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智库白皮书:中共靠“黑白两道”洗脑国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北京时间2020年07月31日讯】史丹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发表《讲中国的故事:中共塑造全球叙事的运动》白皮书,揭示中共在“与世界接轨”的同时,如何通过公开活动和地下操作,以现代信息运作为手段,给国际社会“洗脑”,以改变全球对其独裁的观感。

 “中共桌上桌下两手宣传”

该白皮书由斯坦福互联网瞭望台与胡佛研究所共同推出。作者包括斯坦福互联网瞭望台的技术研究经理蕊内·迪苔斯塔(Renee DiTesta),以及《华盛顿邮报》北京分社前社长潘文(John Pomfret)等五人。

白皮书谈到,最近这些年,由中国政府资助的这类宣传影响活动,虽然主攻社交媒体,但展示了从传统媒体到社交媒体的全面运作能力。

白皮书说:“中国共产党依靠广泛的宣传机器,来扩大其在国内的权力垄断,以及对全球领导地位的索求,这种影响力跨越印刷媒体和广播媒体,而且采纳利用了近一个世纪的信息操作经验。”

白皮书还说,中共的公开宣传机器是强势的,对内和对外双管齐下,而它的两个支柱是中宣部和统战部,后者协调和管理党外的影响力团体。

胡佛研究所访问学者、中国现代史学家 (Glenn Tiffer)说,“中共、俄罗斯和伊朗这类有能力通过媒体进行全面信息攻势的国家,通常把对社交媒体的运作与传统媒体交织在一起。”

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前客座研究员韩连潮博士对美国之音说,国际社会现在才恍然大悟,终于把中共宣传手法的拼图拼了出来。他说:“从前,西方人不太清楚中共的意图。近年来,中共加紧在全球的扩张同时加剧对国内的镇压,加上其人质外交和战狼外交,美国等西方国家才终于看到了中共作为其敌手的本质。”

白皮书的研究显示,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中国环球电视网、人民日报、环球时报、中国日报和中国网,多数都在社交媒体推特、脸书、“油管”和instagram上开有公开账户,而且圈粉数从最少的数万到最多的超过上亿。而这些社交媒体网站对中国国内大众都是被屏蔽的。总之,在桌面上,中共的宣传是重申中共观点,并且不惜花费重金把这些观点推向国际观众;在桌面下,大量领薪水军则通过视频和评论等,为中共的观点充当啦啦队。两者一唱一和,在自由的媒体环境中蛊惑国际。

 “国际洗脑”经验丰富,改造舆论剧本成熟

该白皮书称,中共早已把“黑白”两道的宣传技能炼得炉火纯青,能够通过外国代理人得心应手的改造国际舆论场的“风水”。

著名的一幕发生在1952年的韩战时期。中共称,中国和朝鲜部分地区爆发鼠疫、炭疽热、霍乱和脑炎,是因为美国人发动了细菌战。于是,中共与社会主义阵营在国际上进行舆论造势。他们公布战犯的“坦白”,引用到中国参观所谓战争罪行展览的外国人的话,并在布拉格建立了行动基地,发展了一批西方左派人士和反战人士,这些人在西方起到了放大中共声音的作用。

虽然美国断然否认中共的指控,但许多外国人仍然相信中共的说法。当时在中国的美国记者约翰·鲍威尔(John Powell)就说,“美国的残暴比德国希特拉和日本昭和天皇都有过之而无不及……让全世界震惊和恐惧。”

后来被戏称为“红色主教”的英格兰教会坎特伯雷主教休莱特·约翰逊(Hewlett Johnson)对此也深信不疑,并要求大主教和全体英国人相信中共; 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让·弗雷德里克·朱利奥特-居里(Jean Frédéric Joliot-Curie)、剑桥大学的生化学家约瑟夫·李约瑟(Joseph Needham)都是支持中共说法的一票人。

通中文的李约瑟后来与另外六名同样来自西方国家的左倾科学家受前苏联邀请前往中国。在未经任何科学调查的情况下,李约瑟拒绝相信中共的说法可能是假的,并出具了最终报告。与此同时,中共不同意让世界卫生组织或者国际红十字会前往调查核实,声称这两个组织都对中共有偏见。

白皮书说,事实上,毛曾经把统战部比喻为让他夺取政权的三大“神器”之一,与解放军和中共党并驾齐驱。

国内控制视听,海外扯开嗓门

《华盛顿邮报》前北京分社社长潘文说,在1990年代末期,中国传统媒体经历了“黄金时代”。它们敢于刊载一些揭露真相的文章,比方说关于爱滋病,关于警察暴力,关于腐败,等等。

潘文说,这一黄金时期到2000年代便结束了。中共开始加强对媒体的控制,替换了许多媒体编辑和负责人,用中共自己的话说就是对媒体进行“和谐”,并让媒体转向谋求中共的利益和体现中共的思想意识。习近平上台后,开始把媒体完全改变为服务党的工具。2012年,《纽约时报》和彭博新闻社分别报道中共领导人温家宝和习近平家族海外财富故事之后,国内媒体开始进入完全的黑暗期。习近平直接推动媒体为党服务,要“说好中国故事”。

潘文指出,在国内控制媒体的同时,中共耗费数十亿美元在海外为党媒打造全套基础设施。目前,新华社已经是全球最大的新闻通讯社,在美国有7个分社,凡是有中国使领馆的城市都有新华社的分社,这显示海外党媒与中共之间的互相配合、共进共退关系。中国全球电视网遍布全球,其海外总部设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人民日报》以高达25万美元一期的价码,夹入《华盛顿邮报》投递给美国读者。

