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川普反制中共三绝招 不战而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20年无疑是中美新冷战元年。这段时间,美国几乎天天出招,从制裁新疆人权迫害者到取消香港特殊待遇,从正式否认中共南中国海霸权主张到准备与中共打一场“高烈度的冲突”,从政府高官连续发表对华政策演讲到勒令关闭休斯顿中领馆,等等;这些招数不可谓不凌厉,但只能把中共打疼,还打不死。

那么,有没有能打死中共的招数呢?当然有,并且早已进入了美国决策者的视野,本文试举三招。

其一,摧毁中共网络高墙,网络自由

20世纪90年代中期,大陆接入国际互联网,中共的网络监控与封锁也几乎同时起步。金盾工程早已臭名昭著, 2017年6月1日施行恶法《网络安全法》,封杀VPN,删帖、封号、抓人从未止息,大陆成为当今世界第一的“墙国”。

中共的网络高墙不仅剥夺了大陆民众的言论自由、思想自由,而且还严重危害世界。法国广播公司去年11月11日发表的一篇纪念柏林墙倒塌30周年的文章指出,“如果世界看不到被推倒的有形的柏林墙在中国已经变身为一道无形的、更为邪恶的网络防火墙”,那任何有关自由的言辞,“都流于苍白与空泛”。

而当前这场大瘟疫之肆虐世界,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中共的隐瞒、造假,网络封锁——而这,已成为美国和国际社会的共识。美国已经难以忍受中共的网络高墙了。

川普新任命的全球新闻总署署长帕克(Michael Pack),在被国会耽搁了两年的时间,终于上任了。他一上任,就炒掉了被中共严重渗透的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等的高管。他说,对中共的渗透,应该放在美国的最高优先级来对待,并称我们应该去拆掉那个(中共)防火墙了。

5月9日,美国前白宫战略顾问班农在《瘟疫作战室》频道明确表示,推倒中共防火墙的计划,已经列在美国政府日程表。

5月8日,美国智库“21世纪创新”的CEO、美国前总统里根的管理和预算办公室总顾问霍洛维兹(Michael Horowitz)表示,美国政府将投入高达30亿美元的政府资金,结合美国各大学的相关技术,在今年大选之前(10月底),可推倒中共的防火墙。他还指出,这不需要花太多钱,但是要投入像二战“曼哈顿计划”那样的精力。

对于摧毁中共网络高墙,还有一件令人期盼的事情。今年6月,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在佛罗里达州发射了第九批共计58颗星链宽带卫星。这家公司的承诺是,无需专人安装、只要把接收器插入电源后指向天空,你就能上网了。借助上万颗卫星,它可以向全球各个角落提供高速网络服务。不少中国网民庆幸,它可能会是中共网络防火墙的终极杀手。

总的来说,摧毁中共网络高墙,技术上不是多大问题(这么多年自由门、无界等等破网软件的畅通无碍早已证明了这点),主要是个政治决断问题。举例而言,奥巴马政府时期,2015年7月31日,《纽约时报》称美国政府已经决定实施网络报复,攻破中共长城防火墙在考虑的措施范围内,以惩罚中共“窃取2000万美国政府雇员信息”的黑客行为;2016年,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首次将中共互联网过滤和拦截系统(“防火墙”),列为贸易壁垒(2018年3月,其再指中共网络封锁问题,称影响美国企业至少数十亿美元的商机,)。虽然如此,但“只见楼梯响,不见人下来”,我们并没有看到美国的公开行动。

现在,如果班农、霍洛维兹之言属实,我们很快就会亲眼目睹互联网历史上的最大自由行动事件。一旦大陆网络封锁被解除,中国巨变就在眼前了。如一网友所说,“只要把防火墙拆了,剩下的交给中国人就行了”。

其二、全面制裁中共人权迫害者,公布、冻结其海外资产,一个也不放过

“追责个人”是国际人权法、国际刑法的基本原则之一,绝不允许借口上级命令、国家利益、体制系统性等等原因来掩盖个人罪行。美国据此原则全面制裁中共人权迫害者,打蛇打七寸,效果绝大(可参见笔者“香港法案打中哪 中共‘十二连发’?”一文)。

《美国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2016年12月生效,2017年12月21日美国政府第一次宣布执行制裁严重侵害人权与贪渎之外籍官员,其中包括涉嫌迫害维权人士致死的时任中共北京公安局朝阳分局局长高岩。2018年9月20日,依据2017年通过的《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案》,美国国务院首次宣布实施制裁中共中央军委装备发展部及部长李尚福中将。这些是川普政府制裁中共官员的首期个案。

而2019年美国制定《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更是对行恶者进行精确打击(法案规定对侵害香港自治和人权的官员实施拒绝入境、冻结在美资产等形式的制裁)。进入今年,美国又先后制定《2020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6月17日川普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的加强版——《香港自治法》(7月14日川普宣布已签署)等,为全面制裁中共人权迫害者奠定了法律基础。

就执法而言:7月9日,美国财政部宣布将对中国新疆四名现任或前任官员,包括中共政治局委员、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前新疆政法委书记朱海仑,新疆政府副主席、公安厅党委书记兼厅长王明山,前公安厅党委书记霍留军等,施加制裁。制裁对象的在美资产、直接或间接持有的实体都将被全数冻结,美国将禁止在美人士与“黑名单”的个人及其拥有的实体作商品或服务交易。同日,美国国务院在宣布,对陈全国、朱海仑、王明山施加制裁与签证限制,他们及其直系亲属将无法入境美国(美国国务院在去年10月已宣布对损害新疆少数民族权利的中共官员施加签证限制,不过当时并无指名道姓)。

