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袁弓夷:美已准备断交 共党或现“叛逃海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31日讯】美中冲突日益白热化。7月21日美国勒令中共关闭驻休斯顿总领事馆后,美国总统川普22日表示,下令关闭更多在美国的中国(中共)领事馆“永远是可能的”。香港实业家袁弓夷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美国已做好与中共断交的准备,逼迫中共撤除南海军事设施势在必行。且他预料近期海外中共党员将掀起“叛逃海啸”,寻求外国政府政治庇护。

美国关闭中共驻休斯顿总领事馆后,中共也以关闭美国驻成都领事馆作为报复。对此袁弓夷表示,美中实力强弱相差悬殊,“这就不是你一拳我一拳,美国打它(中共)几拳,它都无力还手。”

袁弓夷披露,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私下表明,“在中国的美国领事馆全关了也无所谓”。再加上川普先前接受采访时也说,“我现在没有心情和习说话”,还说切断关系也没什么。他认为,这已显示美国“根本就已经有断交的准备”。

他说,美中冲突一触即发,美军近日屡屡派出侦察机、反潜机等接近广东、福建沿海侦查。“如果中共忍不住气,放两个飞弹,它(美国)就趁机炸弹掉你(中共)所有的飞弹基地。”

“大家已经快要交手了,比我们想像的严重得多,我们还以为什么货币战争、有什么外交战争。”袁弓夷说,美国公开指控中共在南海大部分区域近海资源的主张“完全非法”后,除了出动核动力航空母舰“尼米兹号”与印度进行军演之外,也与澳洲、日本在南海及西太平洋进行军演。“它一定要逼中共撤走南海的军事设施,那个航道才安全。这件事马上就要发生的啦!”

而继英国之后,法国也宣布将限制使用华为5G。“全世界都在开始转方向了!”袁弓夷说,受美国制裁制约,全世界已无芯片工厂供货给华为。他说,中共已无招可还击美国。当前习近平只能指望亲共的拜登打败川普,赢得11月的美国大选。但他认为,目前拜登健康状况似乎出现问题,且日后美中出现冲突、断交、甚至在南海爆发军事冲突,川普声望势必上升,“所以这就是我们看好(川普)的原因,还有拜登的能力是无法跟川普比的。”

他说,即使倘若拜登赢得大选,但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反共的态势已不可逆,“就算是拜登上台,只不过是不会加磅,但是现在做的打击的事情都退不下来。”

“所有倒楣的事情都发生在它(中共)那里,而且它做的事情都累积在今年,今年也坏事做尽。”袁弓夷说,“疫情也好、天灾也好、美国对付它也好,它自己内部做错的政策和错误、误判,堆在一起全部在今年发生。这么多的因素,这么巧?这就是‘完美的风暴’。”

“真是天时、地利、人和一起到时,它就死了。‘天灭’,就是‘天时’要灭共了!”

袁弓夷赴美推动“天灭中共”运动,他感到进展超乎想像地顺利,他将原因归于自己“顺天意而行”。且他认为,所主张的将中共定为“犯罪集团”,点中了中共的死穴:“中国共产党员恨共产党恨到骨子里”。

他说,所有的共产党员自身、家人、父辈或祖父辈都受过中共的迫害。目前在位的中共高层,都是右派的子女,“打倒四人帮之后,左派被打倒了,右派就出来了。现在习近平又往左边走,又要打倒现在当权这批人。”

中国共产党权斗,“一下左一下右”,制造灾难无数。“他们家庭里全部都有讲不出的痛苦,所以我一说灭共,他们心里和我是有共鸣的。”袁弓夷说。

他说,美国关闭中共驻休斯顿总领事馆后,中共内部也开始分化,外交部与习近平矛盾加深。“共产党谁都怀疑,所以没有朋友的。共产党最不信任的不是我们这些反共灭共人士,最不信任的是自己人。”

袁弓夷披露,已有两名中共领事馆人员失踪,“当然是去跟美国爆料,另外有一个大的叛逃。我讲这是‘叛逃海啸’。”他说,体验过自由世界的人,不愿再回到专制体制下的中国。而近20年来数十万中共党员在美国充当中共间谍、窃取美国机密、破坏美国秩序。他预料,为了自保,获得美国庇护,他们势必爆中共“猛料”,“所以将来这段日子,精采得很。我们不用做什么,他们都爆出来!”而且这“叛逃浪潮”可能是全世界性的。