潘文说,再来看海外的华文媒体。三十年前,这些在美国、澳大利亚等地的本土华文媒体各有观点,但是,现在,中共经过直接或者间接投资,基本把这些媒体都“和谐”了,亲共声音已经占据主导地位。中国侨务部门有很多动作,包括像在美国办媒体这样的举动,并且予以金援,还帮助培训记者,让这些媒体使用来自中国的新闻服务,给它们提供来自北京的新闻,包括给国际版提供来自北京的统一报道,等等。

关于这点,美国之音也明显感受到海外华人的自由声音受到威胁的现实。有定居美国本地多年的华裔专业人士曾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不敢”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

香港台湾新冠病毒,中共如法嫁祸

白皮书的作者之一,蕊内·迪苔斯塔(Renee DiTesta)说,在台湾2020年的总统选举中,中共也是公开宣传与秘密造假双管齐下。传统媒体宣传中的许多内容可以追踪到大陆的捏造新闻,还有可疑的油管频道,虚假的推特账户,等等。

迪苔斯塔说,公开的层面是,使用与北京口径一致或者态度友好的言论为韩国瑜助阵;秘密的手段就是通过油管和推特等社交媒体的假账号来混淆视听。自称受命中共从事间谍活动的王立强说,在台湾2018年地方选举中,他奉命开设了20万个社交媒体账号来破坏选举;他还称,曾经通过香港的公司,为台湾一些媒体提供了15亿元人民币为韩国瑜助选。韩国瑜选上市长之后,便立即打算参加总统竞选,因为,他是北京中意的台湾领导人。间谍插曲曝光后,台湾支持国民党和亲北京的媒体都保持与北京一致的口吻,抨击王立强的说法。台湾同情北京的中国时报,甚至刊载与中国日报一份社论遣词造句大同小异的文章。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说, 中国时报从大陆的对台办公室接受社论指令。中国时报甚至说,中共对台办公室证实,王立强的间谍故事是蔡英文及其民进党的骗局。迪苔斯塔说,研究显示,直接从中共媒体出来的新闻在台湾读者中的传播十分有限,但是,如果通过中国时报这样的台湾媒体转发,传播可获得几十上百倍的增长。

该白皮书说,香港长达一年多的抗议中,中共同样轻车熟路,通过运作海外社交媒体,制造了大量污化抗议者的假新闻。2019年8月,成堆的僵尸账号和相关内容首次被包括脸书、推特和“油管”在内的科技公司发现,并得以追踪到中共源头。

白皮书说,造谣惑众作为一个惯用的宣传计谋,被前苏联和中共屡试不爽。在1980年代初期,前苏联发起了“丹佛行动”。这是一次全球运动,要利用灰色宣传网络和有影响力的科学家,来散播爱滋病毒起源于美国马利兰州德特里克堡(Fort Detrick)美国政府实验室的假消息。在数月至数年内,该阴谋论传遍了目标国家。事实是,德特里克堡在1943年至1969年间实施过美国生物武器计划,所以,有足够的可信度来支撑这个故事。2020年3月,德特里克堡再次成为目标,这次涉及新冠病毒。它最初在中国武汉出现,并发展成为流行病。美国领导人断言,这种疾病可能是从武汉市的一家病毒学研究机构泄漏出来的。中国媒体则说,是美国在德特里克堡设计了这种病毒并将其带到了武汉。这次叙事之战是通过官方媒体,油管视频以及开设推特账户的知名政客展开的,消息在短短几天内传遍全球。

中共海外势力庞大,有时一人能顶一个中宣部

曾经在史丹福大学的胡佛研究所担任过一年访问学者的夏业良对美国之音说:“胡佛研究所这样的机构,中共也是有固定合作的,每年资助资金给胡佛,固定输送数名中方官员前来,包括外交部两三人,中联部至少三人,商务部也有人。这些人以访问学者名义前来,但是并没有做研究,胡佛重要演讲和学术交流活动时,很少能见到他们的身影。但是,他们平时确实在那一带活动,与来自其它地方的学者等接触。他们的使命到底是什么?不得而知。”

夏业良说,西方国家的中国通,中国问题研究专家,还有很多大学的东亚研究所,东亚研究中心的地方,研究者左派、同情共产主义者居多。哈佛大学的费正清当年就是同情和支持者之一,直到临死时的六四屠杀之后,才醒悟过来改变了观点。他们都扮演了拥抱熊猫的亲共角色。不能从道德上谴责他们,因为他们当时有一种理想,希望通过接触改变中共的思路。包括基辛格开始都是这么想的。时间一长变成了到底是谁同化谁的问题。

夏业良指出,包括福山教授,接受的最大一笔研究经费都是来自中共,不过是公开的,由名为李世默(Eric Li)的海外商人提供。李世默号称风投资本家,实际上,如他自己所言,“无需工作便有财富滚滚而来”。他86年自费留学伯克利加州大学,获经济学学士,后来获得史丹福大学企业管理硕士,跟胡锦涛的女婿茅道临是同学。是他创办了包括观察者网在内的数个左派论坛网站,也是他花钱把张维为送进复旦,并资助复旦春秋研究院;他同样花钱替中共做大外宣,得到习近平赞赏。他是纽约时报、南华早报、环球时报等许多报刊的撰稿人。

夏业良说:“李世默基本上认同集体主义和共产主义在未来世界有更适合的有效性。他认为,共产主义和选举民主制,都是基于普世价值的‘叙事’……有时,他一个人起的作用,就能顶得上一个中宣部。”

(转自美国之音/责任编辑:何雅婷)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