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Jane Poon:澳洲移民新政 助力港人申请永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25日讯】“港版国安法”威胁下,香港元朗“7·21恐袭事件”一周年当日,仍有众多市民上街抗议去年的暴力事件。一年多来为香港民主抗争奔走的澳洲香港人组织“澳港联”代表之一、澳洲维港联席主席Jane Poon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香港人顶着国安法巨大压力,挺身表达诉求,“令全世界感动之余,也令他们对香港人另眼相看”。她说,澳洲版《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有望立法成功,届时将有效地制裁并阻吓侵害香港人权的官员及个人。

“香港人是手无寸铁的一群人,走出来要很大的(勇气),要征服很多心理上的障碍。我对他们非常的敬佩,觉得很骄傲,作为一个香港人很自豪。”Jane Poon同时也是澳洲维港联席主席。去年6月以来,“澳港联”(Australia-Hong Kong)及“澳洲维港”(Victoria Hongkongers)为支持香港民主运动,进行一连串活动,并对澳洲政府进行游说工作。

Jane Poon表示,去年9月之后,澳港联即参与推动澳洲版《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Magnitsky Act)立法,该法例目前正进行听证会,澳港联也派员出席,进行报告与指证。她说,所接触的澳洲工党与自由党两党议员,均持正面乐观态度,表示立法成功概率很高。

《港版国安法》实施后,澳洲暂停与香港间的引渡协议,并放宽香港人签证与移民。总理莫里森曾说,澳洲与一些其它国家都非常担忧香港国安法实施。

过去一年,Jane Poon与许多居住在澳洲的香港移民、香港留学生、当地澳洲人士,以及中国大陆移民支持香港民主抗争,参与当地举办的声援活动。Jane Poon说,《港版国安法》出来后,他们都要面对一件事,就是恐惧。担忧自己的行为触犯《港版国安法》,为日后带来牢狱之灾。

不过Jane Poon至今仍活跃台面上,曾有朋友问她:不惧怕中共吗?Jane Poon说:“中共统治人民使用的首要手段就是制造恐惧,出台任何一个法律,都要让它的人民感到害怕。我身在海外,处在一个比较安全的环境,我们是不是应该做多一些事呢?”

她还指出,许多澳洲公司、大企业或有中资背景,或有中资投资,中共借此渗透澳洲各个层面:大学、企业、媒体等等,藉以干扰及掌控澳洲社会,进而干预政府政策。澳洲政府鉴于澳洲政治人物受中共收买贿赂严重,于2018年通过反渗透法:《间谍与外国干预法》及《外国影响力透明法》。

她表示,尤其最近几个月,澳洲政府从总理到两党人士,都十分关注中共的渗透问题。而疫情爆发后,澳洲政府也要求进行独立调查。澳洲政府已关注中共在澳洲的影响力所产生的负面影响。

而一年来,澳港联及澳洲维港成员屡屡因为支持香港抗争,收到匿名恐吓信,参与活动的香港留学生也遭到大陆留学生滋扰。

中共侵蚀香港自由人权,也将黑手伸进澳洲。“我站出来的原因,是给未来我们的下一代,可以有安稳的生活,可以免于恐惧的自由,不再需要有任何的恐惧。”Jane Poon说。

此外,提及日前澳洲ABC电视台,在法轮功反迫害21周年之际,播出扭曲法轮功的不实报导,Jane Poon说:“我们都不可以忽略了中共大外宣的机器,他们传媒之间有很多的联系,所以我觉得,他们的报导出现偏颇情况,是有可能的。”

她也说,国安法的威胁下,即使香港反共媒体也会小心处理文字与图片,避免触犯国安法,更遑论原本遭到收买的红媒,“真正香港人的声音是不是有效地在香港发出来?自我审查是一定存在的了。”

以下为采访内容整理。

澳洲移民新政助力港人申请永居

记者:这次我们连线澳洲的澳港联的代表之一,同时也是澳洲维港联值主席Jane Poon。先介绍自己好吗?

Jane Poon:我是Jane Poon,在澳洲维多利亚生活,我们在去年6月开始,在这里进行一些支持香港民主运动的活动,和澳港联,也有澳洲维港一帮的香港人,在这里进行一些支持反送中的运动,支持香港一些民主的运动,也都做了一些政府游说的工作。

记者:《港版国安法》之后,五眼联盟国家对香港的关注程度是前所未有的高,请您说一下澳洲那边最新的政策。

Jane Poon:最近澳洲首先暂停了和香港的引渡协议,而接着英国也暂停了,另外澳洲总理宣布了针对香港人的新移民政策,我们都非常欢迎。包括在澳洲持有学生签证的人,他们毕业之后,有机会可以有五年的毕业签证,之后也有一条路可以拿PR(永久居留),这会帮到很多香港的年轻人或香港人移居来澳洲。因为在这里读书拿学生签证,50岁以下都有资格来读书,可以拿学生签证,可以申请永久居留,这里都会欢迎。

我们最近一两个星期,和一些澳洲的联邦议员见面,也有和维多利亚的州议员见面,提供一些意见关于香港人、香港的现况,尤其《港版国安法》之下香港的现况。同时讨论香港抗争者的状况。议员很正面地回应我们的诉求,其实整个澳洲社会都很关注香港的状况,在这个疫情之下,都有相当大的篇幅谈到香港现在发生的事情,尤其每个星期在香港发生的一些事件。

澳洲民间政界关注国安法 忧虑多多

记者:您几年前才从香港移民到澳洲,国安法出现之后,对于澳洲的香港人有什么影响?而您在这个游说的过程中,觉得为什么他们这么热衷去帮香港人?