预见中共溃败在即,袁弓夷也已开始思考如何在未来的国际谈判桌上,争取香港人的自决、自主,使香港享有真正的自由、民主与法治。他反对“一国两制”、香港主权归属中共的主张,因为中共的残暴本质不会因为换了领导人而有所改变。

“这就惨了!就变得很危险了,美国将来改换总统或者美国将来有什么内部的事情,照顾不到香港,那香港怎么办?要有一个长远的打算。”袁弓夷说,“这个时刻就要来了,而且来得很快!那么我们到时要和美国和英国谈妥,香港将来要什么!”

此外,近来有人爆料袁弓夷曾任两届中共政协。袁弓夷说,“我做的事情,如果你要去炒,有得炒。什么都可以拿来说。”“跟现在国安法一样,强行把名字写在上面。我不会理他们。我不会和别人去争辩这些事。这全部都是97年之前的事情。”

他自嘲自己曾是“半日政协”。当时参与半天政协会议后,即发现所谓的选举,只有一个主席候选人,“有没有搞错,怎么选举就他一个人的?”觉得荒诞而可笑,于是留下一封信后,他即返回香港,此后不再参与。“你们现在搞这种选举,我就一点都没有兴趣了。那我现在离开,以后再也不要找我了。”

“开个政协会议要4至5天的时间啊。我是靠自己的时间,靠这个(脑袋)去赚钱的,你拿我去,让我做花瓶,有没有搞错?!”

他坦承地说,自己原本与中共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不讳言为了生意,也想与中共保持良好关系,但去年的“送中条例”,今年强推“港版国安法”,让他彻底认清中共,与之决裂,“我和一些朋友(中共高层)讲:大佬,我们香港人对你们这么好,你们恩将仇报,现在还要灭掉香港,差不多就灭了我们香港了,我怎会放过你啊?!”

以下为采访内容整理。

在美中共官员不想回国 数十万人在想政治庇护

记者:中美之间,你一拳我一拳交战得好厉害,关了两个领事馆,这件事会怎么发展?

袁弓夷:这个就不是你一拳我一拳,美国打它几拳它都无力还手。成都美领馆里边已经没有人了,所有美国驻中国领事馆里已经没有人了,因为武汉肺炎(中共病毒)之后就走了,里面只不过是做清洁,那些保安人员而已,所以关不关门都没什么关系,他们的文件老早已经拿走了。

美国保密功夫做得非常好。跟休斯顿完全是两件事,休斯顿中领馆基本上是连夜出走,又烧文件,好狼狈,还有人叛逃,起码有两个领事馆的人失踪。当然是去跟美国爆料,另外有一个大的叛逃。我讲这是“叛逃海啸”,美国有几十万个共产党员,有的人估50万,我估差不多30万左右。他们个个都没人想回去的嘛!他们想回去家人都不想回去的,美国这么好,跟大陆根本是两个世界。一个是监狱,一个是天堂。个个都想留在这里。

留在美国有几种的,有的就是独立的,但多数都是跟共产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跟共产党等于是潜伏,共产党要用你的时候就用你,共产党时刻要用的那些人,50万真的不稀奇,这50万人就准备政治庇护。政治庇护美国也不是随随便便给你,譬如供一些材料,把共产党的机密讲给美国政府听,美国自然就会看一下,如果是猛料就给你留下,就看你讲得老不老实,讲得彻不彻底。所以将来这段日子,精采得很。我们不用做什么,他们都爆出来,这二十几年一直在做这些事,但是越来越猖狂。

习近平不讲法律,他所做的事情都不讲法律,答应别人的事,签了名,都可以反转的,看香港这个国安法就全明白了,猖狂得不得了,好像如入无人之境。

美国已准备断交 逼中共撤南海势在必行

袁弓夷:我的朋友讲,蓬㐽奥说,在中国的美国领事馆全关了也无所谓。他根本就已经有断交的准备,川普也讲,“以后我没话跟中国说”,没话说也就是断交咯!

