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美国警察自杀的警钟已响起

Thomas Cline撰文/张雨霏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身而为人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有人企图伤害他们,而面临这种人所能遇到最邪恶的事情时又很难毫发无损。

警察往往会看到、感受到、领略到、触摸到,甚至闻到邪恶的存在,因而很容易就成为受害者。选择警察这个职业前很难了解到这一点,也很难预知将受到什么样的影响。

为了应付人对他人的敌意,警察通常会养成一种民众无法理解的黑色幽默。许多警察(在大城市中更是如此)逐渐将他们为之服务和保护的民众视为“敌人”,而不是人类。这是一种自毁机制,它会增加警察的压力和怒气。

为了使自己平静下来而误用享乐的方式麻痹自己,有些警察开始饮酒、暴饮暴食、性滥交或是滥用权力,不知道自己的痛苦和绝望所在。

好的警察不断地在“我们跟他们”(us versus them)的观念中奋斗。这里说的曾经是常规警察的工作。在奥巴马执政期间,随着警察不断成为政府、学术界以及媒体中左派分子打击的目标,这种情况开始出现变化。希瑟·麦克唐纳(Heather Mac Donald)在其著作《 对警宣战》(The War on Cops)中记录了这一削弱执法部门的过程。而这种变化对警察职业造成了严重的伤害。

非营利组织Blue H.E.L.P.(该组织的任务是纪念自杀身亡执法人员的生命和相关服务)的创始人卡伦·所罗门(Karen Solomon)表示,2019年因公殉职的警察有132名,但自杀身亡的警察高达228人。

导致执法人员自杀的因素很复杂,涉及到个人的道德、掌握的权力以及如何应付工作中遇到的邪恶。我在执法部门工作52年的经验告诉我,那些不是为了工作本身,而是为了自己和家人而努力的执法人员,更容易保持乐观和韧性。他们能成为好警察是因为他们懂得平衡助人者和狩猎者的双重角色。

过去的几个月里,来自媒体、上司、政府官员甚至包括警察为之付出生命保护的民众对警员的人身攻击以及妖魔化,完全打乱了曾经用来检视执法人员自杀原因的常规模式。

警察每天在有如战场的示威游行、骚乱和抢劫前线奋战,已经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此外,有些地区,警察的家属也受到威胁处于危险之中。明尼阿波利斯的警察为了安全不得不举家搬迁,因为安提法(Antifa,译者住:极左组织)成员已锁定他们,他们的处境不安全。其中一些警察为了保护自己的亲人选择离家而居。

这些警察已经精疲力竭,似乎没有喘息的机会。

专门治疗战争精神创伤的精神病医生乔纳森·谢伊(Jonathan Shay)博士在他的著作《越南的致命弱点》(Achilles in Vietnam)中说,导致创伤后应急障碍(PTSD)精神疾病的三个主要原因是:(1)承受高压,人际间的暴力最严重;(二)上级的背叛;(3)非人道对待“敌人”。

每天面对人际暴力,大多数人的背叛(家人和同侪除外)以及对所谓“敌人”非人道的做法,似乎是导致沮丧、绝望、PTSD以及自杀的原由。

某些城市如芝加哥处理谋杀犯罪现场案件的激增成为削弱警员抗压能力的另一个因素。这对那些属于“雪花一代”的新进员警将造成什么样的影响?这些新人在成长过程中几乎没遭受过挫折。(译者注:“雪花一代”snowflake,形容新一代过于脆弱、敏感、缺乏坚韧性格的年轻人)

最近芝加哥的十几起警署人员自杀事件中,绝大多数是工作不到七年的警员。而过去,自杀的警察多数工作超过15年。对于造成这种转变的原因,警员和督察看法不一。有些人认为是没有准备好面对邪恶的“雪花一代”被高压的工作打垮;一些人归咎于较低的素养和缺乏训练;还有人将其归咎于领导层和政治原因。

此外,高额的学生贷款债务直到最近经济迟缓,迫使一些从未想过从事警察职业的人进入了执法部门。因为他们需要这份工作提供的薪水和就业保障。当然,这只是一种猜测,没有人问过他们的想法。

曾担任纽约警察局侦探的心理学家托马斯·科格兰(Thomas Coghlan)指出,支援9·11事件或卡特里娜飓风(Katrina)的一线救护人员,都是在一年以后才出现PTSD症状。这说明2021年下半年可能会开始出现大量警察的心理问题和自杀事件,而执法同业只有很短的时间可以准备。

警察的家人和朋友也受到波及,请多多留意身边你所关心的这些人的行为改变。他们会需要支持和理解,因为他们想要解决如今所面对的邪恶。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一定要勇于向牧师、员工帮助计划,同伴支持小组以及其他任何可以提供帮助的人寻求协助。

现在有很多警察选择离职,那些还未达到退休年龄而有财力的警员,还有一些承受不住压力而转换其它职业的警员。这些离职警员也必须注意将来可能经历这样的问题。

那么在职的警员该如何妥善应对眼前的局面呢?这里有一些建议:

居于高压之下,警察几乎很难有所作为,面对上司背叛也无能为力。他们唯一可以控制的事情就是非人道对待“敌人”,尽管这并不容易。“我们跟他们”这种对立的观念是不人道的,对警察的伤害比对民众更大。对于身处险境的警员来说,祷告和宽恕可以帮助平息愤怒和负面情绪。

警察必须了解他们得独自掌控所承受的压力,而且必须根据自己的道德标准学会取舍和生活。此外,他们必须每天检查自己的行为是否违背自己的准则。

有宗教信仰的警察似乎比较能应付邪恶,尽管这个方式在现代反宗教的气氛下很少有。但他们必须做应该做的事,而不是做自己想要的。这样才能承受得住压力。

原文Law Enforcement Suicide Red Flags Are Up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托马斯·克莱恩(Thomas J. Cline)是丈夫、父亲、工商管理硕士(MBA)、MAP,52年执法经验,前国际道德培训师协会主席,执法培训信托委员会成员,芝加哥警察局作家/培训师、顾问。他的著作有《Cop Tales! Never Spit in a Man’s Face … Unless His Mustache Is on Fire》和《Psych Firefight – L E Job Satisfaction in a Hostile Environment》。关于培训和工作坊的讯息,请联络email coptales@gmail.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