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是怎样戒色断欲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礼记.礼运》中说:“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所以儒家主张以礼制欲,节制饮食男女之欲是从古至今的圣贤,最需做足功夫的地方。

道家说,能戒掉口腹男女之欲,寿于天齐。贪念女色不仅能使人体丧失真气,还易使人减寿折福,学问粗鄙。修道人不断欲,则恶业缠身,无以登天。

传统的中国古人在戒色断欲方面,普遍较现代人自律。明朝的一位佛教居士龙遵著述的《食色绅言》中记录了诸多古人对待饮食色欲的看法与做法,勉人戒杀节欲。现选节欲之一二。

帝王戒色

梁武帝萧衍一生很信佛,曾对御史中丞贺琛说:“朕绝房室三十余年,不与女人同室而寝亦三十余年。”梁武帝高寿八十五。

元代的右宰相阿沙不花,看到元武宗孛儿只斤温.海山(元朝第三任皇帝)的脸色日益憔悴,劝谏道:“熊掌等八种希品您不知道吃,万金贵体您不知道爱惜,偏偏嗜好喝酒,沉溺女色,这好比是两把斧头砍伐一棵孤树,没有不倒下来的。”第二年,元武宗就死去,寿仅三十岁。

从前有位国王好色,经常放纵自己的情欲。有僧人用偈子劝谏道:“眼睛是藏眼屎的窟窿,鼻子是装脏鼻涕的口袋,嘴巴是盛痰涎的痰盂,肚子是贮存屎尿的仓库。但是大王你没有一双慧眼,以致沉溺女色而荒废了朝政。我看这些就厌恶,所以出家做了和尚。”

有诗描述妓女是“皮包骨肉并尿粪,强作娇娆诳惑人。千古英雄皆坐此,百年同在一坑尘。”

文人戒色

明代礼部尚书薛文清曰:“酒色之类,使人志气昏酣荒耗,伤生败德,莫此为甚。俗以为乐,余不知果何乐也。惟心清欲寡,则气平体胖,乐可知矣!”

北宋哲学家程颐说:“欲心一萌,当思礼义以胜之。”南宋朱熹则将人的欲望形容成沼泽,他说:“观察沼泽的形象,用来遏止色欲之心。色欲与肮脏的沼泽,都是污泥浊水。污秽容易沾染人,应该填平堵塞起来。”

明初大儒方孝儒说:“唉!嗜好和欲念比剑刃还要厉害得多。人们仅仅小心寒热对自己的侵害,而不考虑对因食欲色欲所引起的祸患加以防范。”

北宋后期的进士刘元城曾说:“我自从断绝女色以来三十年,气血意识一如当年,整天接待士人朋友,欢畅地谈话,虽整个晚上不睡觉,到第二天早上,精神依然如故。”而时人皆赞:在刘元城的学问中可见一个“诚”字,也是因他不近女色啊。

诗人杨万里戏谑好色的人说:“阎罗王还不曾招唤,你就自行押解到了,为什么呢?”

宋人程门四先生之一的学者谢良佐说:“我断绝色欲已经二十多年了。人要有所作为,必须身强体壮,才能够胜任,所以就断绝色欲了。”

五代后蜀大臣李昊说:“陈述古贪色纵欲,为鬼所侮辱。我断绝色欲很久了,所以鬼不敢见我,不是有其它法术。”

是故《黄帝内经.素问》中说:“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存,病安从来?是以志闲而少欲,心安而不惧,嗜欲不能劳其目,淫邪不能惑其心,所以能年皆度百岁而动作不衰者,以其德全而不危也。”

明代医学家王文谟在其著作《碎金录》中说:“我仔细观察人世间,急匆匆奔赴死亡的人,好比百川在流入海一样。他们的死亡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触犯了名誉地位的祸端,另一个是冒犯了枕席之上贪好女色的这条畏途。能够不这样的,一万人中间或有一两个而已。”

(转自看中国/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