Jane Poon:我来澳洲没有太久,其实和香港的联系仍然是很深的,因为我来到这里的时间很短。我在反送中运动,在澳洲搞一些活动的时候,也认识了很多在这里居住的香港人,也认识到很多在这里读书的香港学生,也都有很多这里的本土人,有参与我们的活动,也有些内地的学生,或有些内地的人居住在这里,是很支持香港现在的运动。

《港版国安法》之下,我们在这里参与过一些运动,或在这里生活的香港人,他们都要面对一件事,就是一种恐惧。因为《港版国安法》,触及面可以说是全球的,就算你是一个香港居民,或者已经持有澳洲的护照,都有可能触犯那个法律。当他们回香港的时候,可能会面对一个未知之数,有没有可能被人拘捕呢?就算是我,我都会担心,如果我回香港,会不会面对拘捕呢?我究竟会不会被指勾结外国势力?《港版国安法》里的定义很含糊,有些事情都不能量度究竟它的定罪标准在哪里,而刑罚是这么重。在这里我想说,这里的澳洲本土人,本土一些组织等等,都很关注《港版国安法》。

我举一个例子,这里有一些团体他们希望关注,目前被拘捕的抗争者和还被关在监狱里的抗争者是不是得到善待?他们本来想要做一个运动,比如写一些连署信,交给香港的政府,要政府去关注,要善待这帮在囚人士、在囚的抗争者。但是《港版国安法》出来之后他们就会考虑,究竟这样的连署会不会导致连署的人士违反了国安法呢?将来他们即使过境香港,会不会面对被拘捕的危险呢?所以澳洲社会,无论是普通人或者是澳洲政界或者其它团体的人士,都非常关注国安法这件事情。

中共用恐惧统治 港人勇气令世界刮目相看

记者:为什么您选择站出来?

Jane Poon:最早期的时候已经有些朋友问过我同样的问题。我在香港生活了很多年,了解内地是什么状况,中共政府用什么方法统治他们的人民,第一个方法就是恐惧。我在考虑这件事的时候,首先要征服这个恐惧,如果你不害怕的时候,我又已经身在外地,身在海外,处在一个比较安全的环境,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做多一些事呢?至于我们的亲人或者在内地的亲戚,也有朋友问过我同样的问题,难道你不担心你在内地的亲戚吗?我跟他们就很少联系,几十年都联系不到一两次,基本上可能在街上撞到都不会很认识的。

当时我回复朋友说:如果一个政府因为你的一个亲戚,在外地讲一些政府不喜欢的话,而要来打搅你的话,那问题其实不在我这里,问题在我的亲戚那里,他们应该问一下自己:为什么这个政府为这些我不很认识的亲戚都来打搅我呢?他们究竟生活在什么样的政府之下呢?他们反而应该想一想,究竟他们是什么样的政府在管理他们。

我站出来的原因,就是希望我做的事情或者其他像我这样正在做同样事情的人,是给未来我们的下一代,可以有安稳的生活,可以免于恐惧的自由,不再需要有任何的恐惧。

记者:7·21元朗白衣人事件一周年,很多香港人在元朗纪念这个日子。您怎么看第一,香港人面对国安法,没有被打趴?第二,您觉得作为海外的香港人有什么改变?

Jane Poon:自从国安法之后,香港人在这么大的压力之下仍然愿意站出来,我真的觉得很骄傲,作为一个香港人很自豪。展现给全世界看我们香港人的特质,在这种重压之下,仍然无畏无惧地走出来,去讲出我们的诉求。这件事令全世界的人感动之余,也都令他们对香港人真的另眼相看,不是这么容易的。香港人是手无寸铁的一群人,走出来要很大的(勇气),要征服他们很多心理上的障碍。他们生活在香港,我们生活在海外,我们相对安全。我对他们非常的敬佩,也觉得很自豪我自己也是香港人。

自从“反送中”运动开始到现在,对我们来说,像我这样在海外的香港人都有很大的影响。像我们的团体澳洲维港或者澳港联,所有组成的成员都是一般的平民,一般的素人。在平常的日子里,可以说跟政治其实毫无关系,因为反送中运动和7·21,这一连串的日子发生的事件,我们选择站出来。我们不可以不站出来,因为我们是香港人,我们对这份土地有一片责任。我们选择站出来,不是因为我们是不是一个政治人物,就算这一刻,即使我们进行很多政治的游说,跟本地政府跟一些联邦议员或州议员,做一些政治的游说,我只是当我是一个香港人,在这里去为香港人去发声,讲出香港人的状况,为香港人去争取国际社会支援。

我想最大的影响就是,我们所有在海外也好,在香港也好的香港人,我们都知道我们对这个土地有一份责任,所以我们要站出来。

澳洲推人权问责法听证会 制裁机制启动

记者:澳洲会不会对香港官员有一些制裁措施,有一些什么进展?

