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天安门的澳洲西人法轮功学员(上)

——西人母子在天安门广场的呐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01年11月20日,36名来自12个国家的西方法轮功学员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和平请愿。一分钟内,六辆警车疾驰而至,将他们包围,大量警察从车内跳出,对他们进行殴打和抓捕,该事件震惊世界。随后,来自世界各地的外籍法轮功学员相继来到这里,举行了多次和平请愿。

2002年3月7日,在中共召开全国政协九届五次会议期间,约十名主要来自澳洲墨尔本和悉尼的法轮功学员来到天安门广场,打出抗议横幅,让法轮功真相再次走进国际社会的视野。

来自墨尔本的Denice Johnson和Stuart Martin母子就是其中的两名法轮功学员。18年后,当再度回忆起这段经历时,他们说当时能无所畏惧地赶往天安门,就是因为修炼后体会到法轮大法的神奇,想对中国人说“法轮大法好,全世界都知道!”

2002年3月7日,Denice与Stuart母子二人在天安门广场合影。(Denice Johnson提供)

修炼伊始 身心升华

2000年6月,一直在探索人生真谛、寻找身心健康方法的Martin偶然间参加了一个“身心灵博览会”(Mind and Body Spiritual Festival),这个无意之举改变了他的人生。

在这次博览会上,Martin在法轮大法摊位上拿到的资料就像一把钥匙,打开了他埋藏在心底深处的尘封已久的修炼之门。

Martin与妈妈Johnson几乎同时开始修炼法轮大法,Johnson很快就参加了九讲班,炼功后她反应强烈。她患有家族遗传肺病,这种可怕的疾病曾夺走她父亲的生命,医生说根本无法治愈,她也曾尝试很多方法,但都治不好。

但在炼功后很短的时间之内,她甚至都没有意识到,难缠的疾病怎么就不药而愈了。焦虑症、抑郁症也痊愈了,阳光重新照进Johnson原本黑暗的生活,她觉得一切都亮了起来,看待问题也变得积极乐观了。

Martin看到妈妈的变化后,也开始炼功。他多年来患有低血糖、头痛症,并对乳制品和小麦过敏。6个月后,他感觉非常健康,原先那个瘦弱的小男生变得结实了,精力充沛、体重还增加了5公斤。

更令他感觉神奇的是,在《转法轮》书上读到的内容真的会在生活中发生,他知道自己实实在在的是在修炼中了。

去天安门诉说真相

当Johnson和Martin母子俩开始修炼时,中共已经开始迫害法轮功了。他们听说了很多中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案例,而当时西方媒体几乎没有关于法轮功的真实报导,他们只是转载中共官方的宣传。大陆学员被残酷迫害的真相被层层掩盖着。

2002年3月7日,Stuart在天安门广场拍照留念。(Denice Johnson提供)

此时Martin和Johnson实在按捺不住了。西人学员之间都在谈论著去中国,Martin内心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必须要去做点什么,我知道我能帮上忙。我们要去天安门广场拉横幅,并把这一刻记录下来,让世界知道在中国发生着什么。”

接下来他们有6周的准备时间,主要是做心理准备。此时的Martin心里是没底的,他只知道大约有10个人同行,但面对残暴的中共国安警察,这次能安全回来吗?他想让中国人知道:全世界都有人在炼法轮功,也想让澳洲媒体对他们的中国之行进行报导,让全世界了解发生在中国的人权危机,但他们能完成目标吗?

“这发自内心,如果你信仰大法,你就要坚持到底。”Johnson鼓励他说。

抵达北京

到北京之后,为了不引起怀疑,同行的四名澳洲学员就像所有游客一样,去北京的名胜古迹游玩,有一天还去了长城,但Martin和Johnson的内心却没有玩乐的心情。

Johnson提前制作了一枚真相印章,每天吃过晚饭后,她和Martin就会在成百上千个贴纸上,事先印好中文真相标语。

印有“全世界四十多个国家超过一亿人修炼法轮功”的真相贴纸。(Denice Johnson提供)