7月7日,蓬佩奥宣布将根据2018年制定的《西藏旅行互惠法》,并对那些阻挠美国人进入西藏的中共官员进行制裁──实施签证限制措施。

6月26日(中共港版国安法出台前夕),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声明指,将对参与削弱香港自治的现任及前任中共官员实施签证限制,但未提及具体人名。美国共和党研究委员会6月10日发表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其提议的制裁清单包括负责统战工作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汪洋,以及负责港澳事务的另一位政治局常委韩正。报告还建议制裁其他涉港事务官员,包括港澳办主任夏宝龙、中联办主任骆惠宁等。

此外,2019年5月,美国国务院官员告知法轮功学员及一些宗教及信仰团体,可以向他们提交迫害者名单,美国将严格审核签证。国务院官员说明,人权迫害者的配偶、子女亦在惩罚之列;还强调,他们不看重迫害案例的数量,而看重具体事实,只要某恶人有一个案例具备足够的具体事实描述,就可将其放入特殊名单;还透露新近的一个调整,即,对于严重侵犯人权的恶行(如酷刑、殴打),一个官员只要是恶行实施单位的负责人,即可列入惩罚之列,而不需像以往那样证明此官员对某次具体恶行下达了命令或进行了指挥。

以上事例表明,川普政府走上了全面制裁中共人权迫害者之路:建立人权迫害者数据库;制裁范围从一般官员上升到政治局委员、常委一级,从签证限制扩展到金融制裁、取消绿卡。这对中共统治集团、官僚阶层、即得利益者群体的冲击是难以估量的。

因为中共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腐败组织,向海外转移了难以计数的资金(有论者称20年洗钱10万亿美元),很大一部分分布在美国。以美国的强大情报能力和其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核心地位,中共及其官员的这些黑钱美国应该都能摸个清楚,等于把中共的把柄和海外利益都抓在了手里,随时都能放出核弹来,只等看美国如何使用这招了。

其三,禁止中共党员入境 除非公开声明退出中共

7月15日,《纽约时报》报道:川普政府正在起草一份可能全面禁止中共党员及其家属入境美国的政令,包括取消已经入境美国的中共党员及其家属的签证,并限制中共军方人员和国营企业主管入境。报告称,根据政府内部的一项估计,如果把中共党员及其家属计算在内,这项禁令严格来说可能会禁止多达2.7亿人前往美国。

次日,白宫发言人麦坎尼(Kayleigh McEnany)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对有关提问作出回应。她表示:“尚未得到这方面的通告,但是请放心,我们把所有对中国问题的选项都放在桌面上(即:保留一切选项)”。

真是一石激起千重浪!狂澜席卷中共,人心惶惶不可终日(有论者称之为“中共党政军三心骚动”,有论者认为这是“颠覆中共”)。中国民众则大受鼓舞,欢天喜地。大陆网友不但大力支持通过这一禁令,还为川普加大制裁力度出谋划策,可谓“微博欢腾:全票通过”。在谷歌的中文搜索中,“退党”一词的搜索度飙升。

外界普遍认为,虽然迄今为止全面禁止中共党员和家属赴美签证仍然只是“讨论话题”或仍然停留在“舆论战”层面,但是一旦推出,那就无疑意味着中美自1979年以来建立的关系全面崩溃。如果消息属实,那么后果将不是“形同断交”,而是超过“断交”。

美国现行的《移民法》禁止共产党员移民美国,然而并没有禁止共产党员入境。但是,美国近期已经开始对部分中国公民实行签证限制,包括参与镇压维吾尔族人的中共高官、在美工作的中国记者,以及华为等“侵犯人权”的中国科技公司的部分员工。6月初,美国还宣布不再向与中国军方有关的留学生发放研究生签证,已发出的签证也将失效。此外,美国政府还计划对参与打压香港自由的中共官员进行签证和经济制裁。

在操作上,“禁共入境”并不难,川普政府也早已将“中共”与“中国人民”区分开来,现在关键在于川普政府对中共性质的认定和时机的把握。此招若出,中美新冷战则大局已定。

结语

综上所述,这三招真可算是针对中共的致命招数了,在操作上、技术上难度没多大,主要取决于川普的政治意志和领导艺术了。

这里要特别指出一点,这三招之所以招招致命,其着力点其实还是在于促进中国民众的觉醒。要知道,中国人民才是推倒中共政权的主角。美国政治人物说得很明白:中共害怕的不是美国,而是中国人民。中共和美国争夺的中国人的人心。

换句话说,“天助自助者”,中国人如果自己不觉醒,那谁也救不了你。美国和国际社会正义力量的帮助,取代不了中国人的自救;正是中国人自救意识的强弱,决定了国际支持所能发挥效应的大小。

令人欣喜的是,迄今已有超过3亿6千万人公开声明退出中共及其附属组织共青团、少先队了。中国人的自救运动和川普领导的国际社会的支持行动相互激荡,中国和世界都将掀开历史新的一页。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