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青海前政协委员王瑞琴:民企痛恨中共体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31日讯】在大陆商海沉浮数十年的青海前政协委员王瑞琴,对中共体制的腐败有切肤之痛。作为一个民营企业家她饱受盘剥,也因此对中共的本质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

数据显示,过去40年,民营企业为中国贡献了50%以上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

然而,不健全的法制,随心所欲的权力之手,随时可以让民企业主一辈子的心血化为乌有。

青海前政协委员王瑞琴:“现在没有人愿意做,再投资。每一个民营企业(家)他普遍有一种心理,也就是说不踏实,我赚一笔钱就走。”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向松祚去年10月曾大声疾呼,要想让民营企业家安心、顺心、放心,不想移民,不想转移资产,就必须从法治制度上真正妥善保障私有权。

中国民营企业家蔡晓鹏也在一次闭门研讨会上质问:“我们有没有建立起让民营企业家免予恐惧的权利的这种制度环境?没有。”“企业为什么恐慌啊,公权太任性了!或纵容、鼓励或约束不住!”

王瑞琴:中国政府的每一个官员,包括公检法司,所有的,用尽手里的一切权力来敲诈勒索民企。民企所有的人,我相信,都不愿意给他们行贿,都是被逼无奈。但像我这样坚决不行贿,十年也不行贿,我觉得其实也是不多的,你也应该是有代价的。”

王瑞琴表示,在中国经商,还有一个奇特现象,叫“关门打狗”。

王瑞琴:“这个领导说来吧,我们给你提供各种政策,你都过来,给你提供各种实惠。你过来了,钱投进去了,等这届领导走了,下一个领导来了,关门打狗,然后把原来政策全推翻,然后一个个收拾,让你再出一笔钱。所以我就遇到这种情况。”

王瑞琴说,中国的企业家,人人都有一本血泪史。虽然怨言特别多,却都不敢说,没法说。大家对中共已不再信任。

2018年,所谓“私营经济离场论”、人人皆可“打土豪分田地”的思潮一度泛滥。中共刮起的这股“新共产风”,以及国企加快步伐侵蚀民企股权等,让民企业主们的大逃亡情绪更加弥漫。

从2019年起,中国民企业主们更是举步维艰。中国遭遇经济持续下行和美中贸易战的双重打击。为安抚民心,中共再度出台重磅文件,向民企提供28条承诺,要求改变当下民企在中国社会环境中的不利地位。

不过,民营企业家们对此高兴不起来,甚至“心如死灰”。因为这几年,中共一再向民企做出不少承诺,但现实却是民企处境持续恶化。

王瑞琴披露,在很多省份,中共政协委员的头衔竞争很激烈,那些民企业主甚至要花大钱去买。就因为大家都深知民企朝不保夕,多一个政治光环,就多一重保障。

王瑞琴:“人人可能会随时,我们的话讲叫出事儿,就人人可能会随时(被)逮捕,对吧,各种原因,各种理由。不光是我们体制外的,体制内的也是这样。但是你要是有这样的一个身份呢,他不能把你立刻逮捕,就是任何你要是各种事情发生,他要先把你的政协委员,先把这个资格给你剥夺掉,然后才能给你进行下一步的逮捕,司法程序,判刑啊,所以这里就是一个很大的吸引。”

她也提到,对大陆媒体的报导,一定要反向理解。

王瑞琴:“它现在说要搞好团结,实际上就是不团结。它现在说,喔,你是我们自己人,你以前就不是自己人,现在我还在忽悠你,喔你该当自己人了。那你得从心里想,我更不是你的自己人了。”

那么,中国民营企业的出路,到底在哪?为什么大多数中国的民企平均企业寿命很低?普遍缺乏民二代、民三代?王瑞琴表示,不是民企不想经营好,而是这个共产主义政权造成的。

王瑞琴:“所以我也特别想在此呼吁民营企业,我们应该更多的站出来,支持所有推动中国民主的事业的人和机构。民营企业否则没有希望。就一个一个都被这个中国政府,它会一个一个的收拾,一波一波的割韭菜,朝不保夕。因为我知道很多民营企业(家),今天做的很好,明天就进去了,后天就家破人亡。我们身边有好多这样的案子。”

王瑞琴认为,中国不民主化,民营企业就没有明天,就永远是随时待宰的羔羊。

编辑/王子琦 后制/葛雷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