这几天好严重,美国在“撩交打”(挑起打架),在中国的岸边一直在海上飞来飞去,如果中共忍不住气,放两个飞弹,它(美国)就趁机炸弹掉你(中共)所有的飞弹基地,它就是想你放飞弹,或者开雷达,你只要一开它就有理由炸了你,大家已经快要交手了。比我们想像的严重得多,我们还以为什么货币战争、又什么外交战争。美国这些是军事机密,大家已经快交手了,随时有事情发生,我们根本没办法知道。中共那边也不敢讲,不好意思讲,要面子。美国那边又保密,所以这件事已经是每天越来越严重,其它国家的军队,澳洲军队,连法国都参加了印度的演习。

我讲,南海跟马六甲,这两个是炸药库,炸药库出事就出在那里。美国也已经跟全世界讲,它一定要逼中共撤走南海的军事设施,那个航道才安全。这件事马上就要发生的啦!

全世界都在开始转方向了,连法国都说不用华为5G了。华为实际上没有芯片,没芯片到时它没有货出,它现在只是建国内的5G网,它都不够芯片,不要讲在外国了,个个都怀疑它,哪有那么多芯片。它以为芯片可以不断,台积电可以不断供给它,现在怎么供给你?哪个敢供你?没人敢供了!连大陆做芯片的工厂都不敢供它,因为只要供给它,以后都不用跟美国买东西了。现在半导体,如果没有美国的机器、科技、软体,根本就开不下去。

我昨晚跟几个美国人开会,他们都是华盛顿法律界的,他们说“美国的牌很多”,我昨晚问他一件事,那个人以前是跟微软打工的,负责香港的,很高级的,(我)不讲(他的)名。我问他“如果美国关了中共的光纤网”,他说马上就全关了,中国就变成了一个局域网,只在中国里面行得通,所有外国的网页进不去。所以说多少牌,我都没有想到的牌,不知道有多少!不只是金融,中国根本没有牌了。

中共已无牌可打 香港要做长远打算

袁弓夷:去年我已经跟我的小孩讲,中共是“二仔底”(没实力)的,今年已经没有牌了。所以根本就是强弱悬殊。我们现在开始说的是中共投降之后,它要和谈、它当然要面子,不会说投降。那时候我们香港要求什么,其它的美国人“识做”了。但是我们香港要求什么?我现在整天都在想这件事。这个时刻就要来了,而且来得很快!那么我们到时要和美国和英国谈妥,香港将来要什么?

香港的所谓大地产商啊、所谓的精英啊,那些人完全不去想,他还想着是一国两制,香港的主权还是属于中共的。这就惨了!就变得很危险了,美国将来改换总统或者美国将来有什么内部的事情,照顾不到香港,那香港怎么办?要有一个长远的打算。要和英国以及美国谈好,将来香港人怎样决定自己的将来。

记者:香港比较关心美国总统川普是否会连任。您如何评估这个形势呢?

袁弓夷:我与几个华盛顿很有名的律师谈,他们觉得拜登真的有健康问题,现在正在医疗著,有些人怀疑他失忆事。我看最后人民应该还是选川普,大家都觉得他同中共强硬,如果制造一些事端出来,人民就更加支持他。因为有事端和打仗的时候,美国人很团结的,一打仗他们就团结起来,全世界都是这样,一有外敌就会团结。如果团结就没有理由不让他连任。所以这就是我们看好的,还有看能力拜登是无法跟川普比的。

拜登以前也很多记录,和共产党很好,和习近平也非常之好。所以他讲什么都不被信任,他现在开始讲反共,但是人们都不相信,因为人家看你的记录,不是看你说什么。只要川普多做一些反中共的事情,他的民望就会起来。有时候一两件事就搞掂了。例如断交,甚至在南海有一些摩擦,那个料一爆出来就好点,就赢了。

记者:上一届美国总统大选,中共派出很多人包括马云来白宫游说,希望选出它喜欢的人。现在的形势,中共想阻止川普连任的做法,它们暗地里做什么动作?

