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二波疫情更可怕 人类回不去旧常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29日讯】《有冇搞错》。7月28日。

明天开始,香港人上班不能到外面吃饭了。我不知道香港人怎么办?因为香港可能是全世界最多出外吃饭的城市,比我见过的所有地方都多得多。港府的一些措施,确实有些可笑,比如群聚的限制,最多两个。在街上跑步也必须戴上口罩,海滩也关闭了。

这些措施,实际上就是居家令,所有人几乎不能上街了。

但实际上,过去几个月香港疫情并不严重,但港府给予33类人士免检通关的待遇,总共有29万人,没有经过检测就进入香港。这些包括了交通运输的工作人员,包括做生意的人,也包括政府公务人员。当然,大家最关注的是国安法落实之后,大陆国安相关人员进入香港的情况,但现在看不到这方面的数字。

但是,7月份之后,香港的疫情变得越来越严重,正好和国安法在香港实施的时间巧合在一起。但政府采取的各种措施,受到很多的批评。

我想说的是,7月份疫情转趋严重,不是香港一个城市的问题,而是一个全球的问题。

中共病毒(COVID-19、新冠病毒)疫情爆发至今,已有近半年,随着各国第一个疫情高峰期过去以及夏天到来,人们关注点逐渐从病毒转到重启经济、恢复民生上。每个国家都希望重振经济。

但7月以来,突然上扬的疫情数据曲线,敲响了第二波全球疫情的警钟。甚至有WHO的专家表示,这个病毒已经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模式,人类再也不可能再回到过去的所谓“旧常态”了。

7月份的第一个星期,有7个国家报告疫情爆发以来的单日最大增幅,第二周增加至13个,第三周20个,第四周则迅速增涨至37个。

过去一周(7月18日到25日),包括澳洲、西班牙、日本、苏丹、埃塞俄比亚、乌兹别克、以色列等国家的疫情都创下了新高。这些国家遍布欧州、亚洲、非洲和大洋洲。从过去的数字看,确诊病例激增的几周后,通常会出现死亡人数上升的现象。

中国公共卫生和流行病学专家、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杨功焕,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表示,只要全球疫情没能够整体得到控制,任何一个地方都无法独善其身。大家知道,现在全球人口流动量高,速度快,即使病毒在一些国家的大城市能够被控制住甚至消灭,但它仍可能留存在偏远地区,就像隐藏在草丛里的星星之火,随时可能发展成燎原之势。

现在的情况是,第一轮抗疫做得好的国家,疫情也在猛增。

比如澳洲。2月1日疫情刚爆发,澳洲政府就实施限制措施,令疫情在可控范围之内,到5月时疫情缓和。澳总理宣布7月重开国门,放松管制。但7月后,疫情却向相反方向发展。目前很多州又恢复“禁足令”和口罩强制令。

还有西班牙,6月21日解除了为期3个月的全国紧急状态,当时全国日新增确诊病例在200至300宗左右。但到7月23日,西班牙单日新增确诊病例已增至971宗,至少爆发280宗地方性群聚感染,有一家酒吧,出现91人确诊的群聚感染案例。而且,最新确诊的患者大部分是年轻人。

在7月中旬之前的6周,全球的感染人数,就超过了过去的6个月的感染数字的情况。截至7月26日,全球已有1,622万人感染,死亡超过64.8万。

当然,因为还有大量的无症状和轻微症状感染者没有被发现,所以专家相信,真实的感染数据比这更高。目前无论是在美国、巴西和印度等国,这些仍处于爆发期的国家,还是在已经趋于平静的欧洲、日韩和澳洲,中共病毒,依旧是国家安全的最大威胁。

有专家说,目前再次兴起的疫情,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二轮疫情。他们的观点是,因为病毒株还未发生很大的变异,所以尽管感染率在提升,但毒性和死亡率并没有增加太多。

这个观察,是和100年前的西班牙流感情况比较出来的。专家担心,中共病毒的第二轮疫情,病毒毒性会增加数百倍、甚至上万倍,届时人一旦被感染,马上会在几小时内死亡。那时的死亡率会是现在的成千上万倍,那才叫真正可怕的!