Jane Poon:现在澳洲正在做《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的听证会。我们去年9月份之后,开始推动澳洲为这个法例进行立法,我们觉得这件事情才是最有效去惩罚那些违反人权的官员。在12月份的时候我们澳洲外长已经交给他们的一个人权委员会去讨论这个《问责法》立法的可行性。目前正在进行听证会,我们都有参与,在听证会里讲出了我们的理据。我们最近也有与负责这个委员会里边的一个联邦议员去会面,我们都收到很正面的信息,《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在两党包括工党和自由党两方面都是很正面的,他们觉得政府会去推动这个立法工作,成功的概率都很高的,很乐观。

为什么我们觉得《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很有用呢?因为这可以对一些个人或者机构进行制裁,而且还可以,不仅不让你入境,他们在这里的亲属及他们在这里的资产都有可能被冻结。

以澳洲来讲,(香港)教育局局长杨润雄的子女,和(中共)全国人大常委、民建联前主席谭耀宗的亲人,他们和澳洲都有一些联系。甚至其他很多香港高级官员,我相信有不少的官员也会与澳洲有联系。当这里立法工作完成之后,澳洲政府就会去看这一帮人,是否需要用《人权问责法》去制裁他们,因为这是直接制裁他个人,以及他的家人和他操控的财产,这样对于他们现在香港进行侵犯人权的事,是很有阻吓力的。

澳府已关注中共渗透 要求外国代理人登记

记者:在海外帮助香港争取民主自由,会不会受到压力?中共对澳洲的渗透情况是怎样的?

Jane Poon:一定有的,我们不同城市都有人反映过,这里的香港留学生会受到内地学生的滋扰。比如在珀斯最近在搞完活动之后,有成员家里收到一些匿名信,是恐吓信,我们第一时间去报案,向媒体透露。

至于(中共)渗透,中国是澳洲的一个很重要的贸易合作伙伴。澳洲每年出口很多产品去中国,可以说澳洲很多公司、大企业,是有中资背景,或者有中资投资。他们的渗透可以说是各个层面的,有大学、企业、媒体,都有他们的渗透。在过去的几年,澳洲发生很多事情,可以看到一些政界人物被指收受一些中国(中共)的利益,而出现一些丑闻。所以,后来才有《反干预法》的立法,要求那些外国代理人要登记。

澳洲政府现在很关注这个状况,尤其最近几个月,澳洲政府从总理到两党人士,都很关注中共渗透这个状况。尤其pandemic疫情状况,他们要求进行独立调查。澳洲政府已经关注到中国(中共)在澳洲的影响力了。而这种影响力是有很多负面的东西出来的。他们现在很认真地对待这件事。当然他们也不想完全去破坏与中方的关系,会小心处理,从澳洲各个方面利益出发,去做很多事。

不可忽略中共大外宣 澳媒报导法轮功偏颇

记者:今年在7·20是法轮功反迫害21周年,ABC电视台播出了一个扭曲法轮功的报导,法轮功学员在电视台外抗议。您怎么看,ABC在澳洲这么大的电视台报导这种歪曲事实的新闻?

Jane Poon:我其实没有看到那个报导,具体它说什么我不清楚。不过ABC是一个全国性的电视台,里面有很多记者,我们都不可以忽略了中共大外宣的机器,他们传媒之间有很多的联系,所以我觉得,他们的报导出现偏颇情况,是有可能的。

记者:您曾经是香港的媒体人士。当时您在香港媒体会不会有禁令?譬如说法轮功议题?

Jane Poon:我没有遇到过这种状况,因为我不是属于一个很前线,做新闻的一个前线的记者。以我以前服务的机构来说,我没有遇到过这种状况。但是会不会有一个新闻审查呢?普遍在香港来讲,如果说现在没有的话,是不可能的了。我想就算是明显的反共的媒体,现在面对国安法,他们都要很小心处理他们的文字啊、图片啊,避免触犯法律。因为如果触犯法律的话,有可能他们就不可以继续他们的报导工作,这就会影响到,真正香港人的声音是不是有效地在香港发出来?这个自我审查是一定存在的了。

我当时是服务于一间非常之受欢迎的媒体,是站在香港人那个角度的。那其它媒体肯定就大部分都已经是染红的了,他们在报导法轮功的时候,我相信他们都有很多的自我审查。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