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保党没人听?郑也夫:特权阶层用脚投了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28日讯】近日,习近平在吉林四平战役纪念馆参观时说,一定要守住中共创立的事业。对此,北京大学教授郑也夫刊文发问,保了江山留给谁?中共特权阶层的子孙用脚投了票:不爱江山爱美国。宁做美欧普通人,不做中共特权者。

7月26日,中共新华社仍置顶大头条报导习近平22日在吉林考察,参观四平战役纪念馆所说的话,习说,一定要守住中共创立的事业,并且“世世代代传承下去。”

时政评论员钟原说,中共高层被迫说了实话,不但现任高层的权力地位岌岌可危,中共政权本身同样岌岌可危。中共政权已经守不住了,所谓的“世世代代传承”完全是骗人的虚幻,说这话的人、听这话的人,都不会再相信了。

评论说,中共高层说这句话的真正心态,更像是在推脱责任、寻求退路。但哪里还有退路?中共高层清楚,一旦在内斗中失去权威,恐怕命都难保,保命就先要保权位。并错误的认为保权位就得先保党。这样的思维,也就决定了中共高层和中共政权的归宿。

钟原说,美国正在联合自由世界,实施击垮中共的计划,中共已经毫无应对之法,继续对抗,只能加速中共政权的灭亡。中共官员们,大多数人应该不会再听这些胡话,更不会等著与现政权一起同归于尽,而是各自寻求逃命之法了。

7月22日,习近平在吉林省参观国共内战“四平战役纪念馆”,对党内喊话,被解读为发出亡党之声。 (视频截图)

北京大学教授郑也夫也在题为“为谁保江山”一文说:中国当下种种风险,令执政者承受巨大的压力。

当下中共统治集团遇到了一个人类历史上罕见的问题,就是特权阶层中,高比例的子孙坐江山的欲望弱化,取而代之是移民海外的愿望。诸多原因促成了他们宁做美欧诸国之普通人,不作父母之邦的特权者。

文章分析四种原因,一,自然与社会环境的极度恶化,社会环境的恶化过程更是愚蠢的现世报,特权阶层在破坏初具雏形的法制中致富,旋即就感到失去法律后自身的危机。“自毁家园后特权阶级的后代只好出国去寻找清洁与安全”。

二,家族暴富令后代心态大变,他们中的多数人不想打拼和上进,只图享乐与安逸。

三,父母为保江山付出的维稳成本的天文数字令儿孙们望而生畏。维稳成本的天文数字绝对不可持续,无处不在的民怨更让他们明白,曾经可以巧取豪夺的故土,已成火药桶。左顾右盼,前思后想,这个班宁可不接,这个江山最好不坐。

四,1980至2020年40年间,相当数量的中国人移居国外,中国打开了关闭已久的国门。特权阶层在出国移民中先拔头筹,比重最高。统治集团子孙辈的大规模出走,这等于“让中国特权阶层的子孙们用脚投了票:不爱江山爱美国”。

既然如此,执政者必须了解一个基础实施,子孙需要你为他们保江山吗?如果不需要,你寝食不安,费心劳力,所图何为?

今天特权阶层的子孙竞相移民,则意味着红色江山传承堪忧,保江山已丢失其大半意义,只剩下与这大词汇不相称的小目标,保护当下统治成员之身家。若认清此情,当事人会变得现实,全盘改变其策略。

文章最后说:“点出执政者荒诞之根源。唯当他们的荒诞有所收敛,社会的荒诞才会缓解。不要以为执政者天性愚蠢,是权力使他们昏聩。是权重让他们误以为自己无所不能,是‘马快’使他们误以为往哪个方向狂奔都没错。只有击中软肋才能让他们惊醒,软肋就是其子孙。”

郑也夫是北京大学教授,中国社会学家,曾担任过电视节目《东方时空》的主持人

2019年底,郑也夫曾发表文章,直指财产公示,应自常委开始。文章说,中国财产申报的立法动议提出30余年了,是社会与正直的官员倒逼高层的时候了。

2018年年底,郑也夫也曾发表题为“政改难产之因”的文章,呼吁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所能做出的唯一可望载入史册的大事情,就是引领这个党体面地淡出历史舞台。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