里水最深的时候将近可能有2米深。”

刘先生表示,柘皋镇被淹了百分之六、七十,23号水位退到他的胸部左右,他划船去店里抢救了一些物品,但店里的几个保鲜库,和冷柜全部都进水了。

刘先生:“损失目前预估最少得十万元,我这是算少的,今天我听他们说,有一个搞装修的老板,可能将近损失五百万。还有我有个朋友,家里半夜,他那个地方比我们这低,半夜睡得好好的,一家人就穿上衣服,穿着拖鞋就跑出来了,什么都没有了。冷库、冰箱、洗衣机什么都泡了,他们家水深比我这里水深还严重,他们那水深最多的时候淹到平房屋檐。”

刘先生说,有些村民被镇上安置在当地的高中。有些其他地区的受灾民众则是搭帐篷住在环巢湖的大堤上。

刘先生:“就现在我们家,还有人在水里面的楼上住着,还有的人没地方住的,楼上停电停水,吃的要么他们就租船,或者找人家送点东西,备点干粮,只能这样。大多数现在都自救,有些没办法自救的他只能打救援电话,打报警电话,让政府去救。政府它说有安置点,我昨天在路上碰到有人说,在里面就象坐牢一样,看着不给出来,行动很不自由。”

村民预估水可能半个月才能退掉,刘先生表示,这几天他们精疲力尽,没有精力去问政府情况,只能等水退了之后去问。

刘先生:“是人家都说舍车保帅,舍小家为大家。但是我们的要求很简单,你最起码泄洪之前可以通知我们一声吧?我们可以赶着撤离啊!现在压根政府就没听到通知说我们撤离。这个事等到水退去之后,街上这些个体商户肯定要联名去镇政府的,要给个说法。”

八百里巢湖,正在遭遇百年最大洪水。7月23号上午10点,合肥市又启用两处万亩以上大圩蓄洪,分别是位于肥西的滨湖联圩和位于巢湖夏阁的沿河联圩。之前,肥东十八联圩、庐江同心圩、石大圩、肥西的沙滩联圩已经被启用或自然漫破。

采访/特约记者顾晓华 编辑/尚燕 后制/陈建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