袁弓夷:所有在美国反对川普的势力,中共在后面提供无限的经济支持,无限的啊!所以不得了。那暗中的势力,它不用自己出钱的。譬如彭博(Bloomberg)的身价700亿美金,其中有200亿是在中国和香港赚到的,大家每次去做一单外汇或者股票买卖,他就收一些钱。所有的经纪行、投行都用他那些机器来做买卖,每做一单都赚钱。那么就变得中共不用直接出钱,就让他帮捐募,就搞掂了。例如有家叫黑石(Blackstone Group Inc)的,也是共产党不断地给生意它,那就赚了很多钱。有什么捐募,就让它捐就行了。是吧?那就不用自己出钱。这些事就是灰色地带。

美国公司捐给美国民主党的什么人,那没问题。所以它的钱这方面全都已经尽力了,现在今时今日习近平唯一希望就是川普不能当选,但是不当选也不是这么简单,美国整个议会,共和党和民主党,以及参议院和众议院,全部是、绝对是反共的,就算是拜登上台,只不过是可能不会加磅,但是现在做的打击的事情都退不下来。

(美国)现在疫情又来了,又开始多死人了,这段时间很严重,比香港严重得多。一天几万人几万人地感染,又影响经济,经济是否能重开,很多生意重开也是问题。

记者:美国关闭中共在美国的使馆,可能陆续发生,包括躲藏在旧金山领事馆的唐娟也是被抛出来。您觉得这个叛逃潮会怎么演化?他们未来的命运如何?这一批共产党员要如何选择?

袁弓夷:没有选择,十个中有十个都想留在美国。回去?你看国内现在管这管那,现在大陆连护照都要控制,要换外汇去旅行也要控制。那回去了就出不来了,死路一条,个个都不想。有些人他的机密程度很高的,手中有中共证据的人,时刻都担心那条命,留在美国也都担心。这段时间不是有什么交通意外,那些人就这样死了。到底是交通意外还是被谋杀?很大问题。那么其他人个个想走,所以这个海啸很厉害,不只是美国,而是全世界。

死穴:体制内无人不恨中共

袁弓夷:(中共)外交部和习近平和中央之间是有矛盾的,外交部觉得很冤枉,我们这么多人在外边,你们冤枉我们,怀疑我们可能会留下。共产党谁都怀疑,所以没有朋友的。就是自己自我分化。共产党最不信任的不是我们这些反共灭共人士,最不信任的是自己人。

我最近的理解,为什么共产党不攻击我呢?我讲了这么多,你和我都做了几十个节目。

我们就是点到它的死穴,死穴就是,共产党是包括共产党员在内的人都恨它到骨子里,因为他们的家人、父辈或者祖父辈都被迫害过。今时今日在做官的人,是以前的所谓右派。就是打倒四人帮之后,左派打倒了,右派就出来了。现在在位的这帮人都是右派的子女。现在习近平又往左边走,又要打倒这班人,现在当权这批人,包括中联办、港澳办那批人将来都会被人打倒,因为现在左派抬头了,所以他们的父亲辈、祖父辈被人打来打去,一下左一下右,他们家庭里全部是讲不出的痛苦,所以我一说灭共,他们心里和我是有共鸣的。

所以为何没有人来攻击我?就是表面上什么问题都没有,实际上家里面被迫害得一塌糊涂,害到鸡毛鸭血(很惨),所以他们一听到我说要灭共,实际上他们心里是同意的,而且因为他们亲受其害,他们想不出什么可以跟我驳的。

如果我跟他们讲利益问题、政治问题等等问题,他们当然驳得过我。军事问题,有得争辩的。但是当你反问他共产党对你家里有做过什么影响,他们当场真是眼泪都要出来。他们也是人。

记者:习近平的爸爸也受过共产党的迫害。

袁弓夷:那不就是嘛!所有现在常委里,那伙人当时全部都是右派,文革左派当权,他们当然全部都受到过迫害,全部清算过的、坐过牢的。因为我们走了灭共这条路。他也是觉得共产党是邪恶,但是他又不能出声。他为了每天都要过日子,不可以去做草民,根本连饭都吃不饱,那他要入党,但实际他的背景就是受过党的害的。实际上和他们深入谈,每一个人都是这样,只是他在做党员的时候不说,他不敢骂共产党,说家里受到迫害,但是心里非常之清楚。

瘟疫、水灾、川普 天灭中共开始了

记者:大纪元推出《九评共产党》、《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讲中共的起源,是为了毁灭全人类,对每一个人、每一个社会,对全球都是一个毁灭性的东西。所以很多人讲到“天灭中共”,您觉得真的到了天灭中共的时候了?