很多人都在盼望疫情尽快过去,等病毒消退了,我们又可以恢复到过去好日子。不过,有专家从多个角度来分析,人类再也回不到以前了,过去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7月23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例行发布会上表示,新冠病毒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人类不可能再回到“旧常态”。一旦第二波疫情重新开始,大家每一个决定,包括去的地方、做的事情、见的人,都可能关乎生死,因此大家都会变得更为谨慎小心。

虽然我们都不喜欢这位谭德塞“谭书记”,但他的这句话,恐怕会是真的。

病毒或已感染绝大多数人类,目前医学水平无法真正彻底清除病毒本身,很多感染后被治愈的人,过不久又复发,意思是病毒在人体内将长期存在,一旦外部环境变化,病毒可能又被激活,所以疫情又爆发了。

其实,人体也是病毒的孵化器。所以大量人口被感染,等于是世界上有大量的病毒合成罐,可能会孵化出更多的变异病毒。按照严格的科学逻辑,病毒变异没有方向,大概只有0.01%会变得更毒或者传染性更高。

就是说,一万个人里面,可能只有一个人体内病毒会变得更可怕。但如果我们有一亿人呢?可能就有一万个人出现这种情况,因为我们不能彻底掌握这一万人,所以毒性会更强,传染力也更强的病毒,一定会继续不断地出现。所以,人类可能永远也走不出去这个恶梦了。

事实上,从病毒学的角度看,潘朵拉盒子一旦打开,就再也无法回到从前了。另外,从环境破坏的角度看,过去5,000年的人类活动,已经令地球的承受力走到崩塌的边缘了。

2月,全球可持续性研究组织“未来地球”(Future Earth)对来自52个国家的222位科学家的调查指出,地球留给人类的时间恐怕不多了,人类在未来10年亟需解决5个问题:水资源短缺问题、粮食短缺问题、生物多样性破坏和生态系统崩盘问题、极端天气问题、全球气候变化问题。

地球的变故对所有生物而言都是一大坏消息,科学家发出警告,如果人类再不遏制自己的行为,第6次物种大灭绝即将到来。被灭绝的可能就包括人类自己。

《科学人》(Scientific American)杂志,是著名杂志《科学》(Science)的姊妹刊,其资深撰稿人霍根(John Horgan)曾两度获美国科学促进会新闻与社会关系促进奖。他在1996年出版了《科学的终结》(The End of Science)一书,引发全球对未来的担忧。

书中就“科学是否终结”,采访了很多获得诺贝尔奖的顶级科学家,无论是支持或反对这个观点的人,给出的答案都令人心酸。

一些物理学家,比如霍金(Stephen Hawking,《时间简史》的作者)表示,我们过不了多久,将得到描述宇宙的最终理论,那时候科学的崇高使命也完成了。

但持“科学即将终结”的另一派学者却给出完全相反的看法。他们认为,大自然太复杂、而人类太渺小,科学在走下坡路,由于资金成本和设备限制,科学家将无力发展出新理论,人类再也无法出现牛顿、爱因斯坦那样的大科学家了。

至于认为“科学并未终结”的科学家很多,但他们发现,还有太多问题没有解决——夸克的内在结构、量子重子理论、时间不可逆问题、人的意识是如何形成的,意识=脑神经=灵魂?等等,这些问题可能再过几百年,人类也无法解决!

也就是说,普通民众依赖于科学的发展来过上所谓的好日子,但未来科学难以再有重大突破,科学之路走到尽头了。

很多科学家提醒人们,目前是人类历史上物质文明最好的时期,以后可能只能走下坡路了,因为科学本身,无力阻挡环境破坏带来的恶果。

回到病毒问题。以前我们谈到过病毒或者是瘟疫改变人类历史的事情。古埃及、苏美尔文明突然消失了,很多专家认为,最可能的原因就是瘟疫。

人类发展,人口密度大幅上升,大自然失去平衡,结果爆发各种灾难,彻底改变文明发展方向。这种例子很多很多。有人说,我们现在遇到的这个问题,是过去三五千年人类从来未遇到过的,所以我们几乎无法从有记载的历史中获得应付的经验。反而只能从各种考古和科学家的推测中,去获取某些零散的信息片段。

也许人类不应该太悲观?我不知道。现在这个世界,供人类以这样的水平生存的体系结构已经太复杂了,一旦出现问题导致体系崩溃,谁都不知道会向什么方向发展。

当然,比科学家更悲观的是那些宗教界人士。各种宗教中都有类似末世的描述,不管如何,人类在宇宙中究竟非常渺小,很多时候我们连自己都控制不住,如何去控制世界?又怎么能去控制这个宇宙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