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蓬佩奥称中共是怪物 一针见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7月2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加州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前,发表了题为《共产中国与自由世界未来》的演讲。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奥特加斯事先称,这将是川普政府在外交方面最重要的演讲。我认为,其重要性还不止于此,它是美中开始新冷战的重要标志,不仅影响美中关系,还将影响世界的未来。

蓬佩奥特别提到:“尼克松总统曾说,他担心,他把这个世界向中共开放,创造了一个‘怪物弗兰肯斯坦’。而这就是我们所处的局面。”也就是说,在蓬佩奥看来,尼克松担心的事,真的发生了。中共就是当今美国和全世界都必须面对的“怪物弗兰肯斯坦”。

怪物弗兰肯斯坦”的说法,源自英国作家玛丽·雪莱1818年创作的长篇小说《科学怪人》。小说中的“怪物”没有名字,“弗兰肯斯坦”是制造这个“怪物”的疯狂科学家的名字,小说中常以“魔鬼”、“怪物”、“东西”等代称,久而久之,人们将两者合二为一。

为什么蓬佩奥称中共为“怪物”呢?

尼克松也好,西方其他一些国家的领导人也好,都曾有一个愿景:希望向中共敞开大门,帮助中共加入国际经济循环,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会变得越来越自由、民主、开放。40多年后的今天,虽然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是,中共对内却越来越专制,对外越来越具威胁性。14亿中国人民每天生活在中共制造的有形或无形的枷锁中,世界各国人民都直接感受到了中共对生命的威胁。

蓬佩奥称中共为“怪物”一点没有错。用正常人的思维想中共,永远也想不清楚,因为中共从思维到行为,都是不正常的。

关于民主

在自由世界,民主有一些通行的规则。比如选举,至少有两个候选人;候选人为了获得选民支持,有竞争,叫竞选;选民根据候选人的政见等,决定选谁和不选谁;然后,是不记名、平等、自由的投票;还有一套监督机制。有时,在最后计票结果出来前,不知道谁当选。

中共当政70年,经历了自由世界无数次选举,中共党内也有许多人到自由世界,观摩选举过程。但是,至今,中共不知道什么叫民主选举。中共所有的选举,都是假选举。候选人通常只有一个,是党内定好的;候选人之间,没有竞选,谁当选,谁不当选,也是事先内定好的;然后是走过场式的举手表决,或投票。中共的所有选举,几乎都是这个模式。

去年香港反送中运动爆发后,中共不断升级对抗争的暴力镇压。去年12月24日香港区议会选举前,中共的暴力镇压达到疯狂的程度,仅11月18日一天,向香港理工大学发射各种子弹7647枚。但是,选举结果还是大大出乎中共意料之外:支持香港抗争者的民主派获388席,大胜;亲中共的建制派仅获59席,大败。

紧接着,是台湾总统大选、台湾立法会大选、高雄市民罢免韩国瑜的公投。中共文攻武吓,所有邪招全使出来了,结果,三场投票,中共坚决反对的蔡英文高票当选,中共坚决反对的民进党在立法会选举中大胜,亲中共的高雄市长韩国瑜被高票罢免。中共以“一国两制”统一台湾方案破产。

上述3场选举,1场罢免投票,其结果与中共意愿完全相反,让拥有几百万军队,拥有原子弹、氢弹、洲际导弹等的中共非常恐惧,担心今年9月香港立法会选举会重演上述4场投票的结果。在中共看来,一旦香港立法会选举中亲中共的建制派占少数,中共不仅将失去对港府的控制,而且这一系列的投票结果会直接冲击大陆。中共最害怕真选举。一旦大陆人也要搞真选举,这些靠假选举上台的中共领导人怎么办?

于是,中共不顾香港各界和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宁可毁掉香港的国际金融地位,也要强推港版国安法,以阻止上述结果的出现。

7月11日、12日,香港民主派举行“立法会初选”投票,为民主派在9月立法会选举中赢得35+过半数议席做测试。结果,60多万香港人无惧港版国安法坚持出来投票,远超主办者预期。这让中共非常恐慌。7月13日,中共驻港联络办及港府,直斥民主派“35+”立法会初选目标,是为了瘫痪特区政府,涉嫌触犯“港版国安法”第22条颠覆国家政权罪行。

行文至此。在正常民主国家生活过的人,对中共的上述说法,怎么想也想不通。立法会选举,民主派争取35+有什么错?瘫痪特区政府有什么错?与颠覆国家政权有什么关系?美国的民主党、共和党都想成为议会多数党有错吗?议会不是民意代表机关吗?特区政府的施政方针在立法会通不过,那说明施政方针不合民意,或修改,或按程序改选特首好了。在西方国家,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日本换了多少首相?日本政府不是一直在正常运转吗?

但是,中共不这样想,它满脑子都是“一党专政”,党必须管立法、行政、司法,党必须管一切,一切由党说了算。

中共当政71年了,口中也说“民主”,却不知道普世的民主是什么。71年了,还不知道民主为何物,能不是“怪物”吗?