袁弓夷:是了,绝对是了。你看现在的瘟疫,赶都赶不走。是不是又回来了?你说怎么会这么巧?现在这个时间,天的意思就是天时。这个天时,所有倒楣的事情都发生在它(中共)那里,而且它做的事情都累积在今年,今年也坏事做尽。

所以说灾情也好、天灾也好、美国对付它也好,是不是?它自己内部做错的政策和错误、误判,堆在一起全部在今年发生。川普又要重选,又急着做这个,这么多的因素,这么巧?这就是“完美的风暴”。这就是天时,就是这么巧,这件事就是今年发生。所以我的所谓“天灭”,就是“天时”就是要灭共了。地利我们还没研究,“人和”当然是了,全世界它都是敌人,搞得全世界各个国家死这么多人。那不是天时、地利、人和都输完了?!是不是?真是天时、地利、人和一起到时,它就死了。

记者:香港最近开始爆疫情,大家追寻源头,很多科学家、香港的医学专家说,这次都是输入的个案,和那二十几万不受检疫的那帮人来到香港有关系。

袁弓夷:哇,二十多万人!那你说9月份的选举(建制派)死不死啊?怎么搞啊?蓝丝一样受打击,他们都要做生意的嘛,他们怨,不过不敢出声而已。你说这是不是“天时”啊?做这样的事,“天时”和“人和”都输了。谁都帮不了它(中共),天天做这种事。林郑听中共的话,搞了这20万人进来。搞的事都是衰的,行运行到尽、衰到极点,样样事情都不行的。

我是顺天之意,我来到美国多顺利啊!现在人家根本就是推着我走。周围很多人找我演讲,他们就想让多一些美国人明白共产党的罪恶。

记者:袁爸爸都成为了伊朗的KOL(关键意见领袖),有人将您上次讲伊朗和中共之间签秘密石油协议,将我们上次访问的片子摆在社交群里,伊朗那边翻译成伊朗的文字,波斯文、阿拉伯文和不同的文字,在中东地区正在流传着。

袁弓夷:我也是刚刚才发现。实际上我那时讲的4000亿美元秘密合同,全世界都知道的。《纽约时报》报导的。原来伊朗封锁消息这么厉害。那边的人老实说,根本也是跟中共一样,国家的预算财政不给人民知道。所以这件事让人们突然间知道有4000亿美金进来,那肯定哗然了。我以前经常去伊朗,70年代和伊朗人做很多生意。这个国家以前非常好,每个人是自由的,女人也不用戴面罩,现在变成这样!原本好好的,又是因为专制。它不是用共产主义,它是用极端的回教,搞成这样。真是可怜,这个国家的石油是最多的,比沙特阿拉伯还多,你想应该多有钱?!

记者:所以我们说病毒是长眼睛的,疫情最早爆发时,伊朗整个内阁都是染了病,就是因为和中共的关系密切。香港最近很多染病的,追查下去都是和亲共人士有关的,包括那些纪律部队,或者是蓝丝群组、“庆回归”的群组,他们染病是比较多的。

袁弓夷:现在不知道(疫情)是否能停下,你现在再封关。但是这伙国安,可以随时出出入入,怎么封得了关?它根本就是藉用船员的名义,又放了一大批进来。可想而知,大陆的数字是假的,昨天又说只有35宗。大陆的人口数字是美国的4倍,那么就多4倍,没得救。如果它有疫苗的话,它肯定用疫苗来威胁全世界了。它就是还没有疫苗,所以它还在美国偷,休斯顿不就是在偷疫苗的秘方吗!整件事它里面严重得不得了,不过就出不了声,按住喉咙。香港人很多人真的以为只有35宗,光是流入香港的就这么多了!每天都以百计的了,怎么可能全中国只有35宗?你信不信?那些人说谎真是不眨眼。