每晚午夜过后,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们就一起出去,将印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的贴纸贴在公园的长椅上、自动扶梯、报摊和人们能看到的任何地方。Johnson回忆,每到凌晨三点,他们才会返回住处。

那时,他们二人不得不拉高厚厚的外套,压低帽子,避免自己的西方面孔引来过多目光。但巧的是,每次都会有人好奇地走上前来,尝试用英文跟他们攀谈。他们就抓住机会,对人们讲述大法的真相。

天安门广场上的呐喊——漫长的五分钟

就这样在北京待了六天后,第七天一大早,Martin一行人就整理好所有的行李,期盼的时刻终于就要到来了。

2002年3月7日早上10点,大家按约定时间来到天安门广场。Martin看到,有几名修炼者已高举标语,喊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Martin回忆了当时的场景,“天安门广场比足球场大得多,我们看到了警察,警车在天安门广场的中央和广场附近呼啸而过。我和妈妈盘腿打坐,我们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几分钟后,周围就围过来上百人,围观拍照。”

另一名澳洲学员则手举印有“真善忍、法轮大法好”的条幅,面向5、6层呈半圆形安静驻足的人群,用英文介绍着法轮功。

回忆著多年前的经历,Johnson不时陷入沉思。“我们等著一切都安静下来,周围没有警察在走动、附近没有警车。”“我们仅仅在广场中心打坐了五分钟,但那五分钟似乎像半个时辰那样漫长。”

“然后,警察就将我们拖走或粗暴地将我们从地上拎起,押上一辆微型面包车。我盘腿打坐,抵抗着他们对我的撕扯。虽然我体重很轻,但他们似乎要很费力才能搬动我。”Martin说,“警车上有一个老警察,我打开窗户,想要对着窗外喊‘法轮大法好’。他揪住了我的头发,但我却没有感到疼痛或任何不适。”

Johnson说,“警察来了,把我拖走了约200米。那时,我大喊‘法轮大法好!’从那里,我们所有人都被警车带到派出所。”

公安暴力执法 野蛮程度令人震惊

Johnson继续说:“每个学员都被拳打脚踢地赶下车,一名警察拉扯我的头发,企图让我离开座位。他突然用力,就把我一缕头发扯了下来。另一名警察则扭住我的手臂,如果我动一下,手臂就会扭伤。”

警察的野蛮暴力执法让她感到错愕,“其他人遭到了殴打、踢打,并被推倒在地,三四名警察对他们后背和头部拳打脚踢、踩踏。这真是太狠毒了。”

“到了派出所后,他们先脱掉了我身上印有中英文‘法轮大法’的黄色T恤衫进行搜身,然后我们又被分开关进一家汽车旅馆。我们在一个大房间里待了23个小时,其中有4个多小时,我们一直在唱‘法轮大法好’这首歌。”

在搜身期间,Martin仅有的一部旧手机响起来电铃声,不料他刚要接听,就遭到警察抢夺。“它掉在地上摔成了碎片,电池和其它东西都掉了出来。”

幸运的是,学员中还保留着一条未被发现的横幅。登上返程的飞机时,Martin将这面条幅高举,从机舱前端一直走到尽头。“我的脸上挂着大大的微笑。”飞机上,他继续向同行的陌生旅客讲述法轮功真相,“整架飞机上,每个人都不敢相信,每个人都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

Martin感慨道:“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才20岁,还只是个孩子,那时心中真的一点恐惧感都没有。”

2002年3月9日,澳洲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抗议后回到墨尔本,在机场受到民众热烈欢迎。(明慧网)

“西方人赴天安门请愿”事件使中共及时任党魁江泽民感到非常恐惧。来自世界各地的外籍人士到中共的“心脏地带”抗议请愿,这在中共的统治史上绝无仅有。

在受到接连的盘问后,这些外籍抗议者被第一时间遣返回国,多个主流媒体都对此事进行了争相报导。

Johnson说:“如果再有机会的话,我还想回到中国。我现在是天国乐团成员,我希望当中共倒台时,我能去中国参加天国乐团在那里的大游行。那是我梦寐以求的时刻。”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