关于自由

1941年1月6日,时任美国总统罗斯福在国会发表演讲时,提出世界各国的人应享有四项基本自由: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

西方发达国家早已普遍实现“四大自由”。原苏联东欧各国在共产党政权相继垮台后,也都获得“四大自由”。亚、非、拉许多发展中国,也实现了“四大自由”。1997年7月1日中共收回香港前,香港人早已获得“四大自由”。2300万台湾人也早已获得“四大自由”。

中共当政71年,14亿中国人民的“四大自由”全部被剥夺。或许有人说,中共不是允许信仰佛教吗?但是,在“中共国”,佛教早已被中共变异的面目皆非了。

2017年12月11日,海南省佛教协会举办学习中共十九大精神培训班,中国(共)佛教协会副会长、海南佛教协会会长印顺大和尚作了3小时专题报告。他倡议佛教徒效法抄经的方式,以恭敬心,手抄十九大报告。他说:“(中共)十九大报告就是当代的佛经,我已手抄三遍,准备再抄十遍!”

中共不仅变异了佛教,中共承认的宗教,都被它变异了。中共不承认的宗教,全部遭打压。

“中共国”是全世界言论最不自由、最恐怖的国家,这是尽人皆知的事,这里不再赘述。

关于法治

在正常国家,建立律师制度的目的,是为了保障诉讼双方正当合法的权益,最终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律师依法为当事人辩护,天经地义。

“中共国”也有律师制度。但它的目的,不是为了公平正义,而是装点门面。律师行使辩护权,必须符合党的要求;否则,律师的所有权益,可全部剥夺,执业证书可随时吊销,律师事务所可随时勒令关门。

709律师王全璋的经历很典型。虽然我对中共无法无天有切身体会,但是,看了王全璋律师庭审时的经历,我还是很震惊。

王全璋因为依法履行律师的职责,维护法轮功学员正当合法权益,或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冒犯了中共,2015年7月,被中共非法抓捕、关押、刑讯逼供;2008年底,被秘密审判。因为他坚持不认罪,中共不许他的妻子聘请的律师会见他,更不许为他辩护,最后,中共为他指定了一个“官派律师”。2018年12月26日开庭那天,他当庭解聘了“官派律师”。按法律规定,法官必须休庭,让他重新委托辩护人,但法官根本不管这些,坚持强行开庭。

据《镜周刊》7月11日报道,当时,王全璋在法庭上引用中共的《刑法》,向法官抗议:“你不能口口声声保障被告人辩护权,然后没有律师,你也要开庭?”他问法官:“什么是依法治国?”法官只好把他叫进小房间“沟通”,沟通无效。他又被强拉上法庭,“这时我就抗议,警察突然拿出约束毯(中共特有的警用装备),用毯子一下子把我包起来,我动弹不了。他们摁着我,把我固定在椅子上,6、7个警察摁着我……我极力要站起来,他们就不停摁着我,有一个人用手按我脉搏,看我还有没有气息?实际上那个过程很痛苦,回忆起来还是备感羞辱的,我一直在法庭上挣扎,法官继续念他的起诉书、证据,我就一直喊口号,一直背名人名言。”

王全璋说,他几乎没换气、一字不漏背出来:“我念的,都是他们宣传的口号。习主席说:‘努力让人民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温总理也说:‘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光辉。’我就一直念………我说了好多,习近平主席的,前主席胡锦涛的,前总理温家宝的,我一直说………他们根本不理,继续庭审,直到我筋疲力竭。最后我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法院当天称,案件不公开审理,择日宣判。2019年1月28日,王全璋被控“颠覆国家政权”一案,罪名成立,判刑4年半。

这就是中共口口声声说的“法治”,任何一个有正常思维的人都无法理解的“法治”。蓬佩奥说中共是“怪物”,冤枉中共吗?

关于人权

在中共的“思想体系”中,没有正常人类的“人权”概念。中共也讲“人权”。中共的“人权”是什么?就是“听党话,跟党走,党叫干啥就干啥”;党说白的是黑的,你必须跟着说白的是黑的;党说黑的是白的,你必须跟着说黑的是白的;在这个框框内,你有“人权”;否则,你的性命可能随时“被消失”,你的自由可能随时被剥夺。有时,你死了,统计数字中都没有你,你连个数字都不是。

“中共国”是全世界侵犯人权最严重的国家,已有无数事实证明,限于篇幅,这里,也不赘述了。

中共就是一个“怪物”

中共的“思想体系”,源自中共老祖宗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其实质是“假、恶、斗”三个字。

《共产党宣言》的第一句话是:“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这是中共中央编译局翻译的。1920年,《共产党宣言》的第一个中译本,“幽灵”就被译成“怪物”。1930年,《共产党宣言》的第二个中译本,“幽灵”被译成“邪灵”。不管幽灵、邪灵,还是怪物,都是邪的,都不是好东西。

中共就是从西方游荡到中国的共产主义的“幽灵”、“邪灵”、“怪物”操控的,入侵中华大地,奴役中国人民的党。它没有正常人类的思维。它说的话、干的事,也不能用正常人类的思维、逻辑来判断、来解释。

如今,中共已处于全球围剿的末日恐慌之中。对于深受其害的中国人来说,唯有尽快认清它,退出它,铲除它,才能心安、身安、家安、国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