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加拿大如何控制国家债务

Fergus Hodgson撰文/秋生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最好的情况下,政府债务就是延迟缴税加上利息。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则意味着政权不稳定,投资环境和经济竞争力受到伤害。加拿大前所未有的赤字比最糟糕的情况还要严重。

预算赤字正在膨胀,而抗击COVID-19疫情所采取的方法总体上不见效果。来自C·D·豪研究所(C.D. Howe Institute)的一份最新备忘录显示,省和联邦合并债务很快就要超过GDP的100%。

那是一道久经考验的门槛,阻碍著融资,特别是从2017年起就已经开始直线下降的外国直接投资。假如没有大规模的经济重启,加拿大人将面临收入停止增长而税率增加的局面。

使问题更加严重的是,政府还在享受着几乎零税率。尽管在疫情期间税率将保持在低水平——加拿大银行正在发行货币抵消赤字——税率将不可避免地上升以抵消通货膨胀和被弱化了的信用值。税收收入的一大部分将用于偿还债务,因此无法用于基础设施、国防和医疗卫生等主要功能。

做好心理准备

在七月初,联邦政府估计税收收入将减少435亿美元,而2020—2021财政年的国家赤字将达到3432亿美元。加拿大银行预测GDP将下降7.8%。

超过6百万加拿大人已经失业,政府预计2020年失业率达到10%。企业关门已经严重地伤害了小企业。芝加哥大学的研究表明,关门导致的失业的32%~42%将是永久性的。

联邦收入总计减少722亿美元,是2008—2009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减少额的两倍。赤字潮导致惠誉国际评级在25年来首次把加拿大的AAA债务评估降级。

现金救济和贷款非但没有紧缩,反而如雨般从天降。加拿大紧急工资补贴支付了750万雇员工资的75%,将持续到2020年12月。预计国家债务有史以来第一次突破1万亿美元。

加拿大商会首席执行官佩林·比蒂(Perrin Beaty)说,债务将“伤害加拿大财政能力长达几十年”。他敦促官员们“从以补贴为依托的危机反应转向恢复经济增长、帮助加拿大人安稳地恢复工作”。

难以吞下的苦果

想要结束赤字,国会议员们必须减少支出,或者提高税率,或者双管齐下,尽管有些时候较高的税率会伤害基础,带来的只不过是短期的岁入。C·D·豪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格伦·霍奇森(Glen Hodgson)和彼得·冯·迪克(Peter van Dijk)写道:“从经济角度看,减少政府支出比提高税率更能大幅度地降低成本。”

考虑到标价和税务执行成本,提高税率的余地几乎没有,而且也不会受到选民的欢迎。我们已经无路可走,所有收入级别的加拿大人所付的收入税都高于美国人。在疫情爆发前破产大量增加就是证明。

财政紧缩必须摆在膨胀的渥太华的桌面上,尤其是要针对执迷不悟的就业保险计划以及713亿美元的加拿大应急福利计划。这个盲目的计划为富有家庭提供资金,同时支付人们不去找工作而不是回去工作。

好消息是,另有一个办法可以减轻因减少赤字而产生的疼痛:经济发展。这是一个触手可及的果实,这是一个实现自由化和现代化的机会。

立刻重振经济

这场瘟疫对重视权衡的人来说是一个可怕的教训。人们全力以赴去消灭病毒,但是没有考虑行动的后果。商家关门、旅行限制造成的破坏成为盲点,这反映了一种政策制定者的首选与私人业主面临的现实之间的脱节,忽视了轻重缓急的顺序。

如今人人都看到了结局,因此他们正在推动一种基础更为广泛的措施来开放经济。允许人们回去工作还不够。加拿大应该着手进行被长期拖延的改革,比如说释放巨大的能量。有两个选择值得选民们考虑:1. 国内自由贸易;2. 宽松的执业许可。

国内贸易充斥着神秘的贸易保护主义,每年剥夺了加拿大GDP的4个百分点。各省必须面对这个新的现实,修改并且执行加拿大自由贸易协定CFTA。

执业许可需要跨省通用,至少可以方便携带。太多的工人无法改变职业,因为缺乏认证、注册或者许可,虽然这并不涉及消费者保护。这种隐隐约约的任人唯亲的做法导致加拿大人不得不支付更高的服务费以及劳动力市场的低迷。

正如旅游业协会指出,加拿大同样无法承受失去旅游业,其年收入超过1千亿美元:“我们与世界各国竞争,他们在商议、谋划、支持重启等方面都远超我们。我们不能让旅游经济无限期地关闭下去”。

每一家暂时关闭的企业都是一把双刃剑:要么是较少的税收收入,要么是更多的人符合失业救济标准。加拿大航空公司首席执行官卡林·罗文尼斯库(Calin Rovinescu)注意到,严格的边境封闭是不妥当的。他和他的首席医务官一直敦促降低隔离要求,并且列出一个可以豁免的低风险的国家名单。

大西洋沿岸国家已经表示重新开放经济可以保护公民健康和公共财政。根据7月21日加拿大统计局的统计显示,在那些较早控制了病毒并且开始开门营业的省份,零售业下降幅度较小。新斯科舍、新不伦瑞克省和爱德华王子岛的经济分别减少3.8%、3.2%和3%,低于全国的6%。

政府必须在医疗问题和经济问题之间找到平衡点。私人企业,如果能给予机会,可以找到一种模式来降低风险,并且为正在受难的企业和员工提供氧气。

原文How Canada Can Tame the National Deb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弗格斯·霍奇森(Fergus Hodgson)是拉丁美洲情报刊物《安提瓜报告》(Antigua Report)的创建人和执行编辑。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