记者:大湾区那里,邀请人上去,要上缴个人的隐私护照。即将命运交给他们控制了。

袁弓夷:真是开玩笑,什么大湾区,没了,大湾区还玩什么。

这个真是天灭中共了,是正在发生的事情。我看我们香港人要做好准备,将来美国打到它(中共)趴在那里的时候,美国肯定会提出,香港问题怎么解决?那我们香港人要什么呢?真的要讲清楚给英国和美国听,他们将来谈判时会按照我们的要求,我们如果不出声音就会按照人家的要求,谈判时很激烈的嘛,为自己去争取自己的利益。说香港就保持现状,那就惨了。不可以保持现状,一定要我们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

两届中共政协委员?原来是笑话

记者:有人写信给大纪元报社编辑部的信箱,同时在您的访谈节目下面也有留言,您曾经说过自己是“半日政协”。政协网上查到您做过两届的政协。您怎么解释?

袁弓夷:我解释给你听,那天早上开始选主席,退休的广州市市长,叫杨资元,那时就他一个人选举,我想有没有搞错,怎么选举就他一个人的?我那时还不知道大陆的选举,原来是骗人。我回到房间,在广州的中国大酒店,我写了一封信,说如果有真选举我一定选他,但你们现在搞这种选举,我就一点都没有兴趣了。那我现在离开,以后再也不要找我了。我就递上了这样一封信。我就坐了中午的直通车回香港了。从此再也没有回去跟这帮人接触。

他们当然想我回去跟他们接触,我当时在那里名气很大。你知道共产党肯定把你的名字留在上面啦,就跟现在国安法一样,都没有的事,强行把名字写在上面。那我不会理他们,又没有什么坏处。我的名字留在上面,我又不会和别人去争辩这些事。这全部都是97年之前的事情。“回归”之前,做个政协,我不觉得是什么大问题。

但你要用我的时间就是大问题。开个政协会议要4至5天的时间啊。我是靠自己的时间,靠这个(脑袋)去赚钱的,你拿我去,让我做花瓶,有没有搞错?我不会去做这种事情,谁来说都不行。谁浪费我的时间都不行。他们可能留我做了两届,一届差不多5年。

我都说了,他们挖我的料,万分之一都没有。他们都不知道我和共产党上层的关系呀,只是懒得去说,不想连累那些人,这个政协算是什么呀。我做的事情,如果你要去炒,有得炒。什么都可以拿来说。

不是这个问题,我说要灭共,说来说去也就是两个半月的时间。以前,我和他们有千丝万缕的关系,那又怎么样?谁不是这样?那时是想中共好的,怎么想到搞了个《港版国安法》出来,去年搞个送中。我和一些朋友讲:大佬,我们香港人对你们这么好,你们恩将仇报,现在还要灭掉香港,差不多就灭了我们香港了,我怎会放过你啊?!

受邀自由大学演讲 欢迎香港学生升读

记者:您的经历鼓励了很多香港人继续坚持下去。包括企业家周小龙就说,因为看过您的案例鼓励他留在香港,国安法之后很多人移民,他自己不移民,留下来抵抗。

袁弓夷:是啊,很难得啊!老实说留下的很危险,不过现在你们真是不用怕,美国《香港自治法》和总统的行政命令,这两样就是用来保护香港人的。谁够胆来侵犯我们的人权、自由、自治的,那里写得很明白,个人也好,官员也好,团体也好,谁侵犯美国就制裁他。

我昨晚那个会议就是要有个机制,这个机制整理好之后,就递给美国国务院,列入制裁范围。那些人将来就会受到美国的制裁。

我明天就去一间大学,在美国,很大的,叫做Liberty,就是天主教大学,在华盛顿。校长请我去。我跟他说可以去演讲,但是你将来要收香港的学生。他说:欢迎欢迎。他说特别搞一个网站,就是填表申请这所大学。这所大学非常好,不是很出名,不是常春藤,但是在政治分量上就是共和党的政治分量上非常之大。

这里现在帮香港人的很多,只不过没有人跟他们沟通,我是全部时间都放进去了,变成我有这个时间和他沟通。所以几方面的进展都相当好,和国务院的合作也挺好。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